第七百七十四章 被使女抢了未婚夫后(6)(1 / 2)

少女没什么表情,但给人的感觉并不显冷漠,也不是发呆。

展昭仔细一回忆,感觉这少女的表情同他去岁见到的柳工部有点相似,都有一种奇妙的专注。

杨玉英此时并没有看到展昭,她其实感觉有点神奇。

这位药王庄少主玉英的情感在她识海中缓缓涌动,让她感觉整个识海都被洗涤了一次。

还有,她家欧阳庄主居然是个戏精?

没错,就是欧阳庄主。

虽然是她杨玉英在操控欧阳这个角色,但这个角色并不是死的,他是活的,有他本身的意志。

杨玉英操作他,是以的意志通入了欧阳雪的意志之中,可以说,这个人既是欧阳雪,也是杨玉英。

最近一段时间,欧阳在朔月客栈,在开封府所做的一切,可不只是杨玉英戏瘾发作,分明是他本人也很喜欢,给自己立了个‘天真淳朴’的忠仆人设,还立得很是开心。

欧阳庄主的玩性一起,杨玉英是全然招架不住。

微风徐来,杨玉英略一转眸,旁边素手纤纤的绝色小使女便夹起一只虾饺,喂到她口中。

这一喂恰到好处,绝不会让杨玉英有一丝半点的不适。

当然了,就这一小小动作里,至少夹杂了两种神通,还是不同位面,不同种类的神通。

他心通和空间挪移术。

杨玉英吃得很美,就是心情不太美。给她喂食的这位美丽夺目的漂亮使女,是时盟退休了多年的前辈。

近来这位前辈在一位面外围组织养老,那个位面的外围组织,有六成都是时盟退休人员,和时盟联系极紧密,经常被当做援军去各个位面旅游,呃,支援。

杨玉英来执行这次任务之前,前辈就给了她一个通讯号,是想着眼下这个位面,神仙妖鬼都存在,青丘的狐狸们虽然偶尔被蔑称狐狸精,但却非一般狐妖。

大体一看,危险度并不很低。说不定杨玉英就有犯难的时候,需要一点支援。

没想到啊。

欧阳雪戏瘾发作,联系上人家之后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给杨玉英立一个超奢侈的人设。

就这帮退休前辈,搁眼前位面上,再被压制实力也不比仙神差。全高高兴兴地跑来演戏,那些药王庄庄主,前任庄主,什么戒律院长老,药房管家之类的也就罢了。

现在还有人跑来给她做使女……杨玉英传音道:“青丘的余娉在药王庄待了三年有余,她认识药王庄的人。”

使女:“少主尝尝这胡麻粥,看看合不合口味……药王庄是什么样子,有什么人,自是我们药王庄说了算,至于那只小狐狸……她的话,连她爹娘都不会信。”

杨玉英:……到也是。

这边,杨玉英同时盟前辈的交流只在瞬息之间。

展昭此时便站在十几步外,冷风吹过,他却仿佛看到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也幸亏他认出眼前这女子与画像上相同,又不是傻子,猜到这位必是药王庄少主玉英姑娘,否则,他简直要怀疑自己遭遇了意外事故,就如那刘、阮二人一般,误入了仙境中。

至于做梦,到不可能。

展昭自认为头脑清明,不可能梦到这般离奇之事,眼前正殷切服侍药王庄少主的使女,单手轻拂,滚热的粥米就温凉到恰可入口的地步。

呆立片刻,厨房里霍娘子提着一大铜壶热茶匆匆路过,看到展昭面上露出一笑:“展护卫今儿到是早,来来来,面是没有了,新滚的羊杂汤泡胡饼,正经的好味道。”

霍娘子先搁下铜壶,照例把展昭迎到厨房一角,让他坐下,端来浓稠鲜美的羊杂汤,并两个胡饼:“吃吧。”

说完便要走。展昭连忙拦了下,低声问,“这是玉英姑娘?药王庄的人?”

霍娘子到没注意到展护卫神色有异。

“是啊,昨天晚上来的客人,递了帖子进来找的公孙先生,先生让人收拾得客院,特意交代下来,大厨房这边要先照应客人们。”

霍娘子神色略有些激动,“好家伙,以前八王爷到咱开封府都没那么大的排场,就这一顿早饭,人家家里的大厨做了天南海北,四地八方,足足一百零八道早点。”

“做得那是一等一的地道,就展护卫现在喝的羊杂汤,也是人家给调的味,好喝。”

“瞧瞧,这厨子看起来比展护卫你还小,分明是个后生,却是这般好手艺,难得!”

展昭的目光落在那位厨子身上,果然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几,滚烫的,被烧红的汤锅被他轻轻松松抓在手中,汤锅高一米半,举步若行云流水,只这一手硬功夫,江湖上那些练掌法的高手,有一个算一个,恐怕绝大多数都做不到。

刹那间,展昭背脊发凉,随即一怔,微微苦笑。

昨晚他不当值,早早就睡了,却睡得不踏实,总感觉心惊,一直到黎明都处于莫名警惕中,可他没发现开封府有异常。

没想到,药王庄的人居然来了。

那位少主看模样十**岁,生得非常美丽,仙姿玉质,气韵独特。只看面相,便不似那等会挖人心肝的酷烈之人。

诸般思量只在片刻,展昭默默低头喝起羊汤,果然鲜美,胡饼也好吃,一边吃饭,就见药王庄的仆从有条不紊地收拾起厨房来。

别看药王庄排场很大,但待人接物却是十分和气,无论是开封府的厨娘,还是他这位南侠展昭,在这些仆从眼中都无甚分别,言笑皆是温和有礼,却也不见外,行事在众人看来,那是十分舒服。

霍娘子是个火爆脾气,动辄要生气,可这会儿满面堆笑,显然和这些人相处得不坏。

展昭再一想,到也不以为奇。

他此时觉得师父所言,药王庄中人都是神仙人物,这话有七八成为真,一个人想要有这样的修为,即便他们专修的不是武功,而是他完全不了解的东西,那也必要经历无数磨难才行,到了这个境界,达官显贵与寻常仆妇,在这些人眼中又能有多少区别?

药王庄少主是个女子,展昭并未上前打扰,其实也是难得有些怯,想他行走江湖多年,即便遇到再厉害的对头,也不曾有半分迟疑后退之念,为一义字,江湖儿女抛头颅洒热血,死也无惧。

可今天坐在开封府后厨门外,看一身形纤细,容色绝艳的女孩子静静地在这里吃饭,他却心下犹豫,有些没来头的胆怯。

他感觉自己的心开始变得不正,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曾同这姑娘说,他就先替她洗去了九成的嫌疑。

这显然不是个好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