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思颖的心之前世今生篇 】(1 / 2)

5月底,南亚七国首脑还美滋滋地开着他们的金融会议,讨论亚洲这些小老虎们如何能插上翅膀一飞冲天,而我却已经开始和苏珊娜在暗中狞笑了。

不知道一两个月之后他们的嘴脸会是什么样的呢?

真的是很期待啊。

我们的旅行仍然在继续着,同时也在暗中撒开大网。无数的资金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方式进入,甚至已经开始盘算在干过这一票之后到底是买一个飞机制造厂还是买一家银行,总之我很开心.

就在我们继续着我们快乐的旅途的时候来自国内的一个长途电话就把我所有的兴致都扫光了.

电话是泰思打来的,她哭泣着告诉我,思颖病重了.再也没有比这个消息更加令我震惊的了,要知道思颖患的可是白血病,那么她的病重意味着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苏珊娜也知道我和思颖之间的事情,于是我和她打了个招呼之后,把梁小妹还有欧阳佩佩仍在了欧洲,自己一个人急忙忙的乘坐飞机返回国内去了。

回到松江,下了飞机之后,先我一步到达松江的谢雪开着车子来接我,同时来的还有秦思。几个月不见,秦思出落的日渐美艳了,一身俏丽的裙装。黑瀑布样的头发就那么挽在胸前上面系着一块白色的头巾,渐渐淡淡地打扮却让她有一种宛如仙女下凡的感觉。

可是她脸上的表情却是悲伤的:“我估计思颖自己可能还不追打呢。”

“还有几天时间。”我说。“不知道,也许一周,也许一个月……”秦思轻轻的把身体依偎在我的怀里:“老公,我害怕,若是我们真的失去了她,我们该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总会有奇迹发生的……”我紧紧的搂着秦思呢喃着:“上天既然安排我们重生,既然安排我们在这个时空里面重新走一遭,就绝对不会给我们留下遗憾的。”“不……”泰思仰头看着我小声道:“正是因为上天给了我们这么大的恩赐,所以我才觉得这一次他真的有可能带走思颖。”

“不……不会地……绝对不会的!”我紧紧的抓住了泰思的手。

前世里和思颖相处的一切都一点点地浮上我得脑海。

难道我真的要永久性的失去她了么?车子在市区缓慢的行驶着,我则眉头紧锁的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

97年的五月,松江正处在初夏的时节,大街小巷里面开满了雪白的桃花。春风吹过,桃花的花瓣如落雪一样的纷纷飘下。

远处则是翠绿的青草,轻轻的山峦,一切的一切都和欧洲不一样,不过这里地一切却分明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

身边的秦思也在随着我的目光在看外面的世界。此刻我们两个的心都无法平静下来。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思颖病没有住院。她楚若红还有夏雨住在我的那个别墅里面。

我的车子进入别墅的时候刚好看见她和楚若红在别墅的小花园里面的一个秋千上面荡漾着。思疑穿着白色的纱裙,整个人又瘦了,不过皮肤却很白,样子就好象一个天时一样,一点都看不出来她是一个有病的人.

“太好了,刘明!你回来啦!”楚若红最先发现了我,由于我回来是秘密的.只有秦思和我两个人才知道,所以她一见到我就分外的高兴,急忙跳下了秋千向我跑来.

“是啊!”我轻轻的搂抱着跑过来的楚若红."刘明……"别墅的门口出现了夏雨,此刻她的眼睛竟然也是红红的。

几个月不见我的小娇妻们都备受冷落,现在回来可真的要好好的补偿她们呢。

“回来了……”周思颖轻巧的走到了我的身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那种眼神令我那么的眼熟,恍惚之间我好像回到了我的前世,每到我下班的时候回到家中的时候。眼前的这个女孩就用这种温顺,婉约的眼神看着我,那个时候她通常都已经准备好了晚饭。

“你好。。。。”我说。

“大家都进屋聊吧。”秦思跟了上来。

“走吧,走吧。”我拉着几个女孩向屋子里面走去。那期间唯有周思颖故意落在了后面,好象在等待我一样。

“去陪陪她......”秦思轻轻的拉了我一下。

我恍然大悟,急忙停下了脚步,女孩都回到房子里面去了,看样子秦思已经对她们说好了什么,使我有机会和思颖独处。

别墅的小花园里面只剩下了我和思颖两个人。身边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思颖走过来站在我的面前,静静的看着我,她的眼睛里面有许多东西,如果不是我知道在这个时空里面这个女孩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的话,我甚至会以为她就是前世里面的那个人。

她恬静的笑了笑,然后走过来轻轻的整理着我的衬衫领子,就像前世里每次我早晨离家上班时候的那样。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仙吗?”思颖说。“不,从来都不信。”我笃定的说:“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仰望着天空,风儿很轻,天空里都是云朵,淡淡的道:“如果有,那么请他现在站出来!”

“原本我也不信的。。。。。。”思颖嫣然一笑说:“当我背井离乡落入孤儿院的时候我曾经祈祷过神灵的帮助,可是,没人理我。当我得了白血病的时候我也曾经祈祷过,可是仍旧没人理会我。”“是啊,我说,如果有神灵那么她为什么会放任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不平地事情发生……”我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孱弱的女孩子。

“曾经我也是这么想的……”思颖咬着嘴唇道:“不过昨夜我突然不这么想了。”

“昨夜……”“是的。昨夜。。。。”思颖轻轻的吧气着,翘起了肢撩着嘴唇在我的唇上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了一下道:“还记得大雨中出租车上的相逢么、、、”

说完思颖宛如一阵清风一样的跑回到别墅里面去了。

只把我一个人扔在了别墅地小花园里面,大雨中出租车上的相逢钢筋水泥城市中两颗孤独的心的恋爱,冰窟中夫妻的重生。。。。这一切地一切都是前世里我和思疑之间发生地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难道是秦思把我们之间的故事都告诉她了?

我正在这里百思而不得其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谢雪的呼喝声:“嘿,嘿,要饭的,外面要去.这里是私家重地.”我一听就笑了,谢雪跟着我这么长时间竟然连私家重地这样地话都会说了,真的很奇怪啊。

身后传来了一个男子癞蛤蟆一样的笑声:“这人呐就是容易忘本啊,想当初人家为了救他甘愿深陷冰窟,生死相随;而如今人家命在旦夕。他却见死不救。唉......早知如此何必让你们重生呢......”

“等一下!”我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尽管是初夏的五月,我的身体却有一种冰冷的感觉。这分明就是在说我,我们三个人重生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第四个人知道,而这个人又怎么会一语道出呢,难道紧紧是一个巧合么?

我急忙转过身。却看见一个破衣烂衫地青年男子正缓慢的向街角走去。

我连想都没有想,推门就追了出去。那知道,看上去他走的很慢的样子,我却怎么也追不上他,我吊着他的屁股组足足追出了五百米远,眼看着他就要消失

“告诉我你是谁。。。。。。”我气喘吁吁的大喊。

“哈哈。。。。。。”那个人一边走一边疯疯癫癫的哈哈大笑道:“作夜星辰作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电通。我是谁,你是谁,哈哈,玄武山下,銮辔湖中,夫妻携手,共赴来生。。。。。。哈哈”我一楞,猛然间想起来,松江市那座北山又叫玄武山,那山下的划船湖也叫鸾缉湖,这两个名称只有松江的老人才知道,而这个人说的不正是我们重生的哪个地方么?

“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对着他的背影大喊着.

“说不得,不可以说......哈哈......”那个人仍然那么哈哈的大笑着.他的背影已经逐渐远去了,我猛然间想起了最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忙大喊道:“究竟怎样才能就思颖,求求你告诉我。。。。。。”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那人仍旧那么疯疯癫癫的喊着:“按照你心中的想法去做,一切自会又结果,哈哈。。。。。。”

那人已经消失在了街角。好像从来没有出现一样。

而我则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喘息着,心中涌起一种无力的感觉。难道我真的必须眼睁睁的看着思颍离开我们么?

一阵和风吹过,周围无数的桃花的花瓣飘落,洋洋洒洒宛若冬日里的雪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