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真的爱你】(1 / 2)

说实话王静然的话多少令我有些感动,只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她,她把我和夏雨是恋人的消息告诉给媒体,而我又强奸了她,这笔帐还真的不知道如何算。若是完事之后她就和我又疯又闹的,我大可以动用的我手段和她斗上一斗,我相信凭借着我现在在大陆的势力和她斗至少是不会处于下风的,即使是她有所谓的什么证据。

可是正是因为我们完事之后她竟然没有任何怨言,还说出了刚刚那样表白的话,这才另我不知道如何处理。看见我半天没有表态,王静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她却没有任何不快的语气,仍然是那么刁蛮的道:“哈!刘明,你这个禽兽,你以为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啊,我不过是怕你再对我用强,用的缓兵之计罢了,你还当真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大明星夏雨喜欢你也就罢了,松江第一美女秦思喜欢你也就罢了,我还会喜欢你,做梦吧你,我不小心让媒体知道了你和夏雨的事情算我不对,不过你拿走了我的贞操也扯平了,你若是再动我一下看我不去公安局举报你……”尽管她这么说,可是她抱着我的手却更紧了,只是我却能够感觉到我的背后有什么东西在流淌着。

我猛地转身,却看见王静然正满脸泪痕的样子。

我紧紧的抱住他道:“别哭,别哭,我知道你说的不是真的,给我点时间好不好。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太奇怪了,更何况夏雨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没有,没有。”王静然用手抹去自己的眼泪道:“我没有哭呢,讨厌啊你!”说完抡起拳头打我道:“刚刚我还是处女呢,这么一会就不是,还不让我哀悼一下啊。”

“哀悼?”我有些奇怪。

“对啊!”王静然破涕为笑道:“哀悼处女的死亡啊。”然后跪在床上。看着那猩红的地方道:“唉......没有想到我的第一次是这样的......”“那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啊?”我说。

“至少是应该有鲜花还有美酒啊什么的,还有啊,我爱的情郎也就是你啦,怎么也要吻边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然后我才会批准你和我结合呢,可是你刚刚那时干什么啊,就那么一下子。”说着王静然地身体颤抖了一下道:“太恐怖了……”说着脸色却红的要命。夜凉若水。我们两个拥抱着躺在船里的小床上面,船身轻轻的摇曳着,窗户外面一弯冷月投入到水中,两个人却都不出声,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直到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却看见身边没有了王静然。初秋明媚的阳光从船上地上窗户照射进来,我起床四下里寻找着王静然,但是却没有发现她的影子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游艇已经靠岸了。在床头则摆放着一盘录音带,那下面压着一个纸条。

我拿起来一看,上面写道:刘明,我走了,我们第一次的磁带就留给你保存吧,昨天晚上你睡着之后我却一直无法入睡,想起了我们相处的往事,我不禁有一点点的迷茫,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我们之间的关系太奇怪了,最开始我们是对手,是敌人。我甚至想要致你于死地,后来迫于我爷爷的压力我被迫迁就你,不过那时候我却一直都想要找个机会把你打翻,我经常厅我们之间谈话的录音,每次厅我都要兴奋的要命,因我觉得我距离你又近了一步了。害怕不!在你看来我不过是一个有着sm倾向的女孩罢了,可是实际上我却一直都在准备着用这些东西把你搬到的。

再后来我们成了同学。呵呵,尽管那段日子短暂的要命,而且你几乎没有怎么在学校里面出现,可就是那时候,却是我发现我竟然不那么讨厌你了,记不记得在学校里面的时候有很多男生追求我,记不记得那段时间我一直都没有去找你,知道么那是因为我想要把你从我的心里面赶出去。说起来好笑,那个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你了,一点都不知道,因为我一直都觉得我应该恨你才是,你至少是我的仇人,我要让你身败名裂,我一直录下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实际上也是在这个目标的指引下的一种惯性。

可笑的是,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的心呢,直到你决定退学,此时我才意识到,我真的可能是喜欢你了,不要不相信,就想最近流行的一部电影《大话西游》里面说地那样,有时候你发现你喜欢上了自己的仇人那才是最要命的,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你说呢?你离开学校,我忽然间发现我的一切都市区了动力,原本准备作为告发你的证据自带也没有兴趣听了。

原本一想到能够勾引你,让你进入到我的圈套理的那种兴奋的劲头也没有了。

我开始在报纸上面寻找你,甚至想要退学去找你,可是我却没有这么做,或者说没有一个让我这么做的理由。夏雨的事情真的是我的无心之举,你原谅我也好,不原谅我也罢,无论如何我们都算扯平了,暂时你不会见到我了,我要平静一下,好好想想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之间交往的磁带会寄给你的,望你看在我们还算朋友的份上好好的保存,毕竟这对我来说是一份珍贵的记忆。

小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想,将来能娶我的人会是谁呢。

会是你么?你能够在你地心里面给我留下一个位置么?静然字

那张纸条的上面有几处的字迹被湿润了,一定是王静然在写这个字条的时候留下的眼泪。

叠上了纸条,我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看过王静然留给我的纸条之后,我的胸口竟然总有一种被大石压住的感觉。几天后,我真的接到了一个小邮包,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里面装着王静然录下的我们之间的所有地谈话。

我从头到尾听了一遍。面对着这些足以把我的名声搞臭好几回的东西,我心理面那种被巨石压住的感觉更强烈了。

只是那个时候我却没有时间去弄清楚我的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