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湖上洞房】(1 / 2)

远处的青山那巨大的暗影正在缓慢的向后退去,整个湖面游舴的突突声之外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把自己摔在了床上出了一会神,然后离开了卧室向上层甲板走去,同时看见泰思正站在驾驶楼里面用手把着方向盘,眼神很专注的看着前方。

拉开了驾驶室的门,轻轻的走了进去,在后面的紧紧的抱住了她迷人的身体,同时嘴吻上了她雪白的脖颈。“别捣乱,当心撞到礁石。”秦思略带批语的口吻说。

“这里建有什么礁石!”我说。

“唉,真拿你没有办法。”秦思轻叹:“人家特别想要的时候吧,你却怎么也不给人家,现在又猴急起来。”

“今天我们洞房,我要让你欲仙欲死!”我隔着衣服捏着她的乳峰。“你要是做不到我就跳进湖里去。。。。。。”秦思把头别在我的肩膀上温柔道:“看看还能不能再生了?”

“绝对不会再令你失望了,只是你知道么这两天我一直在大补生蚝和鸡蛋,我真的害怕一会其人会。。。。。。”

“讨厌了!”秦思的脸上浮上了一层红云:“你怎么这么坏,这可不是前世,人家是第一次呢?你若是不怜惜我,我就死给你看。”“啊。”我故意拍了自己的头一下道:“要不这次咱们就算了。”

“不要!”秦思轻叫了一声,随即明白了我是在取笑于她,急忙用手捂住了脸,半天不敢吱声。

“小乖乖。”我对着她的耳朵吹气道:“你可真的是一个小浪女呢?”这时湖面上有几艘打渔归来的小汽艇在我们的身边经过,那上面的渔民则不住的用手对我们的游艇指指点点。

我们甚至能够听见他们彼此开玩笑的声音。

两个人就这样彼此相互依偎着,享受着这难有的静谧,任凭游艇在水面上突突的行驶着。过了好一会秦思歪着脑袋吻了吻我,然后轻声道:“你来开,我去准备晚饭老公?”

说完把方向盘的位置让给了我。

却被我拉住了她的柔荑:“告诉我穿内裤了么?”

“穿了!”秦思推了我一下然后嗔怪的看着我道:“我知道你更喜欢把它一点点的脱下来。”开游艇和开汽车差不多。只是要掌握好方向盘的尺度而已,我忙活了半天总算是找到到了这个大家伙的窍门,也好在松花湖的航道相当地宽敞,没有出现什么事故。

我驾驶着游艇驶到了一个相当开阔的湖面的时候,我的鼻子闻到了美食的味道。

前世里我妻子的手艺还是相当的不错的。

开饭了刘明!;秦思美丽的声音从船舱下面传来。

等一下我把这个大家伙停下。我回答了声,然后关闭了游艇的引擎,转身离开了驾驶室。

小厨房经过简单地整理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小巧可爱地饭厅,秦思正围着一个围裙坐在那里。那张小桌子上面摆放了数盘可口的美食,还有一瓶红酒和两只高脚杯。

旁边的小音箱里面则放着轻柔的音乐。

眼前的一切就好像是前世里我们两个在家中的普通的一天一样。

我拿起了酒杯,给秦思和我一个人倒了一杯酒然后走到她的面前道:“生日快乐老婆。”“谢谢。”秦思拿过了酒杯。把手臂灵巧的穿过我的臂弯然后道:“我想和你喝交杯酒……”

“嗯!”我答应了一声,然后我们两个对视了一眼,同时举起手臂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红酒下肚,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微红,秦思扑进了我的怀里,我们两个人紧紧的拥抱着。“我们不是做梦吧!”秦思有些伤感地说:“到了现在我们才算是聚会到了一起,你成了影视公司的老板,而我则是千金小姐。”

“不是!”我说,同时心中也感慨莫名,我真的害怕这一切都是南柯一梦。翌日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不存在了!

这时候我的肚子发出了咕噜的一声抗议声。两个人才从沉寂中醒来。“啊吃饭了,吃饭了!”我放开了泰思,然后两个人埃紧着坐好,拿起桌上的筷子吃了起来。

中秋的夜晚有些凉了。天上是弯弯的月牙,水面上波光粼粼,吃过了饭后。泰思在甲板上扑了一个毯子,然后我们两个趴在上面手里那酒杯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这是一个狭窄的湖汊,两边是高高的山峰,夜已深,游艇上的灯光显得是那么的孤独。天空那么的高远,无数的星星在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中闪烁着。

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彼此间相互的凝视着,这样的氛围让我们有一种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感觉。

“娘子。”我轻轻的在秦思的耳朵边上道:“我们安歇了吧。”

“干什么学那酸秀才!”秦思在我的耳边小声说。“原来你喜欢粗犷一点的。”我大声道:“老婆,我们在这里(看不清)

“哈哈`````”泰思银铃样的笑声在两个山峦中来回荡漾。

我站起身来,双臂抱着泰思向卧室里面去。“不是说就在这里么……”秦思淡淡的看着我,不知道是由于红酒的缘故还是月色的缘故,她的脸色绯红,她把散发着迷人光波的红酒杯放到一旁,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

我轻轻的解着她地衣扣,解开她所穿的猎手装,轻轻的剥去她的裤子,露出了里面只穿着三点的修长而又圆润的身体。

整个过程,秦思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胸脯轻轻的起伏着。“你再想什么?”我轻轻的揭开她的胸罩,让那迷人的乳峰跳跃了出来。

“我在想,我们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呢?”泰思好像没有看见我的魔抓一样的看着天空。

一道美丽的流星划过夜空,泰思忽然间笑了:“我知道了,就叫刘星,好不好。”

“刘星,不错的名字。”我说。

“是啊。”泰思坐了起来,用手当木梳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把那个亚麻色的发带给拽了下来,头发一下子蓬松开来。清清的甩了甩脑袋,然后无比专注的看着我。她的姿势是那么的恬静,尽管**着身体,可是月光下她好像一尊精美的神像一样。

“看什么呢刘星的爸爸?”泰思嗔怪地说。“你真美。”我除了这句话之外已经想不起任何语言了,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

“那还不赶快占有我,等什么呢!”泰思移动上身在我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若是再犹豫我就和别人跑了。”

“是么。”我抱住她细瘦的而有丰腴的身体用凶狠的语气道:“告诉我是谁!”

“不说!”泰思顽皮的后仰着身体:“你这个大流氓,即使得到了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身的。”

“哼,哼好!”我道:“你说说看要是不说的话当心我言行逼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