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晚宴】(1 / 2)

“好吧。”我对梁小妹笑了笑,同时端详起手中这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看思梅神秘的样子,这一定是一个非同寻常的礼物,我真的有些好奇,要不是答应她一定要把这个东西亲手交给秦思的话,我真的想打开看看呢。

却说梁小妹回到了别墅的里面,整个人虚脱一样的靠在门上,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道:“天呐!”她的身边小恶魔则满脸笑眯眯的道:“把那个东西给表哥了,怎么样他没有怀疑吗?”

“好像没有吧。”梁小妹慌张的道:“吉祥,你的那个追踪器那么古老了能好用吗?”

“应该能好用吧,走咱们去看看去。”说着拉着梁小妹的手,两个女孩向二楼小恶魔的房间里面跑去。小恶魔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拿出了一个老式的对讲机的东西,上面有一个非常老旧的单色液晶显示屏,小恶魔打开了开关,递给梁小妹道:“看,就是这个了,这是我爸爸一个手下淘汰下来的追踪器,这个东西太老了,现在部队里面用的都是非常小巧的呢。”

“这个好用吗?”梁小妹端详着手中的东西。“差不多,我很长时间没有用了。”小恶魔走上去安下了那上面的红色按钮,单色液晶显示器上立刻就出现了一个小箭头,箭头所指引的方向正是我的方向。

“好用!”小恶魔欢快的叫喊着。

“谢谢你,吉祥。”梁小妹微笑着说。“谢什么,一世人两姐妹。”小恶魔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到时候我们就……”说着极其什么的趴在梁小妹的耳朵上嘀咕起来。

“能行么?”梁小妹有些怀疑。

“我也不知道啊。”小恶魔道:“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就看表哥他们去哪里了,我想他们绝对不会在市区里面待着吧?”转眼间到了十月三日。

这天的天气非常的美好。凉爽宜人,空气里面好像有花香在漂浮。

上午我接了一个电话,居然是秦亦风打来的。我未来的老丈人非常客气的对我说:“小女十八岁生日,本来是不想举办什么聚会的,可是身边的朋友都不干,所以也就勉为其难的弄了一个晚宴,不知道刘董能不能赏光。”

听他的口气,好像很伤感一样。

这是那里话来!

我若是不去,今天的主角不就没有了么。高兴异常地答应了下来,然后对着镜子打扮了一下自己,刚刚准备出门,梁雪梅却走进了卧室。一只手里面拿着一个搓衣板,另一只手则拿着一个包装精美地小盒子。

“放你两天假。”梁雪梅幽怨的道:“对秦妹妹温柔点。这是给她地礼物,我就不去了。”

“谢谢你我的好姐姐。”我拿过了纸盒,然后目光却落在了那搓衣板上:“这是?”“某色狼放假后用的。格格......”梁雪梅笑着,把搓衣板放到了床下。

“哼!”我装作生气地样子道:“很好,很好,看来某人所受的虐待还不够。”说着用眼睛瞄着梁雪梅的下身,梁女士果然被我的电眼给击倒,一脸娇羞的躲开了。

傍晚时分,秦家的小楼下停满了豪华车。我刚刚下了车,就看见孙政和田馨两个人穿着入时的华服走了过来。“你好,还没有谢谢你呢。”田馨急忙和我达招呼。

我则和孙政挤了挤眼睛,彼此之间会心一笑。

这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去看见于制国面色沉重地走了过来。

我知道这一晚上对他来说是最最难过的,说实话我真的有些同情这个人,但是感情是自私的,我不能对他作什么。几个人陆续的走进了秦家的别墅里面。

算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走进这个房子。

华丽的陈设,灯光耀眼,里面已经来了许多人,甚至包括于市长和那个大卫.伯恩斯,他的儿子也来了,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站在角落里,一脸的跃跃欲试,看不出那天在长春的事情对他有什么打击。

我们互相看了看,彼此发出了挑战的微笑。现在这个房间里面松江市的名流基本上都聚齐了。

算起来我也是一个知名人士,所以我的到了还是引起了一场轰动。

大家纷纷与我打招呼,然后孙政就拉着我到一个小***里面大家议论了起来。

秦思的艳名在松江已经是相当的响亮了,再加上她爸爸秦亦风上百亿的身家,不知道是谁能够得到这个天之娇女的垂青呢?

我忍不住就想要宣布我就是那个人,但是我知道,我说这一切是没用处的,因为只有秦思,只有她才是这个晚会的焦点。

生日晚宴终于开始了,秦思穿着黑色的晚礼服手挽着她的爸爸秦亦风出现在大厅里面。

她的出现引起了大家的轰动,早就听说过秦思的美丽,如今见到了这样的美女,所有的人都露出了色与神授的样字。尤其是孙政更是露出了猪哥样的表情。

不知道怎么我看见秦亦风的表情非常的严峻。

秦思则一副开心异常的样子,他们父女两人的表情就表明他们刚刚经历过一场争执。

两个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然后分开,秦亦风则站在那里一声不出,秦思则一手提着裙子迈着轻柔的步伐走到了大厅里面。“大家好。”秦亦风开始用略带冷漠的语气宣布到:“今天是小女十八岁的生日,欢迎大家到秦某这里来。一来是联络一下感情,二来呢。。。。”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我曾经和小女定下一个约定,那就是不到十八岁不准许她和男孩子正式交往。所以今天也就算是她地成人礼八,大家都是见证,一会大家可以跳跳舞,秦某略备薄酒素菜,大家尽性啊。。。。。”说完就走到一旁和于市长在那里攀谈了起来。秦亦风的话音刚落,我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就看见乔治一个箭步冲到了美丽如明月的秦思面前大声道:"秦我可以邀请你跳第一支舞么?"

一时间大厅里安静地连一根针掉地上的声音都可以听见,我甚至看见秦亦风的眼睛失望无比的闪动了一下.

所有的人都看着秦思.因为大家明白.这乔治几乎等于变向的向秦思示爱了."实在抱歉了。"泰思一?也不生气,非常?雅的对?治笑了笑。然後?着?巧的步子?开?治,走到了我和?政等人的面前,妩媚地抬了抬下?。高傲而又俏丽无比的微笑着,眼神中充?了爱意。

她地表情惊呆了所有的人,客?里?始响起了?柔的音乐。

而所有的人?都?有动,都忍不住的议论纷纷起?:看?是于制?!于制国的呼吸也禁不住急促起来,他苦恋秦思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如果秦思真的选择了他,倒也是一段佳话。

于制国甚至忍不住的向前走了一步。刚要伸出双手,却看见秦思径直走到了我的面前乖巧的张开了手臂歪着脑袋道:“我们总算可以不用做地下党了。”

“是啊!”我伸出双臂揽住了秦思的细腰,架起了她的一个白如莲藕的手臂,和着美丽的音乐翩翩起舞起来。在经过于制国的身边的时候,我看见他失望无比的看着我们,不过转眼间眼睛里面却换成了一种欣慰一种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