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异性按摩】(1 / 2)

在经过了不算是很漫长的准备之后夏雨的演唱会终于在长春召开了,不过这一次我却没有几回亲临现场感受那种热烈的气氛.

我由于一个原因被迫留在了松江.因为市长于又凡竟然给我打电话说再经过了将近一年的酝酿和审批之后,银星电视机厂破产的批文终于在中央的有关部门得到了通过,要我这几天就过去商量一下由我或者是秦亦风中的一个有吞并这个厂子的事情.也就是因为这个我原因我不得不在松江等候通知

这个年头一个企业的破产还不象后来那么简单,要有许多的事情要作,什么企业的债务啊,工人要全部保证不能下岗啊,等等的一大堆事情,说实话我在弄这个企业的同时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害怕,不知道我能不能竞争得过我的老丈人秦亦风.

毕竟与他比我的实力要差上许多,我惟一的优势就是电视机厂的人都看好我.同时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我不得不为即将拍摄的《蓝色生死恋》而考虑男主角了,女主角在我和楚若红通路几次电话之后基本上就确定了下来,我们尽力在不打扰她学业的情况,完成这个剧的拍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楚若红的家里是反对她弄这个东西的,等到她拍摄了《蓝色生死恋》之后,她已经成了大明星了,那个时候估计就不会在有人反对了。男主角可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按照那个剧本,男主角要求眼光、帅气反正是特别有形的那种,演技什么的到在其次,可是现今在国内根本没有象样的偶像级别的男生。

星梦公司的金牌导演成可再一次的提议让我来演这个角色,可是我连夏雨的《我霸道女友》里面的角色都没有接,这个角色就更不用提了。

不过就在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成可倒是给了我一个建议,那就是不妨捧捧新人。

星梦现在已经有绝对的能力把新人培养出来,既然我不肯那就只有走这样的道路了。

我本来还有些犹豫,可是一想想《还珠格格》里面小燕子赵薇的成功,我就没有什么犹豫的了。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那就是我上那里去找这个新人去。

这个时候大胡子成可却恶搞了我一次。

“既然你不肯,那我就推荐另一个人了。也是你的兄弟,而且所有的经历与剧本中的男主角基本类似,富家子弟仪表堂堂。”大胡子成可笑的像个老狐狸。“有么,我怎么没有觉得我身边有这样的人呢?”我思考了半天竟然没有想到这个人。

“你是贵人多忘事,我早就给你注意了。”成可道。

“好了成老师,别卖关子了,快说说是谁啊?”我急不可耐的说。

“呵呵,此人姓于名制国,现在是星梦公司旗下的《影视娱乐》杂志的副主编。”大胡子成可笑眯眯的说。“他?”

“对,是他!”成可道:“难道你没有发现他身上有一种让女孩子心跳的忧郁嘛?在加上他是市长的公子,从小娇生惯养的就不用说了,更何况我总觉得他的生活中有什么不是很如意的地方,这一切都造成了他整个人的气质绝对是那种奶油小生的气质。让他来演剧中的角色绝对错不了!”

“”让我好好地想一想!”我在地上来回踱步。和于制国来往也将近一年了,成可所说地一切都是事实,至于他生活中的不如意。我当然知道,那是因为泰思的事情。他一直暗恋泰思,可是他和泰思之间却是永远也不可能的。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的整个人一直都是那么给人一种不开心的感觉。

而我却知道的是,如果不是我重生他和泰思之间还是有很大地机会的,尽管这很有可能是一个政治婚姻,但是以于制国这样温文尔雅的性格,泰思也一定会幸福。不过这一切随着我的出现变得全不可能了。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对他一直都有一种愧疚的心理,所以成可一说,我立刻就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象《蓝色生死恋》这样的爱情剧极其容易让剧中的两个主人公产生火花。若是真的那样的话,楚若红的问题也解决了,也省的我的老婆们老是对她耿耿于怀。

我在这里一厢情愿的为两个人设想着未来,那边成可则悠闲的步出了办公室。

当天我找于制国谈了这件令他非常惊讶的事情。

“我行么?”这是于制国问我的惟一问题。“于大哥,拿剧本回去看看,然后再回答我好吗?”我真诚的对他说。

“呵呵”于制国拿过了剧本,翻了翻,然后道“自从到了星梦以来,我的人生忽然间丰富了起来,真的要感谢你呢。”

“别这么说。”我道:“大家都是兄弟么。”于制国在看过了剧本后,给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不过惟一有些疑问就是《影视娱乐》怎么办。

他现在对那个杂志已经产生了浓厚的感情,舍不得,不过看得出来剧本对他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把那边的工作放一放,等拍摄完了之后在说。

男女主角定下了之后,剩下的就是导演了。大胡子成可正在准备拍摄《我的霸道女友》当然不会再接这个剧本。

不过这不是什么难题,打电话到香港让那边的合伙人周星驰帮着联系导演的事宜。

等到十一秦思生日结束后,这个剧终于开始拍摄了。九月末的天气格外的凉爽,我呆在别墅里,每天的日子就是早上到市政府和于市长研究银河电子破产倒闭的事情,下午则和最佳损友孙政去喝酒,数天地时间我们竟然吃了好几个饭店。

期间惟一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一大堆警察,随着酒功的增加。大家倒也称兄道弟起来。我曾经开玩笑的对那些警察兄弟们说要是以后穷的偷东西什么的可有人罩着了。那些警察则连连说,刘大董事长要是穷到偷东西那我们就要自杀了。

这天下午,我照例喝了点酒,回到别墅的时候正看见梁小妹正在别墅地院子里练习武功,小恶魔则在那里跟着比比划划的,两个人看起来好像挺合得来的。

我和谢雪一出现,立刻就引来了两个女孩的注意。小恶魔则跑过来拉着谢雪说是要他教他练习功夫。看她那不怀好意的样子,我觉得她分明就是想拉拢谢雪。

不过看来她的意图要落空了,谢雪除了听我的命令之外,对任何事情都是兴趣缺缺,和两个女孩练武,她们则根本不是对手。

看了一会没有什么意思,我决定回屋子睡觉去。

梁小妹那天给我的那个过肩摔把我弄的不轻,这几天走路都一扭一扭的,所以除了必要地应酬之外我就是睡觉打发时间。我刚刚走到了楼梯门口,梁小妹就从后面追了过来:“姐夫。姐夫,我扶你好了。”

“不用,没有事情的。”我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都怪我。”梁小妹的脸色有些羞红:“把你弄成了这个样子。对了腰部还疼么?”“不疼了......”看着梁小妹对我的转变,我有种感觉,那就是这次摔没有白挨啊。

“姐夫。我和武术队地那帮姐妹们学了一些按摩的东西,听说对你这样的跌打损伤挺有帮助的。要不我帮你弄弄好了。”梁小妹说。

“不用。”我们两个人边说边来到了二楼。“什么不用,你是不是想让我内疚死啊。梁小妹固执的看着我。”

“哎,拜托,我不用你按摩,你发什么火啊!”我无可奈何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不管!我不想欠你什么,你用也得用,不用也得用。”说完就拉着我向她的房间走。

我由于腰部还没有好利索。在加上这个女孩自从练习了武功之后就越来越孔武有力了,弄得我竟然根本弄不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