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激情无间道a】(1 / 2)

.大家纷纷看着王静然,因为李元是她带来的,刚刚李元离去的时候说得那些话无形中把在座的所有的人都给得罪了,却把我抬到了一个相当高的高度,大家都希望她能够表示点什么。

当然最好是:大家不要搭理他这个人精神有点不太好之类的事情,这样大家哈哈一笑就全都过去了。哪知道王静然只是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喝着啤酒,根本没有理会大家。

所以的人都被冷场了,尤其是于制国,脸上甚是不得劲,不过他是主人,也不好说什么,急忙劝说大家继续喝酒。那作协的和作曲的本来想说两句讥讽的话只是一看王静然那脸色也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们也都知道这王静然的身后很是有势力,是开罪不得的。

我走回到餐桌旁边重新坐好,身边的孙政偷偷地对我道:“哥们干的漂亮!要不要我帮你搞定这个小丫头片子。”我当然不会无聊地想到因为我唱了一首跛脚的歌曲他就会喜欢上我。只是这样的效果很好,至少能让

他知道我不是那种没有任何真才实料的人,以后再对付我的时候要好好考虑考虑,这样就足够了。又吃了一会。大家聊了一些没有营养地事情,王竟然身边的汪蒙也起身告辞,不过他并没有像李元那

样冷语得罪大家,只是非常漂亮的和大家干了一杯然后走了。

汪蒙的离去并不妨碍大家地情绪。在坐的这些人实际上是恨不得他马上走才是,因为与这些人一比他实在是太高雅了,根本不适合这样的场景。

所以他一离开之后,餐桌上的气氛马上就活跃了起来,孙政第一个起身向王静然敬酒。

王静然竟然也甘之如饴,对她带来的两个帮手离她而去的事情好像根本不在意一样。孙政敬完了酒之后就是作协的和作曲的,这两个家伙在就憋坏了,因为有李元和汪蒙那样的大师在他们不好意思露出色鬼的嘴脸。这一刻借着酒精的作用早就忘记了王静然的身份了。

几杯酒下肚王静然的脸色潮红,明显地有些喝多了,不但如此于制国也有点喝多了,到了这个时候刚刚由于两个大师的离开而引起的不快已经被彻底地忘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孙政提议大家应该去于制国家里那个宽大的大厅里跳舞。他的提议得到了一群雄性动物的一致响应。

不过我却打算要离开了,这个晚会发展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在留下去了必要了,这里除了两个孙政和于制国还算是我的朋友之外其余的人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那知道孙政却不让我走。说什么那个小癯头这么玩好兄弟他用开心,一定要报复回去。

然后拉着我到了于制国那里对他道:”于大哥,刚才你也看到了,哪个叫王静然的头这么落咱们刘

兄弟的面子,你不介意我真对她吧?”“你若是能够奈何的了她地爷爷那你就真对他吧!”于制国道:“小心点,别玩的太过火了。”

“放心好了,毕竟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哈哈……”孙政开心的笑着。

于制国无奈地摇头然后对我道:“若我是你就去邀请王静然跳舞,化干戈为玉帛吧。都在一个市弄的“太僵了不好。”

我思考了一下,明白了于制国的意思,他害怕我遭到王家的报复,只是他还不知道我和王静然之间的事情,决不跳跳舞吃吃饭就可以解决的,可以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拍了拍他。有这样一个朋友还是很不错的,他会悄悄的提醒你有些事情应

该怎么办。

于制国想了想对我道:“对了刘明,不介意我去你那里给你打工吧?”

“什么!”我吃了一惊,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到你那里跟你一起见证奇迹!”于制国诚恳地对我道:“就是不知道你要不

要我这个浪荡的公子哥······”

“你来我欢迎还来不及呢······”我急忙说。“哎,于大哥”孙政道:“你到星梦那咱们刘兄弟怎么领导你啊,你不是真的吧?”

“于制国只是想学点东西,想干点什么,什么都可以,不想在这么没下去了,刘兄弟,到你那里我就

是你的员工,不会出现孙老弟担心的情况,你放心好了。”于制国坦诚地说。“你应该叫刘老板了......”孙政开着玩笑。

“是啊!”于制国对我道:“以后你就是我的老板了,还要多多关照啊。”

“放心!”我道:“我那里有一大堆刷盘子洗碗的事情等着你去做呢!”

我的话引得于制国一愣,然后三个人哈哈的大笑起来。“你们玩吧……我有点头痛,就不陪你们了。”于制国看了看那边正投过好奇目光的王静然,非常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离去。

于家的这个大厅很大。里面的陈设也很豪华,一看就是为开舞会准备的,音响的效果也不错,轻柔的音乐放起来之后。几个青年男女马上就在里面翩翩起舞起来。我则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同时也有些矛盾,不知道应不应该去请王静然跳舞。

这个女孩无疑是这个舞会的焦点,所有的男士都挣相地邀请她,只是她却坐在那里什么人的面子都不给。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邀请她不为别的从她那里打听一下口风也好这里刚好是一曲完毕,下一曲还没有开始地时候,我刚刚要有所行动。那边王静然却频频婷婷的站了起来,迈着婀娜的步伐走到了我的面前。

“怎么不去邀请跳擂呢?”王静然轻轻地歪着脑袋,忽闪着大眼睛,也许是刚刚喝了酒的缘故,她地脸红扑扑的:“是不是我刚刚得罪了你。所以你现在还在生气?”

“我那里有那么小气!”我开朗的笑着,同时站起来,做出一个选请人跳舞地姿势:“王小姐请我请你

跳个舞好么?”“好啊!”王静然淡淡的挑了挑眉毛,然后走到我的面前,抬起双臂,让我把手放在她纤细的腰上,同时另一只手轻轻的捏住了她的手。

舞曲轻柔的响起,我和王静然转眼间就舞到了舞池的中央。

“上次的事情……”我想了想道:“实在是对不起……”我说地市上次在车上险些**她的事情。“上次······”王静然看着我轻轻地一笑道:“知道么从来没有一个男子象你这样对我过,所以回来后我

很是恨你······”

“那现在,你为什么又?”我搂着王静然的腰色咪咪地看着她道:“难道你就不怕我在这里非礼你?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看着我的色狼眼神王静然忽然说:“要不是爷爷让我喜欢上你我才懒得理你

呢?爷爷一个劲地和我说你是什么少年有为,简直就是百年难得的奇才,我就要你在众人面前出洋相。哪

知道你......”说着叹了一声。

“你爷爷让你喜欢上我?”我很奇怪地看着她。“哼!”王静然道:“别得意,尽管你是什么岳军长的外甥,爷爷也许买你地帐可是我偏不买你的帐。”“这么说不是你在调查我了?”我奇怪的看着她:“那作家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调查你什么,你很香么?”王静然道:“你是作家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在我的公司开始之前我就调查清楚了,只是当时不怎么相信而已。至于你谢歌曲的事情,那是明摆着写在夏雨专辑的包装封面上,还保密么,只是我不时很相信而已。”

“这就奇怪了······”我自言自语着。

从王静然刚刚的话中来看,到公安局调查我的根本就不是她和她的爷爷,而王静然不她的公司还有她公司的办公楼交给我纯粹是她的个人行为。

那到底是谁在调查我呢,难道是孙政在撒谎?或者是王静然在撒谎。

我马上又否定了这个想法,那样孙政就太无聊了,而王静然就更没有必要了,凭借她的势力想要调查我的话那我就是一个透明的人,而此刻她就更加没有必要这样对我了,毕竟与她一比我是没有任何势力的

平头草民,那她还不吃了我啊,还用得着在这里跟我玩什么出样相的游戏.

那还会有谁在调查我呢?难道是胡也?好象也不可能,这个小子和我一样,在商场上或许是把好手。官场上没有任何关系网。

这就奇怪了......

我这么一溜号就踩了王静然的脚,她叫了一声,然后抬起头闺怨地那眼神。那表情还有那翘起的小嘴分明就是在怪我为什么跳舞也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