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奇怪的关系b】(1 / 1)

.“唉!这就对了嘛。”那知道这个叫王宜远的老家伙还真会顺杆爬,就好像他听不明白我的语气一样:“小刘啊,刚刚的事情我听手底下的人说了,都怪我那个不懂事的孙女,我带她向你赔礼道歉了,对了岳军长还好吧,嗯,好久没有见到他了。”这分明就是在探听我和那个什么岳军长的关系,我估摸着极有可能这个岳军长是张静的上司,是很有势力的那种,搞得这个王宜远都想要巴结巴结,要不然我劫持了它的孙女他不上来就和我翻脸,就是不用直升飞机来抓我也要派特种部队吧?我心中一动忙道:“舅舅他还好啊,就是忙了点……”说完了我这个后悔啊,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这个岳军长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我都他妈的不知道,就在这里瞎说,他要是一个女人或者是个八十岁的老将军我不是立刻就漏馅了。我刚刚说完,那边一阵沉默,我的心往下沉,坏了,估计我这句话还是惹祸了,这一刻他要是翻脸,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呵呵,小刘啊......”王宜远继续道:“不是我说你啊,你好歹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出门怎么能孤身一人呢,多不安全啊......:

王宜远的话一出口我就知道我赌赢了,估计这个岳将军是一个中年男子,而且和他也不是很熟,所以才被我钻了个空子。姓王的仍然在那里胡诌,我却有些不耐烦了,要知道多聊一会儿我和那个什么岳将军之间的关系就有被揭穿的可能:“我是被你的孙女给打伤了呢,这笔账现在该怎么算啊。”我知道现在的我表现地越是嚣张,这个王宜远就越会以为我和那个什么岳军长的关系非同寻常。只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却被王宜远给抢白了过去:”呵呵,小刘啊,年轻人之间打打闹闹不要火气这么大么,嗯,要不你看这样好不好,静然那里开了一个什么松城影视公司,我本来是不同意的,她根本就不明白影视圈里的事情。还搞什么影视,搞了半年也没高出什么名堂来。下学期她2还要念大学,就更没有时间了,现在我做主把那个公司都给你了,还有那个松城影视的办公楼本来是蒋开的,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子,当初我就看他不是东西,现在我做主把它给你了,你可不要推辞啊。。。。”

我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买卖还算值得,尽管那个松城影视对我来说就是个垃圾。根本没有什么价值,更何况我本来就有那个公司百分之六十地股份,说句不客气的话,王宜远根本就是甩了个包袱给我,到是松城影视所在地那个办公楼却是一个相当好的地点,即使不算地皮那块地也价值在五百万上下。更何况那个办公楼也地处闹市区,是一个相当好的开商场的地点,根据我的记忆,前世里这里是开了一家仓储式的超级商场,那个商家为此赚了个脑满肠肥,这一世由于我的出现那里成了一个影视公司,现在他把这个东西赔偿给。当然是求之不得。他这么做摆明了是在向我是好,估计是我装的太圆了让他相信我和那个岳将军一定是至亲这么做一来是赔偿我,二来则是变相的贿赂,只是我和那个什么岳将军八秆子都打不到,要是有一天露馅了,他是官我是民那岂不是要了我的命么。我有些忧郁了。

md!看着到了嘴地肥肉却不能吃真的是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啊!看我半天没有回音,王宜远哈哈笑道:“小刘啊,难道你是看上了我的那个孙女了,哈哈哈,也好也好,年轻人不打不相识,要不要我和静然说说啊……”

“这个,这个就不用了……”我有些莫名其妙,估计是看来刚刚的迟疑给了他我还不肯罢休的感觉。“不要害羞吗!”王宜远道:“我的孙女我还是了解地,我的话她还是要听的,把电话给静然我和她说说。”

“不用了,不用了......”我连忙阻止他,我对这个王静然半点兴趣也没有,不但如此一想到她竟然找人给我一顿痛殴我现在还隐隐的有气呢。“哈哈……”王宜远哈哈地大笑着,那语气就好象已经看透了我一样道:“年轻的小伙子喜欢就是喜欢吗,这又不是什么难为情况吗,怎么样?”

看这意识为了拉拢我这个岳将军冒牌地外甥,他是连自己的孙女都肯牺牲的。tnnd我看着身边一脸好奇的王静然忽发奇想,我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片子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我拿掉她嘴里的布片,把电话放到她的嘴边道:”你爷爷地电话……”

王静然楞了楞,看了看我然后对着电话大哭道:“爷爷,救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楞住了,估计是她爷爷给了她一个下马威吧,看着她那吃瘪的样子我不禁有些快意,这就是和我斗的下场,哼哼,早知道刚刚就上了她了,然后把嘴一抹,反正现在我是那个什么岳将军的便宜外甥,这个身份罩得很啊!

王静然只是哭,眼泪滴答滴答地往下留:“爷爷你不知道他……”话只说了不到一半却又停住了,显然是被电话里的人一阵抢白,由于我和王静然的距离比较远,根本听不到电话中的内容,只能看见她的脸色越来越白,泪水越来越多,搞的象一个泪人一样。过了一会,就看见她不住的点头,然后用眼睛看着我。听完电话王静然缓缓地转过了头,眼睛里射出怨毒的目光,然后用极其冰冷的语气对我道:“爷爷要你听电话。”我那过了电话,同时电话里传出了王宜远的声音:“小刘啊,我已经和静然说了,就让她陪你玩几天,年轻人多联络联络感情,嘿嘿,对了静然比较喜欢静一点的地方,我看长白山就不错,要是时间准许的话你可以带她去那里玩啊,哈哈我老头子怎么又管起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了,对了过几个月我们部队里搞一个多兵种的合成演习,你看看能不能邀请你的舅舅过来参观一下啊?”前面的话都是放屁,我哪有时间带这个脸上的表情和死了亲爹一样的小丫头片子去什么长白山,我被绑架,还不知道夏雨要是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呢。当务之急是赶到沈阳去要紧,其他的就先放到一边,由于这个原因,我也就没有在意他的最后一句话,只是哼啊哈啊的答应了。

哪知道电话中的王宜远竟然大喜道:”那就这样定了,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你可以一定要找到你的舅舅啊······“然后在我的一阵惊讶中,王宜远挂上了电话,到此时我才明白我竟然答应了他找我的舅舅去参观他的什么演习!

真她奶奶的难办,鬼才知道那个什么岳军长是什么鸟变的,我又上那里去找他。这不是明摆着给自己找别扭么!

我这个郁闷就不用提了,看来只有到时候和他说我那个舅舅忙没有功夫去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蒙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