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多角恋爱b】(1 / 2)

.“空闲,我那里有什么空闲。”于又凡轻轻地哀叹了一声然后话头一转道:“我找你也是公事啊,小刘董事长。”

“公事!”我一愣,于市长找我谈公事?难道是电视台的事情?不过我又否定了,电视台我早就已经不去了,现在除了一个梁雪梅每天在电视台里做节目之外,电视台那边基本上就是放弃了。当然不排除王静然把那里搞乱了之后,然后有我来接受那里,不过说实话,一次香港之行,使我对那里的兴趣大为减小。

“当然是公事!哈哈……”于又凡卖了个关子,然后话锋一转道:“怎么样,最近很忙碌吧?小伙子搞的不错么,搞定了娱乐又进军房地产业,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那里那里。”我急忙谦虚:“我只是吓胡闹在加上运气好一些而已。”“运气好……”于又凡嘀咕了一句然后道:“我可听说你的明月花园卖的不错嘛,怎么样,能不能跟于叔叔我交个实底,你挣了多少钱?”我实在摸不透这个于市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怎么说说公事就转到这个上来了,该不会是市里有什么事情要我捐款吧,要是如此也就罢了,怕就怕那一套乱摊派的事情落到我的脑袋上,我思考了一下,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办法向这个一市之长撒谎,房地产的成本是多少那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但是我却可以和来个**阵,然后看看情况在作定夺。我道:“于叔叔,现在明月花园两栋楼的主体才刚刚起了两层,销售状况也是马马虎虎,不过势头还不错。我估计到主体封顶的时候应该能卖出个百分之七十吧。收入这一块,现在下面还没整理出来,不过我觉得不会少的,应该在六七千万上下吧。”

我把我能够收入数字少报了两层,因为在这个年代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要知道百分之七十已经是很高地一个数字了,要知道在我所知道地房地产业里面,这个数字基本上就是恐怖的名词了。有多少房子一建成之后就开始闲置的,而中国国内又多少银行的资金就压在了这个上面。”哈哈......”电话中的于又凡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不错,真不错!”

看来他并不知道我少报了数字的事情.“恩……”于又凡好像思考了一下道:“我这个人说话喜欢直来直去,是这样地,是关于电视机厂破产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说实话有更好的人要吞并他们,可是电视机厂的职工的意思却比较倾向于你,现在的问题是……恩,说实话。本来我不是很看好你的,我不相信有什么万金油样的人物,我一直认为。你也许在娱乐界是一条龙,可是在竞争激烈的电子行业你为你绝对不会有什么作为,可是明月地产地成功又让我有些怀疑,所以我比较想听听你的想法然后在定夺。””那我就献丑了,于叔叔.”我想了想道:”我觉得松江的所有地国有企业,最大的问题不是别的问题.”

”是吗?”于又凡一楞道;”小刘董事长有了想法了,好好......说说看!”“首先就是一个管理混乱的问题!”我道:“要知道于市长从基础来讲我们的企业与南方的一些企业相比丝毫不落下风可是我们的企业管理太混乱了,没有一个长远的规划,这一切的原因就是现在的电子行业还是卖方市。可是情况不会总是这样地随着国家的发展,生产能力的加强,总有一天电子行业会由卖方市场转变到买方市场,而到来那个时候。我们的企业还没有作大,基本上除了淘汰之外就没有别的途径了……”然后我又把一些我前世里一些松江地有识之士总结的松江的企业之所以没有发展起来的一些原因所了出来,还有一些解决办法,这些东西在我来说都是经理过的可是对于于又凡就不是这样了.

我的话硬气了于又凡的思考,电话里一阵沉默,过了一会他道:”你和我说的和另一个对电视机厂感性区的人说的一样,这样吧,你给我一个整体的方案,然后我们开个会研究一下.”“好的,于叔叔!”我想了想,另一个对电视厂感兴趣的人不就是秦亦风么,也就是我未来的老丈人,那我还要不要与他竞争呢?这是个问题啊!

“对了,小刘董事长。”于又凡又道:“你的明月花园真的很不错,市委的一些人已经跟我唠叨着要在你们那里买些房子作福利,这个事情我同意了,过两天会有人去找你们的,公事公办不要搞别的花样,否则我这里可不依啊!””好的,于叔叔.”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这是给我大预防针,防止我向市委的人行贿,

放下电话,略微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于市长要求的东西写出来,其余的事情再说吧.明月花园销售的风暴一直延续到了七月初,到了我高考之前,我不仅收回了全部的投资(其实我没有投资什么)还挣了个沟满壕平,唯一遗憾的就是由于我的忙碌,竟然忘记告诉赵辛为我保留几套,等到我想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剩下的一些房子已经都是一些位置与朝向都不是很好的房子了。

成功后赵辛找我聊过一次,他相当不明白为什么我只有几百万却可以成功的运作上亿的工程,为什么我就你们肯定,即使暂时不付给建设公司的钱他们也会帮助我垫付。为什么我就那么肯定在房地产业还不是很火的情况下,花园似小区就一定会火的一塌糊涂。

我没有办法和他解释,也许这就是资本的魔方的奇妙之处吧。

在我看来我所作的一切还算不上是奇迹,当初有一个老兄只代了五百块现金只身闯深圳,然后四下运作并最终建起了一座大厦那才叫奇迹呢。我所作的一起只不过是他的简单的重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