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好戏开锣】(1 / 2)

澳门只有巴掌这么大,规模也就是内地的一个县级市,我和魔鬼从新港澳码头下船,然后坐上出租车,不过几分钟就到了驰名中外的葡京大酒家(即葡京赌场)。夜色下葡京赌场给人的感觉显得有些陈旧,但这幢米黄两色相间、形似一艘巨轮的葡式豪华建筑,在澳门的闹市区还是相当抢眼的。

一跨入葡京赌场,就给人一种莫名的“紧张”,一道如同机场的安全门横挡在面前,进入赌场必须穿越安全门,接受安全检查。所有检查程序和进入机场候机大厅时的安检程序一都差不多:要掏出身上所有的金属物件,连同手提物品一并交由安检人员检查。但比机场安检还严格,不许带照相机、摄像器材进入,赌场禁止拍照。

经过了安检查,还有一些迷宫一样的走廊,就是到了公众赌厅了,

放眼望去,诺大的空间里摆放着十数张赌桌,里面烟雾弥漫,几百个赌客们的脸在袅袅烟雾后面晃动,显得极不真实。

面前的脸上的表情可谓是人间百态,丑、美、俊、瘦不一而足。

见此情景,我不禁皱了皱眉头,不怎么我极其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反观魔鬼就没有象我这样的局促,也许是见识的多了,知道全世界的赌场都是一个样子的吧?

从公众厅里出来,便有使者走了上来轻声的问道:“是大陆来的刘先生么?”

“是的。”我皱着眉头,默默地叹了声,知道所有的一切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不禁有些紧张,尽管从张静的口气来看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甚至不惜借给我五千万美元,可是当我真正的要面对这些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害怕。

要知道有多少千万富翁从这里出来的时候变成了穷光蛋,这里绝对是比股票市场还要凶险的地方。

而我明天早上出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们坐着电梯一路向高层进发,在葡京越是顶层赌场的级别越是高。

我们一路来到了最顶层,走进了一个相当的豪华的赌房,四周是金碧辉煌的装修,里面站着好几个服务人员,此刻在赌房的正中央的一张长方形的桌子,在桌子的令一头正端坐着两个人,其中的一个就是我的对手蒋开,另一个则赫然就是那天我在车行见到的欧丽丝,也就是风!

我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不对劲!真的是她,那么那天她出现在我的面前就很耐人寻味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我身边的魔鬼的身体明显的轻微抖动了一下。

“怎么回事?”魔鬼小声的嘀咕着。

“怎么了?”我问道。

“怎么会是她!”魔鬼一直看着那个坐在蒋开旁边的女孩。

“谁?”我奇怪的问。

“天使!”魔鬼说:“我的死对头。”

“就是你说的那个西班牙女人。”我的心脏一紧,问道。

魔鬼只是凝重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蒋大少离开了座位一摇三晃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不错不错!”蒋开拍手道:“我真的很佩服你。”然后扒在我的耳朵边上小声道:“能在两天时间里找到这么一个高手来跟我赌,不过,我找的人略胜你一筹。”说完仰天大笑着走回了座位。

我和魔鬼坐在赌桌上,而这个时候一直坐在那里的欧丽丝也就是魔鬼口中的天使,我所遇见的那个风站起来对我身边的魔鬼道:“

“你好吉米,我们又见面了。”欧丽丝:“这一次我们可一定要尽兴啊。”

“如你所怨。”魔鬼并没有在言语上输给欧丽丝:“咱们新帐老帐一起算!”

欧丽丝耸了耸可爱无比的肩膀然后坐下和身边的蒋开耳语着,同时蒋开射出兴奋的目光。

“沉住气。”魔鬼道:“小心谨慎,只要我们不犯错误,欧丽丝不是神,我们还是有机会的,还有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点头,这个时候只有同舟共济了。

此时此刻我反倒不怎么害怕了,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更何况就象魔鬼所说的那样,这个女孩不是神,只要她换牌我们就不跟,不给你机会你耐我何!

想到这里我就释然了,打定主意,蒋开想要在赌桌上赢光我,门都没有,不是有那么句话么,在赌桌上保证不输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赌!

换筹码,我只换了三百万万港币,老子的打算是输完这三百万就闪人。

荷官开始发牌,第一局欧丽丝没有动,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身边的魔鬼也没有动,两个人好象教上了劲只是相互看着对方。

我的牌是一个黑桃a带着几个小牌,底牌是一个方块小5没有对也没有顺子,蒋开也是这样,这一局我赢了五万港币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