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喜剧之王】(1 / 2)

ps:聊聊新书吧,藏剑已经有将近两个月时间没有冒泡了,此次上来完全是因为偶的新书就要发布了,原来打算写一本言情小说,毕竟写女人是藏剑拿手的,那知道写来写去竟然成了一本都市玄幻,与上一本《神偷》不同,这本书藏剑写的相当有感觉。

也许大家不明白什么叫写的有感觉,怎么说呢,写《明月》的时候,我感觉我自己就是那个刘明,要结束这本书的时候,一想到要离开夏雨还有梁雪梅们,我曾经哭过(汗)……而现在这本新书似乎又有了这种感觉,至少我在新书中找到了久违的快乐。

快了,估计不是这个礼拜就是下个礼拜,这本藏剑准备了两个月的新书就要与大家见面了,不知道还有多少读者记得我呢……

我真诚的邀请大家与我一起在新书里面寻找快乐……

――

经过了几天异常痛苦的煎熬之后梁姐姐终于可以对着镜头不笑了,甚至还能够一本正经地在那里侃侃而谈,但是说话还是异常的生硬,肢体语言异常不过关,给人的感觉就是这回不象《新闻联播》了,这回象八十年代的那个名字叫《为您服务》的节目了,与我所期待的那种收放自如的状态还遥远的很。

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因为向电视台交第一期节目的时间就要到了,要是任由梁姐姐蘑菇下去,估计就是到了五.一节才能有一个结果吧?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唯一的手段就是在节目上做文章,尽可能的减少她出场的时间,让节目的内容更丰满一些,而梁雪梅则更多的充当一个解说员的作用。

至于梁雪梅本身所必须的主持人的气质只能慢慢的培养了,在实际中学习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办法。

就在我紧锣密鼓地制作《第一现场》的同时,另一个事情却已经到了瓜熟蒂落的程度了,那就是我的香港之行,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当李天民给我所说的那几个香港的影视公司一一的发了传真之后,没有想到几天后,还真的有人对与我们的合作感兴趣。

这个公司竟然就是鼎鼎大名的周星池刚刚成立的星辉影视公司。

接到他们发来的传真之后我竟然有些奇怪,要知道这个人绝对是我的偶像,我是看着他喜剧长大的。在香港他是当之无愧的喜剧之王。没有想到我今天竟然有机会与他合作。

真的是好期待啊。

不过在记忆中,1995年他混的多少有一点不太如意,原因就是1994年拍摄的《大话西游》系列在香港并没有为周星池赢得多少声誉,但是我却知道这个剧在转战内地后,却造成空前而漫长的轰动。

他的“无厘头”风格――要么一本正经地去干件无聊事,要么嬉皮游戏地去搞件正经的事;语言幽默,甚至低俗;动作夸张,甚至下流,但,就这样抓住了千百万年轻人的心。

我估计他是想在内地找一个合作的伙伴,希望能够将《大话西游》在内地的发行工作做起来。

毕竟内地才是香港电影的根基啊,而之所以选择了我,最最可能的原因就是时机,要知道在1995年是星辉刚刚成立的年份,估计情况即使好也有限吧,更何况《大话西游》在香港扑街之后我的到来就显得尤其重要了吧?

接到了他的传真我狠不得立刻就飞到香港去,即使不能与他合作那怕就是见一见他也是不错的,更何况我有很大的信心能够与他合作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那个准备带到香港去的剧本就显的尤其重要了,尽管我并不指望周星池能够出演这部戏,更何况他的风格也与这个戏格格不入,但是以他在香港的人脉,要是穿针引线起来,我一定会少跑不少腿吧?

只是那个剧本却出现了点问题,原来当我把那个《蓝色生死恋》的提纲交给了手下之后,竟然没有人能够把这个剧本写明白,纠起原因竟然是没有人明白偶像剧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这也怪不得他们,要知道在1995年,中国的娱乐信息还是比较闭塞的。

为此我还给他们开了一个会,统一精神,告诉他们这种偶像商业剧的精髓就在在于两个字:煽情。

首先,画面一定要唯美,雨一定要下,最好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里两个人骑着车子在徜徉,当然什么海滩了,什么森林了,想想看,多少浪漫故事就是在这种氛围中产生,所以只有美丽的画面才会引起人的共鸣。

然后就是剧中的人物一定要靓,恐龙与青蛙演的绝对不是偶像剧,那是小品。最后是华美的音乐,有了这三方面的要素基本上就可以保证这个戏不会扑街。

具体的涉及到剧情方面,我给编辑们讲:才子佳人是永远不过时的套路,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男主人公一定要那种比较富有的,至少是白领,还要有一点点桀骜不逊,而他爱上的肯定是一个家境比较差的人,而女主人公命运一定要悲惨,但是却偏偏能够让男主角倾倒的那种。

有了这些元素之后基本上就是一个偶像剧了。

我的这些话引得手下的编辑门哄堂大笑,不过笑过了之后却又集体的沉没了起来。

会议结束后公司里几个年轻的编辑对这个剧本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这个几个人没有黑天白天的沉浸在创作之后,无数的精彩的桥段被挖掘出来。

那些编辑有时候竟然为了一个桥段找来美工,我那些场景都画出来,然后在加以完善。

最后呈现到我的面前的竟然是一个比我原来所看到的那个电视剧还要精彩几分的剧本。

有了这个东西做敲门砖,我相信我的香港之旅一定会丰富多彩吧?

多日不见张静,我多少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个人,当初是他主动提出来要做我的保镖,可是却被我给拒绝了,现在我却又要主动来找他练习防身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