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史上最奇怪的绑票B】(1 / 2)

我刚要转身,一个黑衣人却已经靠到了我的身边,用手架住了我的胳膊同时小声道:“刘先生,别害怕,我们没有恶意的……”

大白天的玩绑架!我刚要喊,却看见从全聚德烤鸭店里出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周琴,身后跟着一群黑衣人,她手里拎的正是我的兜子,异常顽皮的走到了我的身边,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好啊……”我注视着她道:“我早就该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导演的!从机场你档在我的面前,到你的保镖拿走了我的东西……”其实这一切我早就应该明白的,只是我竟然为她的美貌所吸引,不知不觉就上当到了现在!

“对啊……”周琴顽皮地看了看我,然后笑道:“我现在就要绑架你,怎么样?”

“这里是北京,中国的首都,最最繁华的大栅栏,你有信心绑走我么?”我怒视着她道:“只要我一张嘴就会有无数的公安把你们带走!先想好自救吧!”我有些奇怪她为什么要绑架我呢?

“你不会张嘴的,而且你还会自愿的跟我走……”周琴不晃不忙地凑到我的耳朵边上小声道:“你怎么这么小气,跟你开个玩笑都不可以,早知道就先去见我爸爸妈妈了……”

这个玩笑也开的太大了吧,在机场就夺了我的东西,现在又要绑架我,还说我小气,我不是小气,我是傻气吧(某读者语)。

“你……”我奇怪地看着她道:“认识我么?我们很熟么?凭什么对我这么说话。”

“你不认识我么?”周琴眨着可爱之极的眼睛,扒在我的耳朵边上小声道:“前世姓周,这世姓秦,为了救你我和你一起重生,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却说不认识我!”说完撅着极其美丽的小嘴一脸不乐意地看着我,泪水却在眼圈里打转。

前世姓周,这世姓秦!

这八个重如千斤的字狠狠地砸进了我的心房,眼前的这个女孩的影象一下子变的模糊起来,我好象重新回到了几个月前的那个冬天的夜晚,我和妻子在湖边救人的那个时刻来。

我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当时我和妻子的对话。

“快!思颖松手!”

“不!老公!”

…………

“刘明,刘明,等等我……”

…………

恍惚中我回过神来,天空仍然是那么高那么远,周围的世界依然是喧闹异常。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的黑衣人已经松开了我,远远的站到了一边,只留下我们两个站在马路边上。

我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孩,绝美的面孔,顽皮的眼睛,象雪一样白的皮肤,娇红的嘴唇,美则美已,只是我怎么都无法把她和我的妻子联系起来,如果不是她说出了那样的话,我道:“你是秦思?”

“对!”秦思走过来狠狠地掐着我的手眼泪流下来道:“你这个大笨蛋,这么长时间了你连找都不找我,怪我生气不见你呀,还有,我不见你一次你就不会来见我第二次呀!害得我天天等,夜夜等!你说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亏我还特意让猛哥哥去找你,帮你!”

几句话说的我无地自容哑口无言,这一刻,由于上次被拒绝而生出的对她的怨怼荡然无存,她说的没有错误,在我知道了她重生成了秦思之后,要是我成心见她的话,我怎么都能见到,可是我却没有……

我握住了她的手,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感觉,试图把两个人联系起来,可是我失败了,秦思和妻子还是不一样的,身为劳苦大众的妻子的手有些粗糙,尽管手形也很美丽,可是指关节却有些粗,破坏了整体的感觉,而秦思的手则绝对是极品,手指异常的长,关节和指间的过度很平滑,皮肤相当细腻柔软,整只手好象没有感觉一样,就象一团棉絮,她的信里说她的钢琴弹得相当好,不知道看见这样一双美丽的手,十个手指在琴键上跳跃是怎样的一种享受呢。

“你真的是秦思!”我怅然若失了,眼前的人已经不是那个和我相依为命的女子了。

要知道眼前的人是一个千斤大小姐,生下来就是住花砖洋房,开跑车,出入上流社会,被富贵公子追捧的;而我的妻子呢,生下来她的父亲母亲就把她抛弃了,她孤苦伶仃的在孤儿院里长大到十八岁,进入大学更是倔强的自力更生,不用任何人的接济读完了大学,遇见我这个入错了行的没有家世和前途的老公后更是一心朴实的和我过日子。

我迷惑地看着她。

“如假包换,你考虑好没有,要不要和我走!”秦思一边狠狠地掐着我一边道:“我就要绑架你怎么样!要不是刚好遇见你,又想到明天是某人生日我才懒得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