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傻瓜式的发家方式】(1 / 2)

在1994年在迪厅和网吧还没有出现并火暴之前,青年人最大的乐趣恐怕就是旱冰场和电脑厅还有录象厅了,也只有这三种生意能符合上述的要求。录象厅我实在不敢让亮子搞,且不说这个东西挣钱实在太慢,亮子这个小子又是黑社会出身,要是弄点a片什么的放放,那我就得不偿失了。

电脑游戏厅最先pass掉了,那就只有一种生意了,旱溜冰场。当然这个旱溜冰场还是不同于原来的那个露天的东西的,这个东西就是后来满大街都是青年人最喜欢的迪厅的前身。

甚至连装修方式都是迪厅的方式,在1995年一夜之间城市里的大街小巷竟然出现了数不清的旱溜冰场,我就曾经是这里的长客,当下打定主意,这个东西是最最适合亮子来干的了,我也不妨先在这里捞一笔。

我把这个生意计划好了,然后去找亮子,那成想亮子竟然不在。

整个十一都不见这个小老大的身影,找到黑辣椒他们一问才知道,原来十一,放假亮子竟然和米秀丽上长白山去玩去了。

这个年头还没有黄金周的说法,不过这两个人的观念倒是挺先进的。

黑辣椒他们不住的向我抱怨,自从亮子有了大嫂之后越来越疏远他们了,搞的兄弟们都很不满意。

我无奈了,都是一起混的朋友,如今亮子想要洗白,那这些 朋友呢?

他们都不是天生的混混,都有各自的原因,有的是因为父母离异,有的是一不小心走错了路,又有谁是天生的坏蛋呢。

我是相信人性本善的,既然都曾经是朋友,那我也有必要给这些人安排点出路。

过了十一,北方就已经是深秋了, 早晨上学的时候感觉天气有些凉,由于刚刚放过了假,起来的比较晚,所以早餐就只能对付了。

我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卖油条的饭店,从口袋里拿出零钱,递给伙计,还没说话,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算我一份。”

回头看见梁雪梅拎着一个巨大的塑料口袋站在那里,正巧笑吟吟地望着我。

“雪梅姐是你呀……”我一边把钱递给伙计,一边和她大招呼。

“是啊……”梁雪梅上上下下打量我,然后小声的抱怨道:“十一也不来找我,是不是光在家陪夏雨了……”

“没有啊……”我笑着接过了早餐。

“哼!”梁雪梅气鼓鼓地道:“当心我今天让你去扫操场!”

“当心我今天晚上摸到你家去!”我看着她的胸脯。

我们在靠窗户边上的一个桌子上坐好,周围都是一些忙碌的人群,根本没有人在意我们。

梁雪梅吃着吃着,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急忙站起来走到我的身边道:“站起来。刘明……”

“干什么……”我吃的满嘴是油。

“乖听话!”梁雪梅看左右没有人在我的脸上偷偷亲一下道:“别问了……”

我站起来,同时看见梁雪梅用白皙修长的手在我的上身比来比去的,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样子还满神秘的。

梁雪梅忙碌完了,又坐在那里吃早餐,边吃边撒娇道:“从今天开始,每天放学你都必须送我回家,有问题没有?”

“没有问题,好姐姐……”

上午我终于见到了米秀丽,并从她的嘴里知道了亮子大概的去向。

几天不见米秀丽好象水灵了许多,眉毛好象修剪了,看着她杏眼含春的样子,我有些怀疑亮子是不是把她给办了。

当然我是不能向她求证的,否则她要是爆发起来,就不是如来神掌那么简单了,我只是问她亮子的下落,她就满脸羞红,我越发的肯定她是被亮子给办了。

这小子动作够快的……

…………

回到办公室,梁雪梅迫不及待地打开随身携带的塑料口袋,从里面拿出了一捆毛线和几根竹针坐在那里织起来,原来她正在织一件白色的毛衣,边织她的脸上边绽放出温柔的微笑。

办公室里陆续的走进几个老师,一看见梁雪梅的样子,纷纷窃窃私语着。

那个马老师看见梁雪梅的样子更开玩笑道:“小梁,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是啊!”梁雪梅由于太专注了,所以下意识地就回答了一声,然后又急忙否认道:“没有啊……”

“还说没有呢……”马老师看了看她道:“一看你专注的神情就知道你在给男朋友织毛衣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