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其实我不想当色狼】(1 / 2)

从李天民的办公室出来欧阳佩佩终于知道了原来这个色咪咪的李经理不是真正说得算的,真正说的算的被李天民写在一个纸条上塞给了她,然后胡乱的将她推出了办公室。

欧阳佩佩看了看纸条上的那个名字还有地址,心中不禁有些奇怪,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不过今天是无论如何都见不到这个人了,下次吧,旦怨下次能够把这个人摆平。现在她必须赶往火车站。

同时在办公室里,李天民则瘫软在自己的椅子上,心说:还好,还好自己在这个尤物有所行动之前就打发了她,否则……

☆☆ ☆

9月22日是一个星期五,这一天可以说是秋高气爽风和日丽。按照约定这一天是我去长春见老婆的日子。

从松江到长春的晚班火车从来都是拥挤异常的,在高速公路没有开通之前,这条线路是黄金线路,每每爆满。

站在拥挤的车厢里昏昏欲睡着,不知道夏雨这个小东西在艺术学院混得怎么样?

有日子没有见到她了,心中不禁非常想念她。

我站在两节车厢的过道处,乘务员已经准备要关门了,可是正在这时车门处却登上来一个身穿浅灰色风衣的女子,那女子边上来边喊着:“总算是赶上了……”

那个女子一上来就挤在过道处,左右看了看。

身边站着几个民工,几个农村的半大小子。

也许是只有我看起来比较顺眼吧,闪躲了几下站在我的身边。到此时我才看清楚这个女子。

大约二十三四岁的年纪,齐耳朵的短发,红艳艳的嘴唇,浅灰色的风衣里是一套白色的连衣裙。

身材大约有1.73米的样子,由于有风衣挡着,看不出来身材如何。

不过这个女子长的相当的媚气,一皱眉,一抬眼都有一种骚媚的风韵。

我正在欣赏着这个女子,却不想火车猛的一抖,启动了,我由于下盘不稳一下子想钱倒去。

同时双手作僵尸状向前扑去,几乎同时一双无比巨大而又柔软的东西被我握在了手里。

我居然!握住了她的**!老天,这个女子的**竟然有这么大!

“呀!”那个女子尖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抬起手向我的脸上掴来,这个时刻火车又抖了一下,结果她也下盘不稳撞进了我的怀里。

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变成了一个类似于拥抱的姿势。

火车满吞吞的启动了,那个女子却猛地推开我同时喊道:“干什么你,死色狼……”同时伸出手向我的脸打来。

我抓住她的手然后道:”我不是故意的。“

”哼!死色狼!“那女子的眼睛里射出了仇恨的火焰来。

”对不起了。“我说。

周围的民工和农民纷纷向我们看来,我的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毕竟是我摸了人家,被骂成色狼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火车终于狂奔了起来。

过了一会,我听见那个女子在身后向周围的人道:”借过,借过。“

估计她是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可是此刻火车里挤的和沙丁鱼罐头似的,再加上地上摆满了民工的包裹什么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她怎么能挤的过去。

我无奈地叹气,然后脑袋靠在车厢上。

渐渐的我有了困意,不知道开了多长时间,我被热醒了,这个车厢实在是太热了,我把身上的夹克衫脱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