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拿我面子当鞋垫】(1 / 2)

24【拿我面子当鞋垫】

在我的万分期待中如火的六月终于到来。

我和亮子共同投资的那个房子终于动迁了,现在我和亮子手里都有了将近七万快钱。这和我原先估计的价格有些出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来由于我的重生,还是引起了一些微小的变化。

本来想把亮子的钱分给他完事,从此各不相干,黑社会这东西,还是少碰为妙。可是亮子只拿了不到三万块钱,其余的都放在我这里,用他的话说,钱在他口袋里揣着就象揣了个刺猬,用不了多久就没,让我替他保管着。

其实他没说我也明白,这小子和我作生意赚到了甜头,不想收手了。这样我的手里一共就有了十一万块钱。十一万块,在那个年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对于我来说却不算什么,我开始在脑海里盘算着怎么能用这十一万块挣更多的钱?

如果想要挣更多的钱,那就只有股票,在我的前世,为了炒股,我曾经系统地研究过中国股票的发展,对94年前后在中国股市发生的一些事情尤其熟悉。

其中最最引起我注意的是1994年7月29日,《人民日报》报表了证监会与国务院有关部门共同商定稳定和发展股票市场的措施,昭示了1993年上半年熊市后管理层的决心,引起八月狂潮,俗称“三大政策”,上证指数从当日收盘的333.92点,涨至1994年9月13日的点涨幅达215.33%。

再有就是我曾经在一个网站上看到过1994年7月29日股市跌到333多点时候,就在这时国家出政策救市,当时指数6天从333点几天就张到711点。这是多么大的商机。我要想发财是无论如何都必须抓住这个机会的。

只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从七月份开始,所以我现在只能把钱存起来等待机会。

※※※

有了钱亮子成了真正的老大,甚至学着电影里的周润发留起了背头,走路都有数个小弟跟着,拉风的很。

我劝过他两次,告诉他枪打出头鸟,尤其是象他这样有前科的,还是夹起尾巴做人。

他总是诡秘地一笑,然后偷偷和我说道:“放心大明,现在就是别人把刀架到我脖子上我都不会还手。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进监狱了。”

“操!感情你是仗着夕日的威名狐假虎威来的。”

“嘘!小点声……”亮子的脸很淳朴地红了:“别让我小弟听见。”

这小子在我们这个区都很吃的开,

我每天放学回家,亮子都在小区门口等我,每次都有几个流着鼻涕的小弟被逼着管我叫刘明哥。

什么时候亮子改行办托儿所了?我疑问地看着他。

“黑社会也得从娃娃抓起呀。”亮子满嘴喷粪地篡改着那句名言。

后来管我叫刘明哥的人多了起来,有的甚至是上了班的半大孩子,有的从脖子那就能看见密密麻麻的纹身,见了我的面也点头哈腰的。看来亮子的黑社会的队伍在壮大。

渐渐的我的名气在我们家那片也大起来,有一次我和夏雨上市场买菜,甚至听见有几个初中的小屁孩火并提我的名字。

“我是刘明哥罩的,妈了个x的,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

“操,早说啊,大家都是刘明哥罩的,走喝酒去。”看着他们脸上那稚气未消还棱充大掰蒜的模样,我真想上去给他们两耳刮子。

其实估计刘明哥是谁他们都不知道,在道上混的讲这个,一提我是谁谁那个大爷罩的,那表示我是有组织的,见了面先报组织的名号这是纪律,我们组织的老大如何如何,你不给我面子可以,你可以拿我面子当鞋垫,可是你不能不给他老人家面子是不,你要是卷了他老人家面子我和你没完,怎么地,我就是黑社会。

我操!我什么时候罩他了,我怎么不知道?我狂郁闷!

“刘明哥?”夏雨怀疑地看着我:“是你不是?”

“重名。”我狂汗,都是亮子惹的祸。

我刚说完旁边就有一个小鼻涕孩对我讪笑着:“刘明哥好,明嫂好。”

这下跳进化粪池也洗不清了。

“哈哈……”夏雨爽朗地笑着,小声道:“刘明哥……”然后就用冰凉的小手捏我的脸蛋,还小声嘀咕着:“刘明哥,没想到你还是大哥呢。”

“别和我妈说!”我捏着她的手,尽管我不怕老太太磨叨,但是还是不希望她担心的。

“知道。”夏雨的心理甜丝丝的:“这是咱俩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