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鬼子进村】(1 / 2)

在我家到学校的路上,路过一个相当大的平房区,一直以来这片平房区都是最最影响市容的地方。

道路狭窄,路两旁污水遍地,所有的房子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在它的周围是一大片广阔的商业区,在我的前世我每次骑车经过这里,我总要想,为什么它的周围都盖成了高楼大厦而这里却迟迟没有动静呢?

任何一个城市的领导都不会准许在自己城市最最繁华的地段里出现这样的一个影响市容的地方存在的。

而在我们的城市,这样的地方却偏偏存在,而且存在的相当牢固,似乎没有任何动静一样。

渐渐的关于这里的传说多了起来,什么风水说了,鬼神说了,日本鬼子遗留地下基地说了,总之任何打这个地方主意的房地产开发商都莫名其妙地放弃了这里。

这里成了最最著名的死地。以至于弄到最后这里的地价竟然比周围所有的地方低出老大一块。

在我的前世这块广大而又沉寂的区域在1994年的七月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夜之间,地价飙升了数倍,原来在市里的规划中这里是一条横贯市区的马路的一部分。

而一直以来市里拿不出钱来修建这条马路,所以就让这块地闲置着,为了保存这条未来的城市大动脉,在二十年里规划部门没有在这里批过一个建筑,所以就造成了在市中心区的贫民窟。

这条马路在1994年七月动工,而六月份就开始了拆迁安置,根据我所知道的,当时开出的动迁费是一千三百元每平方米。

这在当时我们这样的北方城市绝对是天价了。我所说的机会就是这里。

为了防止一些商贩知机而动,在拆迁之前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有传出来。

一天傍晚我和亮子骑着车拐到这里。在此之前,亮子已经将他的存货全部出手了,然后几乎每天都上我家去一次。

为的就是我说的那个机会。

说心里话,我对这个人有点不放心,关键是我的前世净做乖宝宝了,从来没有和这样的人来往过。

所以和亮子来往我总是觉得有股不安全感在我的周围。

亮子却没有这种感觉,这小子的神经粗得象大便,除了对钱和女人,什么也不感兴趣。

一进那片平房区,亮子的眼睛就不够用,一会说这家的小姑娘走道屁股一扭一扭的就象他跳的四步,一会又说那家的小媳妇的**真他妈大,捏起来保证能出水。

再不就用眼睛横那家出来维护媳妇得男人,一副敢支毛就废了你的模样。

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袋怎么长的,好象除了垃圾什么也不装。从2007年回来的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垃圾,可是和他一比,我才知道,自己还太纯洁。

而且看得出来他好象在这一片很吃得开,上到老人下到小孩都不敢惹他。

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批评了他一顿:“大哥,咱俩是来挣钱的,不是日本鬼子进村,你这么嚣张,谁还敢把房子买给你啊。”

“操!”亮子脸一红道:“他妈的,我忘了,还以为带兄弟平这里的时候呢。”

“操!真他妈不上道。”和亮子呆了几天我也满嘴喷粪了。

“我靠!大明你也会骂人啊。”亮子就好象发现了稀有动物一样,狠狠地给了我一拳。

“还不是跟你学的。”我抬起拳头还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