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九幽冥鸦(1 / 2)

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1504 字 1个月前

崔家。

北望阁。

“按你所言,这九幽冥鸦分明是冲着紫罗城来的。”

苏奕微微挑眉。

崔长安一脸晦气,苦笑道:“应当如此,四万五千年前那一场万灯节来临时,九幽冥鸦也曾出现在紫罗城附近。”

“按我崔家先辈的说法,这瘟神般的不祥之鸟,要么和亘古时期的裁决司有宿怨,要么就是和阴曹地府有仇。”

“而苏伯父你也清楚,紫罗城本就是阴曹地府的核心重地,而裁决司一向是阴曹地府杀生最重之地,每一次万灯节来临,在整个幽冥天下,当属紫罗城遭受的冲击最严重。”

苏奕点了点头。

亘古时,阴曹地府是由各大势力组建而成。

其中,裁决司执刑罚之事,屠戮过不知多少被拘押的恐怖角色。

这些被杀掉的角色,虽身陨道消,但他们遗留的煞气、戾气、怨气之类的力量,则在漫长的岁月中积累沉淀在了紫罗城地下。

不夸张的说,若非自古至今有崔家坐镇,紫罗城这地方,怕是早沦为一方凶恶禁地。

看一看紫罗城东部裁决司遗址附近那片荒芜凶险的地方,就可以一见端倪。

“我去城外走一遭。”

苏奕起身,朝外行去。

“伯父这是要去何地?”

崔长安禁不住问。

今天已是七月初十,再过五天,便是中元节,也是千年一度的万灯节来临之日!

这等时候,苏奕却要出城,自然让崔长安感到奇怪。

“渡个劫,顺便看看能否抓住那只九幽冥鸦。”

苏奕头也不回地答了一句。

崔长安一呆,连忙追上去,道:“伯父可需要护法?”

“不必。”

“可万一……”

“渡个劫而已,何须这般紧张?”

说话时,苏奕早已大步而去。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崔长安沉默半响,油然感慨道:“苏伯父如今的修为境界虽弱了一些,可那番做派,还是和当年那般,目空一切,睥睨傲岸。”

……

“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紫罗城却已经变得这般冷清……”

走在空旷萧瑟的街巷上,苏奕放眼所见,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匆匆而过。

往昔人烟汇聚的茶肆、酒楼之地,甚至都已关上大门。

苏奕大概已猜出其中缘由,唇边泛起一抹讥诮弧度。

攻心之术!

在万灯节来临前,只需将各种不利于崔家的坏消息大肆宣扬一番,紫罗城内那些乌合之众,必惶恐不安,纷纷逃窜。

同样,对崔家上下所有人而言,也会遭受莫大的压力,影响其斗志。

不排除有一些崔家族人会像崔卫仲一样,提前谋划出路,选择叛逃。

此消彼长,这一切对崔家那些仇敌势力而言,无疑最有利。

都不用想,苏奕就知道,这一场风雨欲来的灾祸,背后必然有古族曲氏、洪氏那等大势力推波助澜!

不过,苏奕并不在意这些。

这些手段,充其量只算是阴谋诡计罢了,上不得台面。

对修行人而言,最终比拼的,终究是实力。

胜王败寇!

当来到城门外。

苏奕在那两座古老的石像前顿足。

一座獬豸石像、一座狴犴石像,历尽岁月变迁,沉默屹立,见证世事变化。

和以往不一样,在这两座石像附近,驻守着一众来自崔家的精锐修士队伍,一个个气息肃杀凶悍。

苏奕目光挪移,貌似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那高高的城墙上方,便收回目光,大步朝远处行去。

城墙上,覆盖着一层无形的玄妙禁阵。

禁阵内,坐着两位来自崔家的皇者人物。

“那位苏公子察觉到我们了?”

一个白袍男子讶然道。

“应该不会,他只是一个灵相境少年而已,据说是得到了璟琰那丫头的青睐,这可很难得,你也知道,璟琰那丫头的眼光有多挑剔。”

一个蓝袍老者笑眯眯开口。

“是么,可此子现在出城做什么?”

白袍男子皱眉,“难道他也和城中那些愚昧之辈一样,认为咱们崔家保不住紫罗城,所以打算提前逃走?”

蓝袍老者一怔,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半响后,他轻声道:“患难见真情,经此一事,璟琰必会认清这苏奕的真面目,倒也不失是一桩好事。”

白袍男子点了点头。

两者皆是崔家老人,早听说崔璟琰这次返回宗族时,带了一个名叫苏奕的少年回来。

就连崔家族长和夫人都叮嘱,要视苏奕为贵客,莫要怠慢。

可此时,当看到苏奕那远远离去的身影,白袍男子和蓝袍老者内心皆不免替崔璟琰感到不值,怎会看上这样一个贪生怕死的角色,白瞎了一副好皮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