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萧天出现(1 / 2)

帝尊九天 落叶知晓 2557 字 7天前

“父亲!”

炎月儿听闻炎穹出关后,整个人就像是一阵风似的,朝着那小屋处飞奔而去。

当看到眼前站立的是自己日夜思念的至亲时,一双美眸禁不住的直冒泪花,整个人都哭泣了起来。

“月儿。”

炎穹看到女儿来到身边,身子一震,就连肩膀都微微一抖,身子不住的颤了起来。

炎穹和四位长老这些年动用体内的神力,为萧天和炎龙开辟出一条生路,此时整个人都像是苍老了数百年一样,脸上堆积了厚厚的皱纹,就连眼眸也都暗淡了几分。

他龙行虎步的来到炎月儿身边,粗糙的大手摩挲着炎月儿的脸庞,笑道:“不哭了。”

“家主。”

两道略带颤抖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炎穹抬头一看,炎峰和炎武两个人身穿紫『色』长袍,面『色』苍白,脚步空浮的来到跟前。

“怎么了?”

炎穹眉头一皱,脸上闪现出几许愠『色』,不过更多的则是惊诧,像炎峰和炎武这样的绝代高手,竟然双双受了重伤,这让他觉得是如此不可思议。

“炎武,你怎么也出关了?”忽然他的神情一震,脸『色』惊变,道:“你突破到这种境界了。”

“呵呵...”炎武苦笑了一声,道:“我也是今日才体悟到这一境界的,不过...”

说到这里,他忽然咳嗽了几声,带出大片的鲜血在手心处。

“是谁伤了你,这天底下竟然有人敢对我炎族长老出手?”

炎穹十分的不解与愤怒,当下虎躯一震,神情愤怒道。

“家主,先入大殿,待我详细和你叙说。”

炎穹和四位长老随着炎峰和炎武朝着大殿中走去。

“什么?四家联盟竟然联手攻打我炎族,真是岂有此理。”

大殿主座上,炎穹听完炎武的叙述后,勃然大怒,一改往日的平静神态,大手狠狠的拍在一旁的木桌上,整个大殿中鸦雀无声。

“他们这是欺人太甚。”

炎穹发完怒火后,随即也是渐渐的恢复下去,头一转偏向大殿中的几位长老,神『色』有些凝重的说道:“不知长老们有什么想法?”

炎穹的话一说完,下方的几人纷纷低语起来。

“家主,我们炎族虽然势大,强者无数,但是面对四家联盟,我们的压力还是很大呀。”炎穹端坐在上位,神『色』凝重,点头同意。

“我们应该将神迹学院、神女教彻底的联合起来,一起对抗他们。”

“不错,我们已经和他们达成共识了,不过,看到四家联盟如此势大的情势,这两家至今也没有派发援兵过来,真是可恨呀。”炎武在场上,愤愤的说道。

“幸好炎龙不日就要出来,那姬氏一族,恐怕也不会坐视我们炎族被灭,加上他们,我们四家肯定可以抵抗住孟家的进攻。”

“不错,这样的话,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反败为胜。”

地下的几位长老听到炎穹这句话后,顿时安心了许多,当下建议道:“我们应该尽快向那两家陈述厉害,让他们尽快的遣发援兵过来。”

“对,当务之急是解决炎武外的危机,不过如果我们当真任何一人出去的话,肯定会引起西秦老祖和孟家孟不败等人的注意,到时想要成功突围实在是太过困难。因为突围报信的人必须是具有智谋、修为高而不太引人注意的人。”

“唉,短时间内怎么会寻到那样的一人。”高座上的炎穹一脸疲倦,叹道。炎族中虽然年轻俊杰无数,但是近几十年来的不断纷斗和战伐,导致大量的家族弟子纷纷殒身,纵使炎族势大,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此时竟然有些青黄不接的尴尬场面。

余下的几人纷纷沉默了起来,显然他们也陷入了沉思,在思量着到底派谁最好。

“他不正是最佳人选吗?”

突然,一位身穿灰『色』长袍,面『色』暗淡,头上的白发稀疏,只有数根的长老忽然惊呼一声,一拍大腿恍悟道。

闻言,大殿中的其余几人,眼前纷纷一亮,显然知晓了那人选。

高座上的炎穹眉头一皱,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回头看了眼站在一旁的炎月儿,眼中虽然不忍,但为了炎族千千万万的族人性命,还是不得不狠下心来。

“你们所说的是谁?”虽然他也猜到了那人,但还是不得不询问出来。

“萧天。”

果然,下面的几位长老语气一致,齐声说道。

上面的炎月儿,闻言,身子一震,差点没摔倒在地,当下眼神焦急的看着炎穹,问道:“怎么会派他前去呢?”

炎穹心中也是微微一叹,旋即就威严的说道:“萧天,不错,的确是最佳人选,修为只比我们差了一线,况且性子坚韧,足智多谋,的确是此行的最佳人选。不过,算算日子,恐怕至少得等到明天他们才会从那世界中突围而出。”

“嗯。”

下方的长老点头赞同。

...

一天后,萧天脚步闲漫的走在那异空间中,不过看其步伐,脚步轻盈无比,面『色』不改,轻轻挥动衣袖间,无数甲士纷纷倒折,化为一滩灰烬。

他的修为渐渐趋近大成,体内的小世界已然拓展成为一个大世家了,原本只有湖泊大小的金『色』小湖,此时也已经化成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海洋,金『色』的海洋,浪花涛涛,狂风阵阵,汹涌澎湃不已。

而那金『色』湖泊中,那个兽蛋也是彻底的化为粉末了,那可怕的能量竟然被他的轮海彻底吸收了。

“唉,可惜了。”萧天心中微微一叹。

如果所料不差,那枚青『色』兽蛋肯定也是一种举世无双的奇异物种,本身血脉强大无比,但最终还是没有能孵化出来,要不然日后肯定也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

至于那紫『色』古树,此时,更是茂盛无比,树『干』粗壮的简直就像是山岳一般,它高高耸立,就像是一根天地巨树,撑起了整片小天地。

轮海中的那神秘石碑也是彻底的显现而出,上面有着数十个大字,没有了黑『色』雾气遮掩的石碑,更显得有几分古朴的气息,站在它的跟前,仿佛面对的是一个历经了无尽岁月的老者,让人情不自禁的就受到一种莫名的渲染。

“古武魔炼**。”

看着那古碑上,龙飞凤舞的数十个大字,笔劲苍穹有力,每一个字都像是浸满了魔血一样,鲜红无比,像是一个个生动的虫子在蠕动,让人感觉非常的妖异。

“这恐怕也是天地间最为玄妙的顶级攻伐帝经了!”

他看着那石碑上的古字,心中虽然也是激动,但早已古井不波了。

“静心,沉稳。”是他现在需要的,这样才能突破最后的桎梏,成为真正的帝位。

心神一动,那古老石碑忽然拔地而起,像是一座雄伟的大山,冲入云霄,而后快速的冲入到那金『色』的海洋中,溅起了一大片的无尽浪花。

“崩。”

一道弓弦霹雳声突兀的在他的轮海中响起,只见那紫『色』古树全身一阵颤抖,而后竟然快速的化为一柄长弓,印到他的灵海神识中。

他手中突然浮现出那柄紫『色』长弓,感受着手中沉甸甸的长弓,不禁感叹道:“现在我终于有问鼎至尊的实力了。”

“炎龙。”

他忽然朝前大声喊了一句,而后整个人就像是一道闪电一般,飞快的向前奔去。

“谁?”

前方的一位全身黑衣青年,面『色』冷峻,棱角分明,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胸前背后,整个人就像是一头地狱的恶魔,全身上下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