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结局(1 / 2)

完结感言就不写了,谁让某只根本就没有解放,哭瞎!小凤凰快v了,那随继续另外一场征程,大家去支持一个啦!故事一样精彩!

接下来,是关于番外的事情,番外会写的,啊哈哈!想知道谁先打赢夕跟小紫大婚吗?嘻嘻嘻!大家可以先进群待命啊!某只慢慢滴写!到时候大家可以及时看到的!

其次,某只在这里请罪,说好大结局至少五万字的,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写到了三万字!跪……

首先,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啊!么么哒!

------题外话------

接下来天魔界在魔神的登基大典的时候,爆发了一场大战,而且一天一夜没有打完,慕容紫看了无奈不已,然后道:“你们慢慢打啊!我去找小陌了。”

弑魂怒道:“有什么不敢的,给我上,给我打死她!”

天魔夕嘴角微微一扬。“怎么不算数了,都是我说的,莫非你们不敢。”

凤羽叫嚣道:“那是你当岳父的时候定下来的规矩,现在你可不是了,不算数。”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结果就光明正大的来闹场子了,天魔夕看向他们九个人道:“想要娶小紫,没有问题,老规矩,打败我了再说。”

而这些歌不知死活的人,正是知道了通道打开的紫落他们,他们知道了通道打开,就急忙的杀了上来,然后听到了一个让人气炸肺的消息,天魔夕要成为魔神了,这没啥,可是天魔夕要封后了,皇后绝对是小紫无疑,这事情根本就认不得。

天魔界的人一脸的愤怒,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胆大妄为的人,竟然敢在魔神大人的登基大典和封后大典上闹事,简直是不知死活。

“……”

“我们也要取小紫。”

“是啊是啊!你真的是太过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暴怒声响了起来。“天魔夕,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哪有你这样先下手为强的,大婚我们忍了,你竟然还敢封后。”

魔神的登基大典和封后大典在同一时间举行,极为的隆重无比,慕容紫再一次来到了祭天台,接受了整个天魔一族的朝拜。

慕容紫无奈的说道:“好吧!”

这一刻天魔夕心中激动无比,天魔夕道:“小紫,要不要等我登基,等你封后了,我们再去天魔界。”

“是啊是啊!天魔界不可一日无主。”

就在这个时候,救驾的人终于来了,“夕殿下,微臣觉得,夕殿下应该要登基成为魔神了。”

“这个……”此时天魔暮真的没有借口拒绝了,可是真的不想慕容紫那么早的就去见那几个小子,他还想小紫多多的陪他一会儿,他们两个人多过几百年的两人世界。

慕容紫道:“夕,我们要不要去地魔界啊!”

此时天魔夕有些恨自家老婆的医术太厉害了,因为她一动手疗伤,三天那么重的伤完全复原了,而且实力也恢复到了巅峰。

慕容紫点了点头,养伤要紧,到时候自己没有一个好身体,他们几个要是闹起来了,那她恐怕会受不住。

“咳咳咳……”天魔夕咳嗽着,然后道:“小紫,我们的伤还没好,不用这么着急,反正通道已经打开了,那么什么时候去都行。”

回到了新建立的魔宫之后,慕容紫道:“通道好像是打开了,要不要我们回地魔界看看。”

一生咆哮道:“我恨啊!恨你们,你们实在是太可恶了,要有没有天理啊!这让我以后怎么去泡妞啊!”

其实还有一个人,便是慕容紫,神界九公主,此时实力恐怕也是神界最强,可是天魔夕哪里会让自己的妻子,去管那么一个烂摊子,绝对不行,于是把人拐走了。

天神界,三位能够主事的神了,雪神傲雪是靠不住了,岳母紫翊公主忙着谈恋爱,补上二十多年的空白,那么就剩下一个风神一生了,不交给他交给谁?

天魔夕一醒过来,便马不停蹄的把慕容紫给带走道:“一生大人,以后天神界就交给你了。”

对于母亲的心情,慕容紫表示了解,接下来边去看天墨夕,天墨夕的伤势比之慕容紫要重,不过慕容紫醒来了给他疗伤,他很快的就醒过来而来。

屏障破了,女儿没事,再也没有人阻止她了,所以紫翊就跑到了凡界,去找自己的老公去了。

最终一生老师招待了,那蓝海胡,便是封印了三界的所在,他们那一天在那里大战,因为那力量太过于恐怖了,所以三界的屏障破了。

“啊——+不要啊!”一生惨叫道。

慕容紫翻了翻白眼道:“一生你要是疼我,以后这天神界交给你了。”

慕容紫沉默无言,一生继续说道:“虽然你母亲不在了,可是小叔叔我会好好疼你的。”

“呵呵呵!你母亲不见了,你母亲不要你了,小紫儿是不是很伤心啊!”

当慕容紫醒过来的时候,竟然发现母亲不见了,看到呢一生那一张风流的脸,慕容紫问道:“我母亲呢!”

“紫儿……紫儿……”慕容紫在昏迷之前,听到么母亲的喊叫声。

此时慕容紫和天魔夕也撑不住了,刚才只是凭着意志力站过来,如今看到天魔的大敌,魂飞魄散了,当然已经撑不住了。

慕容紫也是叹了叹气,神君魂飞魄散了,至于他心里到底有什么秘密,无人能够知道了。

一生幽幽的叹息,宛若跨越了千万年一般。

魔焰一出,把神君笼罩了起来,在那暗紫色的火焰之中,神君突然间勾起了一抹笑容。“终于结束了!”

慕容紫道:“好!”

此时他才知道,这宛若是他一声的夙愿一般,所以她劝慕容紫动手,

有人想活着,有人想要有人想要荣华富贵,可是生为天神界的高高在上的神君,竟然一心求,魂飞魄散。

天魔夕握着慕容紫的手道:“小紫,出手吧!这是他最后的心愿。”

看到神君那般无欲无求,一心求死的样子,慕容紫一时间,竟然出手不了了。

神君道:“那一击,已经让我死了,留下的只是我的残念而已,出手让我魂飞魄散吧!”

此时神君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异样,好像他还好好的,怎么会说这话。

神君再一次转过身来,低沉的说道:“你的火焰,应该能够焚烧人的灵魂和身体,动手吧!”

慕容紫和天魔夕急忙的爬了起来,走到了湖边,依旧看到了一个身影,在垂钓,顿时间一愣,他竟然还没死。

那么神君如何了?

慕容紫和天魔夕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狼藉,两个人的眼中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他们两个人还活着。

而那阴阳之极的力量,冲向了神君,从神君的里里外外的破坏他的身体,他的渗透压被高高的抛飞,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然后终于昏迷了过去。

神君这个时候迎击而来,一声巨响,慕容紫和天魔夕死死的扣住了双手吗,飞到了高空之中然后落下。

“神君,试试这阴阳之极的攻击吧!倒是谁胜谁输,各安天命!”这一招下去,他们恐怕再也没有一点力气了,要是神君还活着,那么他们必死!

就在这个时候慕容紫喝道:“小银子,小白白,全部都回来。”

接下来,两个人的双手握住,这个时候神君在对小银天魔出手,突然间感觉道一道恐怖的力量,看到两个人的动作,惊道:“你们两个人疯了。”

天魔夕点了点头道:“好!”容紫的七种元素再加上药灵力在这一刻变成了一个搭载会,而天魔夕的风之力和魔力也交织在了一起。

一个人的力量融合,那还好说,两个人所有的力量融合,那实在是异想天开了,可是他们一阴一阳,一击达到了足够的契合度了,所以只能拼上一拼。

慕容紫道:“夕,我们两个人本来就是一体的,用你所有的力量和我所有的力量,爆发出致命的一击,不然我们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

他们杀不了神君,绝对杀不了,最终慕容紫唯一的想法就是,当初灭掉了魔君的融合招数。

一个白影飘然而下,“咳咳咳——”神君的此时喷着鲜血,傲然的站立在了那里,这个时候慕容紫反而没有进攻了,而是道:“小白,小银,给我挡住。”

也因为这一个缝隙,化为了两道旋风,此时天空之中交战的三个身影,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神君挥了挥手道:“没有成长起来的神圣银龙,不足为据。”他只是一挥手,小银那庞大的身体就直接被拍飞了,完全不能攻击。

“轰——”的一声巨响,神君身上庞大的力量被她给震开了,神君穷追不舍,这个时候一道银色的巨龙挡住了神君的去路。

神君笑道:“继续!”他的身影,也在一瞬间变成了无数个虚影,迎上了慕容紫,而天魔夕紧接着攻击而去。

火光奔腾而出,此时的她已经可以完全的控制魔焰,而不是魔焰控制她,身形化为了无数道虚影,只有一个目的,打败神君。

神君的战斗,越发的失去理智了,而他们也部署要了。

慕容紫发现,越打。她发现神君好像开始什么都不顾了,不顾自己的生死,这是何等的可怕!

“呵呵呵!很不错。”

慕容紫和天魔夕急忙的后退,一阵闷哼声传来,他们跟神君的实力,还是有差距的,那一道差距说不清道不明,可是那样的差距,却让他们完全处于劣势。

神君依旧那般飘渺,好像随时都可以消失了一般,捉摸不透,,下一刻他挥手,强大的力量向着他们冲来。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天神界都震动了一下,这是站在这个三界巅峰的三位强者的战斗。

三个人的战斗,碰撞,宛若一个个形成爆炸一般,整个蓝海胡的水域,因为天魔的战斗,变得越来越宽广了起来。

此时的他完全凭尽了全力,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要活下去。

神君上一次完全没有使出权全力,只是为了试验一下天魔在自爆之下能不能活下来,一个十足十的疯子。

说完,神君已经出手了,他的武器,是一把银白色的长刀,而慕容紫和天魔夕两个热也冲了上去,极为激烈的撞在了一起。

神君放下了钓竿,转过身来,站了起来道:“这一次,我没有什么阴谋,不是你们杀了我,就是我杀了你们。”

蓝海湖之边,一个白色身影坐在那里垂钓,而一个白色,一个紫色的身影走来,慕容紫开口道:“神君,我们来了,你有什么阴谋诡计,就使出来吧!”

慕容紫和天魔夕在想办法,然儿面对那样的一个人,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够咬着牙去拼而已。

生个天界,就落入了一生的手中,一生一脸的哀怨,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那么一个恐怖的人活着,在暗处,以后他们也别想过上安定的日子了,所以就算知道有风险,也要去冒。

蓝海湖之战,会不会是另外一个陷阱,不管如何?先要恢复实力再说,而那里,是陷阱也要去。

傲雪沉声道:“他已经有能力,修炼出一个与他实体一模一样的分身了,这一次爆炸的只是一个分身而已,而他的本体,还活着。”

“什么?”一生问道。

慕容紫不了解神君,那个人的心思太过于诡异了,于是她便询问了紫翊和傲雪他们,他们一脸的沉静,然后说道:“难道他……难道他已经。”

劫后余生,慕容紫想起了神君的话,那么一次爆咋都没有事情,怎么可能?可是哪句话,也不一定有假?

“紫儿……”紫翊突然间扑了过去,看向了慕容紫,看到了他相安无事终于放心了。

“然你担心了。”

一切都平静了下来,慕容紫和天魔夕从空间里出来,便看到三个人在废墟之中罩着什么?那一个紫衣的女子此时的眼睛都哭肿了,慕容紫开口道:“母亲,我没事。”

可是升级之后的空间,被鸿蒙紫气包裹着,在恐怖的伤害都不会有事。

要是慕容紫的空间没有升级,即使这一次他们两个人躲到空间里,在这么恐怖的自爆之中,恐怕也难逃魂飞魄散了。

傲雪道:“我失策了,神君自爆,他们恐怕凶多吉少了。”

他们几个人急忙的飞了过去,便看到了被夷为平地的天神之城,此时紫翊的眼泪就像是掉线的珠子一般落下。“紫儿,我的紫儿……”她的女儿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一次,为何……为何……

被傲雪封锁的雪山的屏障,这一刻也碎裂了,此时傲雪,一生,紫翊也愣住了,刚才那么强大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慕容紫迅速的拉着天魔夕躲到了空间之中,一道极为恐怖的声音响起,一瞬间成个天神之城,被夷为平地,可见这一次的自爆是有多么的恐怖。

“爆——”神君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突然间他全身所有的灵力都变得恐怖无比,慕容紫道:“他这是要自爆。”

“如果这一次,你们还能够死里逃生的话,去蓝海湖,与我一战吧!”

等到神君被他们两个人逼到绝路的时候,神君笑道:“呵呵呵!能够如此中伤我,你们两个人真的很不错。”

此时的慕容紫和天魔夕两个人一联手,整个三界之内,恐怕没有敌手,即使是神君也是,神君在慕容紫和天魔夕的攻击之下,身上已经出现了不少的伤痕,显然应对天魔很吃力,慕容紫看着这个神君,有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

慕容紫和天魔夕发现,这个神君的实力跟魔神差不多,他们两个想要杀了他,其实不难,可是为何面对他们两个人的进攻,神君还能够如此坦然。

神君飘然的迎战,笑道:“呵呵呵!你们的实力提高了很多,难怪能够杀了魔神,真的很不错。”

“动手吧!”他的话刚落下,慕容紫和天魔夕当然毫不迟疑的动手,这个神君太厉害,太诡异,不除掉他,那么到时候死的就是他们两个人。

慕容紫和天魔夕微微一愣,“神君,你竟然知道我们要来,你在等我们?”

这个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他看向慕容紫和天墨夕道:“你们两个,终于来了。”

在慕容紫休养生息了之后,便秘密的前往天神界,此时神宫之中,竟然空无一人,诡异不已。

“只能等吗?我这个做母亲的什么都做不到。”紫翊捂着脸说道。

“这一场战斗,是属于他们的,我们只能安静的等,我们做不到的事情,也许他们能够做到。”

傲雪道:“神君想要活着,当然会无用而不及,你会成为他们的拖累。”

“傲雪,你……”

紫翊在得知消息的时候满脸的欣喜,可是下一刻他就被一个雪色的身影给拉着,雪山全面封闭!即使是神君,也不得入内!

可是他们两个人能够打败魔神,他当然是不能马贸然出手的,只能够先观望。

“怎么可能?”当神君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感觉到不可思议,那两个人竟然还活着,死里逃生,天大的变数。

其实天魔夕真的不想接下天魔界,奈何整个天魔界的皇室血脉,就只有他一个人。

天魔界的臣民,当然没话说了,夕殿下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那晚上的大战,是夕殿下在阻止魔神大人,是夕殿下救了他们。

天魔夕发出了公告,说魔神练功失败,所以才造成了这样的恐慌,如今魔神已经冷静下来了,准备闭关修养,把天魔界交给了他们。

天魔界的人逃离了噩耗,他们两个人并不急着去找神君报仇,毕竟神君是一个比魔神还要恐怖的角色,先稳定天魔界,把天魔界掌控在手,那么即使与整个天神界为敌,他们也是有底气的。

慕容紫点了点头,即使魔神的所作所为,最该魂飞魄散,可是神魔刚开始降临在这个世间,最巅峰的存在,不懂感情,也是他们的悲伤。

天魔暮拿出了一个瓶子,把魔神逃出去的灵魂抓回来,交给了慕容紫说道:“洗掉他的记忆,让他去尝试一下真正的人间感情。”

一道银色的电光,划破了虚空,直接把魔神的头颅给砍下来了,这一场天魔界的浩劫,也慢慢的停下来了。

“轰轰轰——”整个魔宫,倒塌了无数的宫殿。

“轰——”的一声剧烈的爆咋声响起,慕容紫和天魔夕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轰向了墨神。

“主人,快点,我快撑不住了,魔神的力量,好恐怖!”要不是它吸收了光明神的力量,此时恐怕也是束手无策。

他的心口,被银剑贯穿,一只手臂,已经被慕容紫的魔焰给焚烧了,可是如此重伤,依旧要不了魔神的性命。

可是当天边的银光越来越亮的时候,他突然间发现他根本就挡不住这两道攻击了,他急忙的后退,怒骂道:“该死的银龙,竟然在这个时候搅局。”

魔神道:“就凭你们,也想要杀我,痴心妄想。”

天魔夕的剑化为了无数道寒光冲向了墨神,在黑夜之中划过了一道璀璨的光芒,而慕容紫的火焰也呼啸而去。

“主人我帮你。”此时银光大盛,驱散了黑暗,让魔神吸收的力量少了一些,此时的魔神完全没有一点理智了,只是一个恐怖的杀戮机器。

慕容紫的身上,燃烧着暗紫色的火焰,面对魔神那恐怖的威压,火龙呼啸而去,这个时候又一道龙吟声响起,一条庞大的银龙出现在空中。它嘟囔着。“魔神**,真的是疯了。”

一定要胜!这一场战斗,不能输!

可是慕容紫和天魔夕两个人却在疯狂的战斗,超越自己的极限,使出自己最强悍的力量去与之战斗,必须阻止魔神。

施展了天魔**的魔神,好像拥有无人能够匹敌的实力,黑暗到了极点,恐怖到了极点的实力,即使此时的慕容紫和天魔夕两个人人一起联手,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们必须阻止他。”天魔夕已经迅速的冲了上去,魔神**一旦开启,那么只有杀了施法者才可以,不然的话,整个天魔界就完了。

天魔夕回道:“魔神**就是以整个天魔界的魔族作为祭品,提高自己的实力,是一种极为疯狂的功法,也只有魔神有这个实力。”

“魔神**?”慕容紫一愣。

此时魔神的双眸,漆黑如墨,气势越来越强,天魔夕此时愣住了。“魔神**,他竟然动用了魔神**,实在是。”

因为他们感觉到自己的魔气,生命力,完全被抽干了。

一阵狂风大作,他的一身黑衣飘扬,整个天魔界都陷入了黑暗之中,“轰——”一道划破天际的雷声响起,好像要毁天灭地一般,整个天魔界的魔族开始恐慌。

魔神狂笑道:“啊哈哈!看来这一次,必定死战了,我不会输,我是魔神,我神来就注定是魔神,怎么可能会书。”

慕容紫从另外一侧进攻,以前的实力她比之天魔夕还是要差上一些的,可是登临了药之尊者的地步,她此时的实力完全与之天魔夕持平,面对两个这样的高手围攻,魔神腹背受敌,越发的艰难。

那最后一卷,不但是为了快乐而已,而且那般可以同时提高两个人的实力,相辅相成,其实他们现在,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到底是多少。

银光一闪,带着铺天盖地的压力,杀向了天魔夕,墨神此时躲避这一招,不可思议的说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强到这样的地步。”

天魔夕抽出了他的魔剑银魂,而慕容紫魔剑在手,这一次绝对不能战败了。

天魔夕冷漠的说道:“那么如此,今日我们也只能够死战了。”

魔神呵呵的一笑,“上一次你们能够战胜我,乃是侥幸而已,这一次,你真的以为你还可能战胜的了我吗?”

天魔夕眼底也闪过了一丝复杂的光芒道:“父皇,你如果想要一个痛快的话,自己动手吧!”

慕容紫笑道:“是啊!魔神,我还活着,所以第一个来杀你。”

当初那一战,让他损失了一个得力住手,同时也让他重伤休养了三年,明明神君说这两个人已经死了,掉入了天之渊,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活着。

墨神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一男一女,不就是他的儿子还有儿媳妇吗》“你们……你们……竟然还活着。”

可是这个时候,魔宫之中却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一切的障碍全部都除掉了,接下来只剩下暗魔之力的传承者,此时的魔神正在策划者打开去地魔界的通道,猎杀暗魔的继承者。

三年之中,魔神的伤势已经大好,而夕殿下跟他的新婚妻子消失了。

“先去魔宫吧!”他们两个人的身影,宛若闪电一般的去了魔城,此时他们才发现,他们待在紫气鸿蒙空间里,待了三年。

慕容紫道:“魔神,神君,一个都别想跑。”

天魔两个人出现,到的正好是天之渊的边际,只差一步,他们就又要掉下去了,他们如今,当然是来寻仇的。

天魔夕抱着慕容紫道:“小紫!我们出去吧!”

整个紫气鸿蒙空间被收入了她的幽溟双镯之中,此时的幽溟双镯,被这天地造化之力改变了,焕然一行,她感觉恐怕就算是天道,也无法毁掉她的空间了。

经过天魔夕的努力协作,慕容紫终于走过了那一步,紫气忽然天城,慕容紫站在了紫气鸿蒙空间之中,突然间一挥手道:“收!”

而慕容紫感觉到自己熟悉了最后一卷了,以后恐怕会很性福,可是也会很遭殃的。

这般神仙般的日子,要是一直待在这里也好,可是他知道小紫是有牵挂的,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

为了能够出去,为了让慕容紫的药之道修炼到了巅峰。天魔夕真的很努力,奉献自己的身体。

当慕容紫疲惫不堪的醒来之后,跟天魔夕说了这事情,天魔夕笑的妖孽无比,看来为夫要好好尽力才对。

这一些,竟然比一生的那些雕像还要好,天地万物,阴阳相生,它看尽了世间百态,创造出来的东西,当然也是精华之中的精华。

更加让慕容紫吐血的是,至尊药典的最后一卷,药尊之卷,竟然全部都是春宫图,想要到达至尊,必须每一个都练到极点放可成为药尊。

想到前几次的升级,一切都都想得通了,原来是如此!

就在那一刻,慕容紫总算明白了阴与阳之融合是什么了,原来便是男女之爱!

“唔——”很快,慕容紫的双唇已经被堵住了,天魔夕笑道:“小紫不要急,为夫会教你的,慢慢的教你。”

慕容紫微微一怔,“很简单,怎么个简单发?”

慕容紫把至尊药典的事情说了一遍,闻言天魔夕笑道:“阴与阳之融合,其实很简单。”

天魔夕说道:“这一个地方,夺天地之造化,是一个非凡之地,想要出去,自由缘法,可是却不在在何处?”

“我们该怎么出去?”慕容紫问道,这里虽然很好,可是外面还有太多时期了,不可能永远待在这里。

天魔夕的身体恢复的很快,而且因为这里紫气的作用,实力竟然飙升了,此时对上魔神全盛时期,打个平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接下来慕容紫只是专心的给天魔夕恢复身体,由她这个只差一步就成为药之尊者的要是来调理他的身体,他要是不好的快,那么就没有天理了。

“还活着,正好!”天魔夕紧紧的抱着慕容紫,再一次沉睡了下去。

天魔夕死死的抓着慕容紫道:“那一招曾经的完全形态,让我的兄长魂飞魄散,我以为我中了这一招也会死了,却没有想到……”

慕容紫道:“夕,你当然还活着,你忘记了我是什么人了?”

天魔夕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道:“我还活着。”

可是,什么叫做融合阴与阳?慕容紫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只能精心的调养天魔夕的身体,等夕醒来再说。

而要登上至尊之位,那么就要融合阴与阳,到时候她可以炼化紫气鸿蒙空间放入至尊药典之中,离开这个地方?

至尊要点那般神奇的东西,已经不是人,不是神能够创造的出来的,就算是一生也不可能,至尊要点是应运而生,得天地之力而形成的一部药典。

这真的是一个好地方啊!慕容紫叹道,等到她修炼到高阶圆满的时候,突然间脑海之中闪过了一系列的事情,原来,这个空间,名为鸿蒙空间,乃是缔造至尊药典的地方。

而天魔夕的身体,也在慢慢的好转,有着苏醒的迹象。

慕容紫不知道在这里面修炼了多久,每天为天魔夕疗伤,而后修炼,她的实力,从第十层的初阶,到了中阶,然后到达了高阶。

她已经瞪大了眼睛,来不及思考什么,快点修炼,这么一个好地方,正是一个很好修炼的地方。

慕容紫打量着这个空间,紫气环绕,可是却有不少灵药,那些灵药都是她想都不敢想的灵药。

此时的慕容紫也只能稳定伤情而已,不能够让天魔夕醒过来,必须快点把第十层给修炼圆满了,慕容紫暗想道。

神君一招出手那么绝对是必杀的,可是他却忽视了慕容紫这个医术,慕容紫是至尊药典的继承人,即使一生都救不了的伤势,可是慕容紫却能够救得了。

不过无论这是哪里,还活着那么就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她急忙的输送药灵力给慕容希治疗,终于稳定了病情。

“唔——”慕容紫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都是一个紫色的空间,完全愣住了,这是哪里?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慕容紫和天魔夕,此时被火光包围着,没有掉入道天之渊下,而是被拉入了一个神奇的空间之中。

傲雪也看了看,风雪越来越大,最终他的身形也消失不见了。

神君摇了摇头道:“不,我很失望。”他的身影,在瞬间消失了!

他看向神君道:“你如今,满意了。”

突然间整个天魔劫飘起了一层飘雪,一个白影站在了天之崖的边际道:“我还是来迟了吗?”

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每个人都有些魂不附体。

一道绚烂的火光,冲向了天际,在地魔界的众人,此时惊得惊得一身的冷汗,小紫……

此时的天魔夕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慕容紫带着他跳到了天之渊之中,无尽的坠落之中,慕容紫有些怅然,月,九影,澜斯,楚凌风,凤羽,冰枭,紫落,弑魂,灭魄,对不起!我好像要食言了。

慕容紫抱着天魔夕道:“夕,我们同生共死。”

慕容紫也笑道:“我也不想被你这杀掉,所以不需要你给我选择。”

“我的手上,不想染上亲人的鲜血。”神君淡然的说道。

“这是当然,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早就跳下去,而是被我杀了。”

“你早就猜到了我会逃到这里。”慕容紫的是手心冒着冷汗,神君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对手,当初他能够骗的了他,恐怕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傲雪吧!

神君道:“竟然这么快就到了天之渊了。”

可是当慕容紫没有走多久,就到达了绝境了,慕容紫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深渊,这是天之渊,要是从这里掉下去,绝对没有任何存活的可能。

慕容紫御风而行,可是他感觉到神君在迅速的靠近,当慕容紫想要躲进空间里的时候,却感觉到一股神念锁定在她的身上,恐怕她真的躲进去的话,到时候她会连同镯子被神君给摧毁掉。

此时他全身无法动弹,只能希望着那个小丫头,能过逃脱这一劫吧!、

一生笑道:“啊哈哈!你是舍不得我这个神级炼药师吧!少给我假惺惺的。”

神君冷冷的说道:“一生,这是最后一一次机会,你别来碍事,要不是当初的兄弟越来越少,本君感觉到孤独,你真的认为我舍不得杀你吗?”

听到这话,慕容紫完全顾不得那么多了,带着慕容紫狂跑了起来,磅礴的力量紧紧的追随着他们,怎么跑都跑不掉。

“小紫儿,你要相信自己,一定要相信你能……”

这个时候,一阵狂风突然间席卷而来,一生吼道:“快跑,你们两个,快点离开。”

“不要……不要……”天魔夕颤抖的抓住了慕容紫,没有想到神君那般的恐怖,早多躲起来伺机而动,天魔界的战斗,天神界从来都不参与,可是神君竟然完全不顾的前来了,那么目的就是想要杀了天魔。

“没有想到,你竟然是紫翊跟那个人类的孩子。”神君死死地饿盯着慕容紫。“血脉不纯正的孩子,竟然有这等天赋,真是可怕啊!天魔夕活不了多久了,你跟着他一起死吧!那样不需要我动手,就像是那孩子一样。”

慕容紫瞳孔猛然一缩,看向了来人,愤怒无比的说道:“神君,神君……”

此时神君的受伤提着的是一个上横累累的人,神君看着倒在了慕容紫怀中的天魔夕道:“一生,你看到的吧!一切都是注定的,跟我为敌,欺骗我,是没有好下场的!”

就在慕容紫要挥动魔剑杀掉魔神的时候,突然间一道白光冲了过来,天魔夕急忙的推开了慕容紫,“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惨白。

魔神这个人心思深沉无比,留着他恐怕就是一个祸害,弑父的名头真的很不好,可是她来杀!

慕容紫笑道:“夕她不杀,我来杀不久成了,反正你不是我的父亲。”

魔神愤怒的道:“我可是你父皇,你难道要弑父吗?你这个孽障!”

天魔夕叹气道:“父皇,你输了。”

即使此时魔神的气息他们十分微弱的感觉,可是他们可不敢掉以轻心,一切都要小心,当他们靠近了魔神的时候,魔神依旧无力反击。

天魔夕急忙的把慕容紫扶了起来道:“小紫,我们赢了,我们去看看他。”

“轰——”可是魔神此时,也并不好受。

慕容紫和天魔夕的身影齐齐的被震飞。“噗——”此时魔神这一击,完全把他们给他的全部都逃回来了。

“可惜我不会给你们一万年的时间了,去死吧!全部都去死吧!”魔神的力量在瞬间变得狂暴了起来。

魔神狰狞的说道:“无知的小儿,你们最终还是爱年轻了,想要跟我斗,再修炼一万年吧!”

慕容紫和天魔夕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就算是魔神此时也招架不住了。魔剑挥动,慕容紫和天魔夕两个人越战越勇。

这一边解决了,慕容紫当然就杀向了魔神那一边,魔焰毫不客气的杀了过去,七种灵力在瞬间发动了起来,此时的魔神瞪大了眼睛。“七种元素,你竟然掌握了七种,你比她更加的可怕!”

幽邪道:“主人,我要回去消化消化,吃下这个,我的实力会暴涨的很厉害的。”

幽邪那放大的花朵展开,直接把毒魔给吞下去了,“啊——”毒魔一声惨加,最后消失了。

她上一次差点吃了大亏,这一次绝对不会,慕容紫拍了拍手道:“出手!”

“呵呵呵!既然我败了,那么就一起死吧!只要你死了,夕殿下恐怕也完了。”毒魔想要自爆,慕容紫无语了,为何这些打不过,都准备自爆啊!

漫天的毒网,把毒魔逼到了死地了,此时他已经没有一点挣扎的力气了,奄奄一息的看向慕容紫道:“没有想到,这时间竟然还有人的用毒能耐比我高,就算是一生,就算是他都不能,可是你这个小丫头……”

一朵小花,飞了出去,它笑道:“啊哈哈!终于轮到本大爷出场了。”

慕容紫也对毒魔布下了致命的毒网,最终拿出来了杀手锏。“幽邪,坐镇阵眼……”

“知道又如何?今天败的绝对是你。”天魔夕冷声道。

“啊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们两个人真的是好的很啊!不但把我骗的团团转,神君也被骗的很惨,原来你会急着大婚,原来你们早就有了勾结了,原来如此。”

他们的分身消失,记忆消失,不过只要当事人对她有重大的刺激,他们显然能够想起来了,此时毒魔和魔神也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起来了。

“他是那一个人类。”此时魔神也暴怒无比,当初自己被一个人类所杀,那是他迄今为止最侮辱的一次。

而慕容紫这一边,走的是无声的毒,此时的毒魔,已经江郎才尽了,在一次次垂死挣扎的时候,他眼中迸发出了一阵光芒道:“是你,你是那一个杀了我的人类。”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很久,一阵阵震天动地的声音传来,弄得天崩地裂。

慕容紫想要快点解决掉毒魔去帮助夕打败魔神,可是毒魔对人处处受制于i,慕容紫,可是绝对是属于蟑螂的,打不死,很难残。

全身的魔气暴涨了起来,想要把天魔夕给碎尸万段,而天魔夕依旧从容已对,得手了一次之后,那么接下来的战斗会轻松许多。

魔神的脸狰狞无比的说道:“天魔夕,你竟然敢伤我,你竟然敢伤我》

他的得力助手如今竟然被一个小丫头追着跑,就因为这一份神,他的一出知名的地方,便中了天魔夕的一剑。

因为毒魔这一边的惨状,让魔神有些分神,他也弄不清楚,毒魔那一边到底是除了什么状况了,可是一看,更加的惊讶。

对上慕容紫,毒魔就好像是对上了天敌一般,越打就越是憋屈无比,问了无数个为什么?可是慕容紫根本就懒得搭理他。继续下毒,继续放火,机修砍人。

“……”

“我的毒怎么对你没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啊啊+——你用的到底是什么毒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初只是灭掉了她的一个分身,今天她一定要好不留手的把毒墨的本尊给灭掉。

慕容紫抢先出手,绝对毫不含糊,所有的剧毒早就在准备来天魔界就准备好了,他也瞄准了这个毒魔很久了。

慕容紫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哦!毒术吗?这个,其实我也很擅长的!”

毒墨狰狞的说道:“小小丫头,大言不惭,你的实力虽然是神君巅峰,可是你别忘了,本大人可是擅长毒术。”

慕容紫淡淡的说道:“也许你这一辈子,也不可能知道真相。”

“你……这怎么可能……你竟然把神君都给骗了,还是说神君坑害了我们。”毒魔怒道。

本来只是神皇阶实力的慕容紫,这一刻竟然也成为了神君巅峰,大婚的这些日子,她也没有落下修炼,而且夕也帮助她恢复了,如今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巅峰的状态。

魔神出手,却不能亲手杀了天魔夕,所以毒魔准备前去帮忙,可是当他押冲过去的时候,却被一个紫色的身影给挡住了。“毒魔,你的对手是我。”

“你今天大逆不道的赶出逆谋之事,那么今天也别怪我心狠手辣了。”魔神第一个出手,自己的实力跟天魔夕,只有一线之隔而已,要是自己不先发制人,恐怕到时候他要付出的代价也不少。

魔神的眼神闪了闪说道:“天魔夕,你在说什么?天魔暮是因为一个女人而死,杀他的人是神君,跟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可以,他和大哥就应该成为没有一点天赋的人,这样大哥也许可以好好的活下来。

“父皇,我一直想要一个真相,可是这个真相的意义不太大,我只想问,当初大哥的死,是不是与你有关?”他们当初太傻。一直认为自己优秀,能够让父皇开心,却没有想到到头来,却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而且那要杀他们的人,还是自己的父亲。

“你也迫不急的想要找死了,不是吗?”魔神冷声道。

慕容紫和天魔夕走了出去,天魔夕看向了魔神道:“父皇,你终于来了?”

最终的决战终于要拉响了,魔神亲自到来,可谓是给了他们天大的面子。

他们父子两的战斗拉响,慕容紫没有直接参战,而是负责治疗,而她也知道直接的敌人是谁,可是她的敌人还没有来。

质疑声不少,不过这样的战斗,不是平民能够参与的,这一场战斗,无论谁的理由是对是错,只要胜利,才是真理。

“……”

“对啊对啊!夕殿下这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是不是陛下弄错了。”

夕殿下谋反了,那般盛世的大婚之后竟然就开始谋反了,有没有搞错。

养精蓄锐,就为了这么一战,他为了问出一个理由,为了保护自己的爱人,这一次只能胜利,不能输。

天魔夕吧慕容紫带到了自己的根据地,这是属于他自己的大本营,天魔夕道:“马上魔神的人就要杀过来了,全部给我待命。”

“给我追,马上派人,追杀这两个人。”

毒魔道:“恐怕,九公主喜欢上了天魔夕了吧!”

“还有那一个九公主,是怎么回事?”

毒魔也纳闷了,然后找了一个理由道:“恐怕是一生发现的。”也只有如此,除了一生谁能够化解那样的毒。

“你到底是怎么做事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在魔宫之中,不宜久留,天魔夕和慕容紫两个人闯出去,无人能够挡得住,毒魔知道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愤怒无比。

天魔夕为慕容紫船上了衣服道:“这个宫殿,是属于我的,可是魔宫却不是属于我的,小紫我们走。”

可是那毒早就被他化解了,此时夕也好好的,那么此刻,真的的与魔神撕破脸皮了。

“为何要怕。你有见到过我慕容紫怕过吗?”毒魔可是给她下了毒药的,要是天魔真正的洞房花烛夜的话,那么夕是必死无疑的。

天魔夕开口道:“接下来的事情,你怕吗?”

慕容紫也紧紧的抱着她,笑道:“是啊!幸好!”

“我们魔族,天生无情,除了生死的蹉跎,恐怕都无法唤醒这份感情,可是那时恐怕一切都晚了,幸好……幸好……”天魔夕紧紧的抱着慕容紫,他心中满是庆幸,幸好她重新活过来了。

“其实直到那一刻,我依旧不知道什么叫做是爱!父亲从来没有教过我,而我的兄长,他恐怕到死才知道,而卧与他也很相似,直到你死了,我才知道?当曙光消失,感觉到活下来都没有一点意义了,即使有身体都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我占据的是别人的身体,无法给你幸福,我被一个巅峰的强者的父亲追杀,不知道还能苦苦挣扎活多久,我当初想我们的相遇就是一种错误,可是我依旧不甘心,所以吧一只镯子送给了你,代表我的思念。”

“你越是成长,越是如此,光芒无法掩饰,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到你会有一天通知我,你要结婚了。”想到这他的脸色有些痛苦。

天魔夕继续说道:“虽然每一次跟你相处的时间极短,而且都只是教你习武而已,却不知道每却越来越发现,你跟我见过的其他女子不一样。”

慕容紫微微一怔,夕把他当做曙光,那个时候她也是那般的绝望无助,是他帮助了他,何尝不是曙光。

“当在那个雨天遇到了小小的你,你跟我完全不同,我被自己的父亲锁不容,可是你却珍惜自己的父爱,为了给自己的父亲报仇,明明那么的虚弱,却那般的坚毅。那个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一抹曙光。”

慕容紫的这一句话一问,甚至勾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回忆,他道:“我失去了兄长,最后被自己的父亲追杀,身体保不住,灵魂游离在这世间,找到了一个寄宿体,那个时候我的人生,一片黑暗,没有光明。”

慕容紫靠在他身上道:“夕!现在我们都是夫妻了,那么你告诉我,你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第二天早上,天魔夕看着怀里的人醒来了,抱着她笑道:“小紫,你醒了。:

可是,最终某个人还是食言了,因为在慕容紫没有力气的时候,他再也无法乖乖的等着被临幸,开始反攻了起来,结果导致了慕容紫疲惫不已。

慕容紫冷哼道:“现在想逃,已经晚了。”接下俩完全适应了下来,红烛妖冶,分外的妖娆。

“小紫,很疼吗?疼的话,那我们……”

突然间,慕容紫感觉到一怔剧痛,死死的咬着慕容紫的肩膀,她忘记了,忘记了她的身体复原了,导致竟然比第一次还痛。

慕容紫笑道:“嗯!好了!”

“小紫……”此时的他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声音暗哑无比。

慕容紫急忙的找回了主动权,按住了他的唇瓣笑道:“夕!如此的不信守承诺可是不好。”

“很不错!”一杯酒倒下,每一个地方,都被他给啃咬了一番,最终忘记了自己的承诺,准备开吃。

接下来,另外一杯酒,倒在了天魔夕的身上,“那样喝太没趣了,这样如何?”等到慕容紫解决了天魔夕的时候,此时天魔夕也开始反攻了。

不行,慕容紫端起了两杯酒过来,一杯交给了天魔夕道:“好好端着。”

桌上的交杯酒,还没有动,这个时候,哪还顾得上和交杯酒,天魔夕道:“要不我们做完再喝?”

慕容紫道:“我们好像没有喝交杯酒呢!”

“小紫……”一双湛蓝色的眸子,此时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带着一种期盼,看着慕容紫。

慕容紫看着眼前可口的食物,开始慢慢的吞之入腹,天魔夕许下了那样的承诺,可是真正的落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就觉得特别的难受。

“小紫,这下没有不长眼的人打扰我了。”

接下来,天魔夕再下了一道命令,不准任何人靠近。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

“给我灭掉!”天魔夕冷酷的说道,暗中的侍卫便冰冷的杀了出来,一生惨叫道:“天魔夕,你真的是不识好人心,我本来以为你什么都不懂,人家来指导你洞房的,你竟然要杀我,啊啊啊!”

“喷喷喷……原来如此,原来夕殿下你竟然是下面的一个。“

天魔夕笑道:“好的,我的女王,你要如何,就随便你,今天我的身体,只是你的大婚礼物。”

“还不够,还有最后一步呢!”慕容紫直接把天魔夕给拉住,压到了床上,笑道:“今天可是你说的,你说你要把你送给我,那么今天,我来。”

终于喝完酒了,天魔夕带着一身的酒味,回到了洞房之中,他一步一步的走进,然后揭开了慕容紫的盖头,抱住了慕容紫道:“你成为我的妻子了,真好。”

他拍了拍天魔夕的肩膀道:“小子,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

雪神宛若来一般,一样梦幻般的消失了,直接灌下了一壶酒道:“命!我不信。”

他摇了摇头,“罢了,终究是我执念了。”

雪神缓缓的喝下去道:“其实有些事情,不一定你说了就算。”

天魔夕道:“我天魔夕,不会重蹈覆辙。”说完一口气把酒完全给喝掉了。

傲雪拿起了酒杯道:“我今天来此,是需要一个承诺。”

天魔夕从容的走了过去,端起了一杯酒道:“雪神……”

“……”

“他竟然也来了。”

众人看着那孤傲清冷的声音道:“这是雪神傲雪。”

落雪飘零,一个白色的身影若隐若现,突然间两个杯子出现在了空中,一把白雪酒壶倒上了两杯酒。

众人醉醺醺的道:“怎么会有雪。”

这喜酒,不准运用逼,只能死死的喝,所幸天魔夕的酒量好,所有的人都醉成了一团,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一阵冰冷,突然间一阵飘雪袭来。

在一生的恶意的唆使之下,不少人开始围攻天魔夕,给他灌酒,

虽然他恨不得现在就来洞房,可是一群可人还晾在外面呢!为了这一次婚礼隆重,整个上界的人请来不少,还有自己的不下,势必要招待一下的。

把慕容紫送到了洞房之后,天魔夕在慕容紫的耳边说道:“小紫,等我……:

“看我今天,不把你给灌醉,让你不能洞房,到头我……嘿嘿……”一生在自我陶醉着,猛然紫翊公主就一个冷眼过去,他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一生怒骂道:“真的是一个不知礼数的小子,都不会来给我们这些长辈们请安,完全把我们当空气了,岂有此理!”

慕容紫嫣然一笑。“很好,正合我意,夕非常的可口。”天魔夕把慕容紫抱到了怀中,这一次可没有慢慢的走下来,而是在刹那间消失在了祭魔神殿的祭天台。

想到那一次,他的心就忍不住抽搐,然后道:“把我自己送给你,好不好。”

慕容紫道:“我记得上一次我大婚的时候,你送给了我一个镯子,那么这一次大婚,夕你要送给我什么呢!”

天魔夕微微皱眉道:“小紫,怎么了?”

就在天魔夕要抱着慕容紫迅速的送入洞房的时候,慕容紫突然间开口道:“慢着……”

众人叹息,两个人,真的是厉害霸道,司仪再一次喊道:“送入洞房。”

慕容紫也道:“我也不信天,我只相信我自己,我们拥有一辈子的时间,去证明一切,无数对天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