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845 字 1个月前

“哦?为什么会说我是卖魔药的?”萨拉查也不着急的跑过去给安斯艾尔灌解酒剂了,看着格兰芬多,问着刚才格兰芬多下的判定。

格兰芬多干脆的把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贴在画像上,小手指一边点戳着封印着自己的画像,一边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说着:“喂喂,还说不是卖魔药的,这满柜子的魔药,什么样的都有了吧!”

萨拉查听了这句话,直接的给了格兰芬多一个白眼球,拿着解酒剂朝着卧室里走去:“白痴妖孽歪传全文阅读!”

被萨拉查鄙视的格兰芬多,欲哭无泪。喂喂,不是他没见识啊喂,是他真的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魔药啊!!就连在专门卖魔药的店铺里,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魔药啊!!萨拉查,你一定是给你的柜子施了空间扩展咒了吧,不然,一打开柜子怎么会出现那么多的魔药!!!

回到卧室,萨拉查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将解酒剂灌进了安斯艾尔的肚子里。至于……是什么样的特殊的方式,咳咳,你们都懂了……

正当萨拉查将安斯艾尔的所有的一切都给弄好了之后,萨拉查也准备收拾一下准备入眠了,办公室的门……又这么的被敲响了。

伴随着格兰芬多在那边的一声声的贼笑,萨拉查一记眼刀扔了过去:“闭嘴,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赶紧的闭上嘴巴,只是,脸上委委屈屈的看着萨拉查然后自己的小心的藏了起来。该死的,谁知道现在来的又是谁,这大半夜的不睡觉,一个个的都攒什么门!

萨拉查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两个格兰芬多,心里不由得产生了惊讶的情绪。不过,惊讶归惊讶,萨拉查还是很有耐心的将这两位格兰芬多给请了进来。

萨拉查让家养小精灵送上来了两杯果汁:“请坐吧,有什么问题要向我询问吗?”

一头纯正的狮子和一头伪狮子,坐在沙发上都有那么一点点儿的坐立不敢的感觉。听到萨拉查想他们询问,西里斯和卢平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西里斯率先的开口说道:“那个,科因布拉教授,其实,我和莱姆斯是有事情要拜托你……”

看出来了两个小孩子的紧张行为,萨拉查安抚性的对着他们笑了笑:“别紧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卢平还是有一丝紧张的磨蹭了一下,然后开口说着:“那个,科因布拉教授,这么麻烦您,

我心里也有一些的过意不去……但是……”

卢平停顿了一下,继续的说着:“但是,不久之后,其他两所学校的魁地奇选手就要到霍格沃茨来了,而就在那几天里……我有一个小问题,怕……怕惊扰到其他两岁学校的学生……”

在正式比赛的前一天,正好就是月圆之夜,而他……身上还有那个毛茸茸的小问题。一旦有哪个校外,不,或者是校内的学生,出去夜游正好看见的话……那么,他就不只是面临退学的情

况了。

萨拉查没有说话,用动作示意着卢平继续的说着。卢平的那个毛茸茸的小问题,恐怕霍格沃茨的所有教授都十分的清楚了。就算没有邓布利多的事先打招呼,也能观察的出来。

说实话,卢平本事掩饰的水平还没有达到一定的地步。幸亏他分进的是格兰芬多学院,那里面的小狮子们大大咧咧的不太注意,如果分进其他学院里的任何一个学院……估计卢平的这个毛茸茸的小问题已经被发现了。

看着萨拉查的反应,本来还想继续解释自己有什么小问题的卢平,也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没有想好,要怎么样对着萨拉查解释他的小问题的……

“其实……科因布拉教授,我只是向来问问有没有什么魔药能压制住我体内的狼毒,让它在月圆之夜不至于……”卢平停顿了一下,继续的说着,“不至于伤害到别人。”

卢平说完,看着萨拉查沉默着不说话,心里莫名的产生出来了一丝的胆怯。心里,甚至有一些后悔,就这么莽莽撞撞的跑来。

其实,卢平和西里斯只不过是看着今天每个学院里都在庆祝,想趁乱的跑来。这样,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倒是……没将一些事情给想清楚,如果……萨拉查真的不同意的话,那么他们也没有任何的解决方法我姓弗格森全文阅读。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卢平的心里甚至涌上来了想要离开的想法。也就在这个时间,萨拉查突然开口了。

“想要我帮你们不是不可以,但是……”萨拉查微微的一笑,“你们拿什么来进行交换?”

……

目送着两只格兰芬多的小狮子离开,萨拉查也站起身来,准备去睡觉。在墙壁上一直努力的缩小着自己存在感的格兰芬多突然开口了:“萨拉查。”

“什么事?”萨拉查有一些不明白的看了过去,对于格兰芬多这么突然的叫住他,他心也不明白。

“刚才,有一个孩子是狼人?”格兰芬多从刚才的只言片语中听出来了什么,便向萨拉查询问着。

萨拉查挑眉,不明白格兰芬多为什么会问这个:“如你所想。”

“黑魔法生物?那个孩子的学院是格兰芬多?”格兰芬多的眼睛里迅速的划过一丝的厌恶。

格兰芬多的家族象征着光明,在以前可以说是见一个黑魔法生物就杀一个。所以,在当时拥有像卢平这样力量的巫师都在斯莱特林学院。

“怎么?你想把那个孩子从你的学院里驱逐出来?”萨拉查嘲讽的笑着,“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你可别忘记了,当初可就是你的那个充满光明的学生,把霍格沃茨给搅的人仰马翻的。”

说完,萨拉查不在施舍给格兰芬多一个眼神,将自己收拾好就回到卧室搂着安斯艾尔睡觉去了。

在画框里,格兰芬多有些懊恼的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就算是黑魔法生物那又怎么样。反正他已经死掉一千多年了,还在乎这个不错。看吧,现在又将关系给萨拉查闹僵了……

第二天早晨,安斯艾尔的头还有一些晕晕沉沉的醒了过来,看着坐在床边对着他笑的温柔的萨拉查……安斯艾尔突然像是被什么惊吓住了一样,猛的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