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848 字 1个月前

听到格兰芬多的话,安斯艾尔再次的用手戳了一下,才心满意足的不再欺负格兰芬多了:“好了,我要休息了,你也休息一下吧。”

格兰芬多松了口气,歪歪斜斜的靠在画框上,有气无力的样子好像被什么人给揉搓了一番。那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的安斯艾尔又想继续的揉搓。

“我说,萨拉查,你是不是该管管你的这个学生了!”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的格兰芬多,立刻朝着安斯艾尔的饲主告状,“在这么下去,我估计就快被你的这个学生给玩死了!”

原本,格兰芬多告状,这是想让萨拉查给他讨一个公道。哪知道……格兰芬多这么久,还是没有看透萨拉查的内芯到底是怎么样的。

萨拉查端起一杯红茶,喝了一口,看着像是被肆虐过后的格兰芬多,淡淡的说着:“戈德里克,你现在是画像,不会那么容易就被玩死的。”

被萨拉查一口气憋得,吐出闷在心里的老血(伪的),格兰芬多手指发颤的向后倒退着,最终无力的垂头搭脑的坐在了后面的椅子上。

看着格兰芬多的这个样子,安斯艾尔心里突然出现了那么一小纠纠的愧意。蹭到萨拉查的身边,小声地说着:“老师,我们是不是……把格兰芬多教授给欺负的太狠了……”

萨拉查闻言,淡淡的瞥了一眼周围被死气围绕的格兰芬多,揉了一下安斯艾尔的脑袋安抚着:“放心吧,一会儿戈德里克就有自己充满血量在画框里四处的蹦跶了。”

“恩……”虽然看着现在的格兰芬多不像是能恢复成活蹦乱跳的小样,但是从来都很相信萨拉查话的安斯艾尔也没有多想。坐在了萨拉查的身边,抱住萨拉查的胳膊补着觉。因为早起去看卢修斯的比赛,现在的困意又不断的涌了上来。

安斯艾尔这边刚眯上眼睛,卢修斯和伦纳德两个人就相携来到了魔药办公室的门外,很不识相的……就这么伸手敲门。间接地,也直接的把安斯艾尔给敲醒了。

“唔……”安斯艾尔被一阵的敲门声给敲醒了过来,皱着眉头揉了揉眼睛,“是不是卢修斯和伦纳德来了?”

“恩,”萨拉查低头在安斯艾尔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轻声的问着,“要不要先去卧室里去睡一会儿?”

安斯艾尔摇了摇头,现在卢修斯和伦纳德来了,肯定会说一些什么那卦的事情。那么他现在要是去卧室睡觉了,肯定就听不到了!

于是,安斯艾尔坚定的摇头,表示着自己现在不困,不用去卧室里睡觉:“老师,我现在不困了,我去给卢修斯和伦纳德开门!”

和安斯艾尔在一起了这么多年,萨拉查怎么会没有猜到安斯艾尔心里想的小九九。看着安斯艾尔表面上十分的平静,估计心里早就燃起了汹汹的八卦之心了。

卢修斯和伦纳德刚一踏进来,顿时就听到了一阵的哭天号地的声音。这种与平常气氛不相符合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让卢修斯和伦纳德两个人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安斯艾尔赶紧的关上办公室的门,生怕被外面的一些从这里经过的小动物们听到格兰芬多的鬼哭狼嚎。安斯艾尔的嘴角抽搐,果然,不应该同情格兰芬多的。不过,萨拉查说的还真对,不一会儿格兰芬多自己果然就充满了血量一个人在那里哭嚎。

卢修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了一样挂在墙上,哭天抢地的格兰芬多,心里有那么一丝的纠结?虽然,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永远的都不对头。但是,同时都是身为千年前的四大巨头,

卢修斯对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心情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崇拜吧。

只不过……等到了现在,真正的看到了格兰芬多的样子,卢修斯心里的那一丁点儿对格兰芬多学院创始人的崇拜“啪”的一下,崩碎了破坏专家全文阅读。

安斯艾尔瞪了一眼在画框里哭着喊着的格兰芬多,心里的那一丝丝的同情也消失不见了:“格兰芬多教授,闭嘴!如果你想引来霍格沃茨其他的人的话,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你给扔出

去!”

听到安斯艾尔的威胁,格兰芬多立刻闭上了嘴巴。只是泪汪汪的眼睛,无时无刻的不再提醒着别人,刚才他曾经受到过安斯艾尔的威胁。

安斯艾尔看着格兰芬多头疼的揉了揉额头,怎么回事?都欺负了那么长的时间了,怎么这个性格还是跟原来的一模一样。不贵,应该说是,倒是比原来更会气人了!

看着卢修斯沉默的脸,和一张皮笑肉不笑的面孔下藏着的一颗鄙视的心。伦纳德也纠结了,看着格兰芬多心里有一丝的痛楚。

我说,父亲大人,这千年来,你是不是什么都没有学,就学会了跟婴儿一样的撒娇,是不是?!

安斯艾尔关上门,自己就跑到了萨拉查的身边寻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十分认真的看着卢修斯和伦纳德两个人,就像是在认真听课的小学生一样。

对于安斯艾尔的这个眼神,卢修斯和伦纳德原本还有那么一点点儿的不适应。但是,稍微的被安斯艾尔这么的看了一阵儿,那一点儿的不适应也消失了。两个人你说一句,他接一句的,跟着萨拉查汇报着事情。

而安斯艾尔,本来是准备坐在这里听八卦的。但是奈何,脑袋越来越沉,困意也越来越多。卢修斯这边才刚刚的说了一个开头,那边的安斯艾尔就直接的歪倒在了萨拉查的怀里睡着了。

萨拉查小心的调整了一下安斯艾尔的睡姿,继续的听着卢修斯和伦纳德两个人互补的报告。

说到最后,卢修斯皱了下眉头,有一点儿没有想清楚邓布利多的打算:“科因布拉教授,邓布利多校长他的决定,是不是……”

“不用多加的关注,”萨拉查对于邓布利多刚才的那个决定,没有任何的想法。或者是说,对与邓布利多的那个决定,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卢修斯,过几天等所有的比赛结束后,其他两个学校的选手也快来了。虽然,这是第一届三个学校共同联手举办的一次魁地奇,促成这场比赛的原因有很多个。但是,我也并不希望霍格沃茨会输,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