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642 字 1个月前

卢修斯接了过来,看了一眼上面的文字……古代魔文,还是他没学过的那种……果断的看不懂,抛弃了,看向安斯艾尔,寻求安斯艾尔的解释。

安斯艾尔对着卢修斯淡淡的一笑,然后开始着自己的解说大业:“卢修斯,虽然我和老师很相信你的大脑封闭术。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想你还是现在这份契约上签上字。如果有人侵入你的大脑,试图探的跟这有关的消息,会被反侵蚀。如果……是你自己有意或者无意透漏出去的,这份契约会在你即将透漏出去的时候,对你的魔力进行寝室。轻则,魔力消失半个月;重则,一辈子成为哑炮,”说完,安斯艾尔递给卢修斯一支羽毛笔,轻声的问着,“卢修斯,你是签还是不签?”

卢修斯从安斯艾尔手里接过来羽毛笔,淡淡的一笑:“当然要签,这里面的重要性我是清楚的。况且,我也不会将科因布拉教授的事情透漏出去。”

看着卢修斯一手华丽的字体出现在契约上,安斯艾尔补充道:“将自己的血液滴在上面,契约将会结成。”

听到安斯艾尔这句话,原本正抱着安斯艾尔这个大型的人形抱枕,舒舒服服吃着豆腐的萨拉查,不由的跳了一下眉毛。随即淡淡的一笑,不予理会。

等卢修斯签好契约,安斯艾尔收了回来小心的放好。对着卢修斯说着:“卢修斯,今天我就不去礼堂吃饭了,斯莱特林的一些事务就先交给你吧。”

卢修斯看着安斯艾尔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心里无语。突然有些想要反悔的想法,这就是……得着学院首席的权利,将其他的事情推给别人做的恶劣的行为吧……

不过,卢修斯也不敢进行反抗。谁让……安斯艾尔以前的靠山是阿布拉,而现在的靠山更大,直接是萨拉查·斯莱特林阁下本人……他一个小兵还有什么好说的。

卢修斯站起身来,行礼离开。在路径格兰芬多的时候,还知道跟格兰芬多告个别在离开,果然是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在安斯艾尔目前的位置,对于格兰芬多那边还是能够看得清楚的。安斯艾尔在卢修斯离开之后,扬声的说着:“格兰芬多教授,你家柏斯纳德找的这个老公还不错吧,最起码,这是你所认

识的唯一一个对你如此礼貌的马尔福吧?”

格兰芬多在那边冷哼一声不予理会,不过,安斯艾尔说的倒是实话。卢修斯确实是他认识的马尔福里面,对他唯一一个礼貌的马尔福……因为他目前所认识的马尔福,迄今为止,只有安斯

艾尔、阿布拉克萨斯和卢修斯三个人……

不过,这三分之一的机率,能让格兰芬多给碰上,还是蛮幸运的人皇。

格兰芬多的画像一直放在安斯艾尔的宿舍里,还是听不方便的。等伦纳德领着卢修斯见了岳父大人之后,萨拉查就以不方便的名义将格兰芬多的画像转移到了魔药办公室,在格兰芬多的画像上施加了隐蔽咒,让别人来到魔药办公室,也察觉不出格兰芬多的存在。

不管萨拉查将格兰芬多给转移到什么地方去,始终不能阻止安斯艾尔欺负格兰芬多的步伐。因为……格拉芬多的画像一转移了地方,安斯艾尔的窝也随着转移了……反正,萨拉查不会嫌弃

安斯艾尔。

周末,安斯艾尔闲着没事干,缩在萨拉查的办公室里戳着格兰芬多玩:“喂,格兰芬多教授,你说,怎么没有别的画像里面的人来找你窜门玩呢?”

格兰芬多一边躲闪着安斯艾尔的魔爪,一边努力的回想着当时罗伊娜给他制作画像的场面:“大概,当时罗伊娜曾经施了一个魔咒,好像防止我的画像暴漏,不允许任何霍格沃茨画像里的人来找我。同时,也没有任何的画像知道我的存在。”

“哦,原来是这样,”安斯艾尔点了点头,有些泄愤的在格兰芬多的画像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你干嘛不早说,早说的话,我就不用费那么多的脑细胞来想这件事情了。”

格兰芬多瞪眼,直接的将自己的整个身子躲到画像里,只露出来一个头:“我怎么会知道你在想这件事!对了,萨拉查呢?今天不是周末吗?萨拉查跑哪去了。”

在安斯艾尔不失余力使劲的欺负他的时候,格兰芬多就四处的寻找着萨拉查的身影,想让萨拉查把他解救出水火之中。但是,找来找去怎么都没有找到萨拉查的身影,不由得好奇的问着。

格兰芬多不提起萨拉查还好,一提起萨拉查,安斯艾尔的火气立刻的上来:“你还问我!要不是你那个学院出来的变态狮子把萨拉查给叫走了,现在我还缩在床上抱着萨拉查睡觉呢!”

该死的邓布利多,大早晨的就让凤凰来找萨拉查,要不是在以前曾经把那只凤凰差一点儿弄到残废,那只破鸟是不是就直接闯进卧室里来了!!

“话说,你不是在这里挂着的吗,怎么就没有看见那只鸟的出现?”回答了格兰芬多,安斯艾尔突然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那只破鸟明明是在这里把萨拉查给叫走的,怎么这头老狮子还问

他?

“咳咳……”格兰芬多不好意思的笑着,抓着头发看向一旁,“那个……安斯艾尔,你要知道,这画像……也是要睡觉的……”

其实,他当时就是一不小心的给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