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无责任番外 上(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585 字 1个月前

安斯艾尔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幽暗的光线、壁炉里闪烁的火光,为周围的环境增添了一点儿诡谲的气氛。

安斯艾尔坐在书桌前,面目呆滞的看着桌面上放着的一张羊皮信。

“嘭嘭嘭”就当安斯艾尔双手颤抖的想要打开那封信的时候,书房的门被敲响了。安斯艾尔收回自己的双手握成拳头的放在桌面上,沉声的说道:“进来吧。”

“咯吱”一声,门被打开了,阿布拉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面无表情的安斯艾尔,立刻的将自己的目光移向地面。

“阿布,调查的……怎么样了……”安斯艾尔沉默了片刻,终于询问了出来。只是语调上,多了几分的颤抖。

阿布拉抿着唇,目光不敢看向安斯艾尔,只是看着地面上铺着的地毯上特殊的花纹,语气轻缓像是怕惊吓到安斯艾尔一样的开口说着:“哥哥……院长……他的尸体,已经找到了……”

“啪”的一声,原本伸手拿向咖啡的手没有了直觉,一杯咖啡直线下落,演示着自由落体运动。在铺着地毯的地面上发出一种沉闷的声音。

“在……哪里……”安斯艾尔的右手重重的砸在桌子上,又说将椅子向后拉动,站起身来浑身颤抖的说着。

听到了响声,阿布拉赶紧的抬起头看向安斯艾尔,防止安斯艾尔会发生什么异样的行为:“我和汤姆将院长放置在了你的卧室,哥哥你……”

还没有等阿布拉说完,安斯艾尔自己就跌跌撞撞的朝着书房的外面走去。脸色苍白,脚步蹒跚,身上充满了颓废的气息。

阿布拉伸出手的停在半空中,看着安斯艾尔逐渐走远的身影,叹了口气。安斯艾尔有着自己的尊严,这种时候……阿布拉需要的,只是默默的跟在安斯艾尔的身后。

安斯艾尔焦急的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心里有着那么一丝丝的希望,希望阿布拉刚才的话是骗他的。萨拉查,萨拉查怎么可能就这么突然的死去!不可能,绝对的不可能。萨拉查都能逃脱的了时空穿梭的侵蚀,怎么可能就这么的死去!!

但,当安斯艾尔快要靠近自己的卧室的时候,脚步逐渐的慢了下来。他在害怕,害怕要是阿布拉说的是真的,他该……他该怎么办?

走到卧室的门前,安斯艾尔的左手握成拳头,重重的捶在门框上不死冥轮最新章节。从手掌处传来的阵阵的疼痛,才慢慢的唤醒安斯艾尔的意识。

就算,就算阿布拉说的是真的,他也要见一见萨拉查的最后一面。也要弄清楚,萨拉查为什么会……为什么会……

听到门外传来的动静,坐在房间里守着萨拉查的里德尔走了出来。看到门外站着的安斯艾尔,不忍的将头扭向一边:“进去吧……老师他,老师他最想见的人,应该就是你了……”

最想见的人就是我……最想见的人就是那为什么还要只留一封信,就这么的消失了!为什么!!

安斯艾尔在心里叫喊着,脸上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表情。迈着脚步,一步一步的朝着房间内走去,看着萨拉查安静的躺在床上。本来认为自己已经哭不出来的安斯艾尔,泪水不断地从眼眶里涌了出去。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毯上,浸染开来。

里德尔沉默着,走了出去,将整个房间留给安斯艾尔和萨拉查两个人。

“老师……”安斯艾尔的双脚,想着灌了铅水一样,想尽快的跑到萨拉查的身边,却怎么也跑不过去。终于来到床边,安斯艾尔跪在床前,看着萨拉查安静的睡颜,唇瓣微微的颤抖着。

“老师……你现在是在睡着的,对不对。不是阿布拉说的那样,你现在只不过是睡着了,睡着了而已。老师,我等你醒过来,没关系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醒过来的……”

安斯艾尔伸手,在萨拉查的面容上轻轻的抚摸着,勾绘着萨拉查的容貌。低声的轻喃,用着情人之间特有的语调,慢慢的说着。神情呆滞,只是将目光放在萨拉查的身上。企图,用自己的声音将萨拉查唤醒。

就算是事实摆在他的眼前,他也不愿意去相信,这是真的。他的心里,只是把现在的萨拉查,当成只是睡过去了而已,只是睡着了,迟早有一天会醒过来的……

门外,阿布拉赶了上来,看着站在门外低着头的里德尔,问着:“汤姆,哥哥他,是不是进去了?”

里德尔抬起头,看了阿布拉一眼,又重新的低下:“是。”

“那你为什么不跟着一起进去!”

听着阿布拉语气里的暴躁,里德尔继续的低着头,不去在意:“我认为将房间留给老师他们两个比较好。”

“你!”阿布拉皱着眉头,两只手紧紧的抓着里德尔的肩膀,压低着声音:“汤姆,你明明知道,我哥哥他现在的情绪不是很稳定,你还就这么放心的让他和院长的尸体待在一个房间里!”

垂在里德尔身侧的两只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听着阿布拉对他的质问,伸手将阿布拉禁锢在他肩膀上的胳膊甩开:“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我在意的不是你的哥哥,而是我的老师!不要把你在意的对象,强压在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