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691 字 1个月前

由于本世纪的两代黑魔王都……咳咳身怀有孕,德、英两国在这段时间里倒是没有大的动静。

里德尔则是让自己的手下在预言家日报上刊登着一些麻瓜们的便利工具,让巫师们进一步的了解。

此报道一出,到时将所有的巫师吓了一跳。不是黑魔王血统之上,最讨厌的就是麻瓜要将麻瓜斩尽杀绝吗,怎么突然……不过,麻瓜的这些东西倒是挺好用的。

伴随着黑魔王是不是以他的明显报道一些麻瓜界的产物,倒也时不时的为黑魔王这个职业挺高了形象。身为食死徒的这群贵族们,说话的底气更硬了。谁让他们的首领有着完美的容貌、强大的魔力、聪明的头脑呢,邓布利多要比的话,但就在容貌这方面就大打折扣,更何况……邓布利多那独特的品味也放在那里呢。

这一系列的事情,倒让一些身为混血巫师开始进行了旁观。优雅俊美不再残害混血巫师的黑魔王和一直走亲民路线,认为麻瓜是该保护的邓布利多,到底该选谁,他们目前还没有判断好。

邓布利多对于里德尔实行的一系列的措施,心里很是不解。这,完全像是换了另外一个人一样,这真的是那个仇恨麻瓜的汤姆·里德尔吗?

假期结束,被萨拉查利用特权直接带进霍格沃茨的安斯艾尔,趴在萨拉查的怀里昏昏欲睡。

做到沙发上,萨拉查捏了捏安斯艾尔的小鼻子,看着安斯艾尔一副趴趴熊的样子,心里很想逗逗:“安尔,这么困?”

“恩哼!”这不是废话吗!前一天晚上居然做了五次!!还在一大早的就把他给弄醒不顾他的意愿给他套上衣服就直接来了霍格沃茨他能不困吗!

萨拉查失笑,看着丝毫不愿搭理自己的安斯艾尔,只好无奈的耸了耸肩,将安斯艾尔抱到卧室放在床上:“睡吧,等晚餐的时间到了,我再叫你。”

“别叫我了,我不想吃晚餐了……”他现在只想一觉睡到明天。

萨拉查挑了挑眉毛,看着已经缩成一团的安斯艾尔,心里突然产生了那么一小纠纠的愧疚。要不是他……咳咳……安斯艾尔也不会这么累,连饭都不想吃了。

“恩,好,乖乖的睡吧。”

萨拉查刚想起身离开,被安斯艾尔拉住了衣服,半个小脸藏在被子里,声音有些闷沉的说着:“老师陪我一起……”

萨拉查有些诧异,但还是遵照安斯艾尔提议,将长袍脱掉钻进被窝里搂着安斯艾尔:“现在可以睡了吧?”

“恩!”安斯艾尔心满意足的在萨拉查的怀里蹭了蹭,随即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声,“还是有抱枕睡觉的时候最舒服了!”

萨拉查嘴角抽搐,感情刚才邀请他,单纯的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免费的抱枕?!那他现在后悔了,可不可以不充当这个抱枕了?

不过,当萨拉查看到安斯艾尔的已经睡着的脸蛋时,心里无奈的笑了我姓弗格森。免费的抱枕就免费的抱枕吧,至少他也没有吃亏。

过了吃晚餐的时间,萨拉查起身,给安斯艾尔施了一个昏迷咒走出了卧室。来到办公室里的一处纹有一条小蛇的地方,开口说道:‘打开。’

嘶哑的令人感觉到一丝恐惧的蛇语从萨拉查的嘴里吐了出来,伴随着萨拉查的声音,原本只是一个纹饰的小蛇慢慢的扭动着自己的小身体,一道通往未知方向的密道展现在萨拉查的眼前。

萨拉查一挥手将密道里的灰尘清除干净,眼里带着一丝的玩味,朝着最深处走了进去。

伴随着萨拉查的步伐,密道里的光亮一节一节的打开,为萨拉查照亮着脚下的路。

来到最深处,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空旷的并且黑漆漆的房间。萨拉查将手放在有身侧的一面墙上,一个魔法阵慢慢的出现在萨拉查的面前,伴随着神秘的淡紫色的光芒,一幅画像从古代魔法阵的中间出现,展示在萨拉查的面前。

萨拉查看着画像上的人,没有任何的惊讶,只是淡淡的打着招呼:“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夜安。”

似乎是许久没有人来找过他,格兰芬多反应有一些迟钝的睁开眼睛看向萨拉查,眼睛里瞬间散发出炽热的光彩:“萨拉查,终于又见到你了!”

萨拉查看着高兴的有点儿变傻的格兰芬多,皱了皱眉头:“well,伟大的格兰芬多,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画像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密室里!”

该死的,他的密室明明只能用蛇语才能打得开,这只该死的老狮子,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还将自己的画像存放在这里!

眼尖的格兰芬多的瞅见了萨拉查皱起来的眉头,很没气势的缩了缩自己的脖子:“那个,萨拉查你听我解释……”

“你想解释什么?”萨拉查慢慢的走进,心里不悦的伸手在格兰芬多的画像上弹了一个爆炒栗子,他的私人地盘就这么被一头老狮子给占领了,他怎么可能会高兴,“解释你有自己的密室不去,反而跑来我的地盘?!”

“额,那个萨拉查……”格兰芬多伸手想碰触一下萨拉查,不料却被一层透明的屏障给挡住,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已经,成了一幅画像了啊……

格兰芬多的心里升起了一丝的悲伤:“原来,我成了一幅画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