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687 字 1个月前

当分院帽察觉到萨拉查走进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它心里的表情到底是有多么的悲催。

分院帽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擦摸着,哭诉着,召唤着:“戈德里克,为什么萨拉查回来了,你不能回来,我好想你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好不好,戈德里克你带着我私奔吧,我不要一个人面对着萨拉查,会死帽子的!!!!!”

很明显,分院帽在这里是抽风了,而且没有一个人能够听懂他所说的话。

“邓布利多先生,有什么事情吗?”萨拉查直接的开门见山,对于这群一只只的老小狮子,萨拉查可是没有耐心的。

“当然当然,”邓布利多孩子气的对着萨拉查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没有事情的话,就不能

找科因布拉教授聊聊天了吗?”

对于刚才邓布利多的表情,萨拉查心里像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差一点儿就这么一口吐出来,幸亏在千年前跟那头成了精的老狮子是朋友才勉强的压制住心里要吐的感觉。

“当然可以,”萨拉查表面上如三月春风般的笑着,在心里则是阴沉沉的看着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先生,您也知道我以前是在德国生活对于英国的霍格沃茨还是不太熟悉,能不能劳烦先生跟我讲一下霍格沃茨的事情?”

该死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如果不是他,现在估计再跟安尔窝在办公室里吃豆腐呢!友情提示,是萨拉查吃安斯艾尔的豆腐,而不是安斯艾尔吃萨拉查的豆腐。

“当然可以我的孩子。”邓布利多说出来这句话差点儿一头栽倒在自己面前的蟑螂堆里,聊霍格沃茨那要聊到什么时候?!!

而萨拉查因为邓布利多的一句“我的孩子”,心里的情绪直接从多云转为了暴雨,同时还伴随着泥石流、滑坡、地震等自然现象的轮番出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邓布利多终于将霍格沃茨给介绍完了。萨拉查则是慢慢悠悠的起身站了起来,对着邓布利多抱着歉意的说道:“邓布利多先生,我现在还有事情,就先离开了,等有时间我会再来找邓布利多先生聊天的,毕竟今天聊的非常的愉快。”

是啊,非常的愉快!

萨拉查的眼神暗了一下,愉快的让他想要现在就想将霍格沃茨的校长给夺过来。不为别的,就因为邓布利多在介绍霍格沃茨的时候,隐约的隐藏了一些的事实。

邓布利多,真的以为你是校长就没有人比你更加的了解霍格沃茨了吗?霍格沃茨曾经可是斯莱特林的私有财产。

邓布利多看着萨拉查优雅的离去,连一个背影都舍不得留下,心里抑郁,该问的都没有问,这场谈话由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在巴拉巴拉的说话,萨拉查在充当着十分称职的聆听者。下一次不知道还能不能请得动?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应该没有察觉出来吧。顺手拿起来了今天的预言家日报,看到头条新闻身体愣住了。

预言家日报的头条新闻就是:盖勒特·格林德沃成为德国魔法部的新任部长!!

德国的第一黑魔王成为了魔法部的部长,这预示着什么?是灾难还是和平?

难道当初英国最伟大的白巫师邓布利多再跟黑巫师格林德沃决战的时候,另有隐情?

……

这一条条的新闻,不断的冲击着邓布利多的大脑,让邓布利多的脑海里现在沉浸在一片空白之中不败战神全文阅读。

离开校长办公室的萨拉查快步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里走去,结果,在自己的办公室、寝室都没有看到安斯艾尔一根头发的身影。

萨拉查倚在自己寝室的门前,嘴角慢慢浮现出一丝的迷人而又危险的笑容:“安尔,你真的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这真的不是安斯艾尔越来越不听话的原因,而是……安斯艾尔直接忘记的萨拉查给他说的话,去办公室里等……

哦,梅林,让我们一起为安斯艾尔祈祷吧。祈祷他今天能够从萨拉查的手里逃出来。

果不其然,萨拉查幻影移形安斯艾尔的寝室,发现安斯艾尔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美美的睡着,在熟睡的情况下,嘴角弯弯,脸蛋两边露出了小酒窝,可爱的模样让萨拉查放满了动作。

不管怎么说,安斯艾尔再不怎么听话,再怎么招惹到了萨拉查,最终的结果都是萨拉查先去妥协。别人不都是说,最先爱上的那个人,就是输的那个人?而萨拉查早在千年前就已经将自己的心输给了安斯艾尔。

萨拉查走到安斯艾尔的床边坐了下来,伸出手在安斯艾尔的脸蛋上抚摸着,眼神微微的转暗,流转着一丝的情、欲。

“安尔,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长大了就能洗得白白嫩嫩的送到他的床上,让他给吃掉了。

有了萨拉查在身边,有着一丝令人熟悉的气息,安斯艾尔睡得更熟了。任凭萨拉查怎么摆弄,安斯艾尔一双眼睛就是睁不开,死死地闭着。

萨拉查俯□子,在安斯艾尔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随即转移阵地。眼睛、鼻子、脸蛋、嘴唇,只要是漏在外面的肌肤,都遗留着萨拉查所霸占着。也许是因为不舒服了,安斯艾尔扭了扭自己的小身体哼唧了一声,才让萨拉查心满意足的脱去长袍搂着安斯艾尔一同钻进了被窝里。

相对于萨拉查和安斯艾尔这边河蟹的情况,阿布拉和里德尔那边就很不河蟹。

阿布拉嘴角抽搐的看着在他的庄园里横行霸道的里德尔很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