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980 字 1个月前

第二天,卢修斯一早起来,走出宿舍看着休息室里没有安斯艾尔身影,叹息了一声,看来是被院长留在了办公室了。

于是,心情很愉快的担负着学院首席的职责,将霍格沃茨的地图交给一年纪首席,然后带领着所有的斯莱特林向大礼堂进发,去吃早餐。

一些跟安斯艾尔关系还算不错的小蛇,左看看右瞧瞧,怎么都没有发现安斯艾尔的小身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这是被那个新来的院长给劫持了吗?!!

当所有的小蛇都坐好后,安斯艾尔摇摇晃晃的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内死人经最新章节。眼睛里泛着血丝,一脸的憔悴。眼下的黑眼圈清晰可见,好像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睡觉一样。

帕金森嘴角抽搐了,跟着身边的布吕尼吐槽:“阿尔娃,我怎么感觉安斯艾尔像是纵/欲过度留下来的后遗症?”

布吕尼淡定的看了一眼安斯艾尔,很公正的评价着:“纵/欲过度?跟新院长吗?艾莉丝,你的思想太令人不可触及了。”

帕金森优雅的扔了一对卫生球给布吕尼:“昨天我们可没有看到安斯艾尔回来。”

因为昨天这群斯莱特林小蛇太闲了,聊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八卦,但在回宿舍睡觉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见安斯艾尔在那个时间段回来。

“也许,安斯艾尔回来的晚了些,我们没有看到。”布吕尼看向教师席出,容光焕发的萨拉查,心里的天平开始微微的朝着帕金森的想法倾斜了过去。

安斯艾尔走过来坐到自己的专属座位上,看了一眼卢修斯:“卢修斯,非常的感谢。”

感谢你帮他把新生们安排好并且领过来,同时也感谢,你将他推进了火坑!天知道,昨天晚上他根本就没有睡着,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完全的陷入了失眠的状态!

“不用感谢,”卢修斯微笑着接受了安斯艾尔谢意,顺道剔除了安斯艾尔语气里咬牙切齿的意味,“你,昨天晚上没有睡觉吧。”

“你怎么知道,”安斯艾尔用手托着脸蛋,寻找支撑点,省得自己一会儿忍不住睡着了自己趴在餐桌上,那样会很丢人的,“我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当然有,卢修斯在心里默默的点头,在外面他当然还不敢说的那么露骨:“黑眼圈……都出现了。”灰蓝色的眼睛,因为布满了血丝,都快成了淡紫色了。

“梅林啊,”安斯艾尔轻声的哀嚎着,“卢修斯,快给我一瓶美容魔药!”

卢修斯连忙的护住衣兜里的一瓶魔药:“你怎么知道我会有的!”

安斯艾尔似笑非笑的看着卢修斯下意识的动作:“well,卢修斯你的动作可是出卖了你哦,赶紧给我交出来!”这么多年了,他还能不知道卢修斯的嗜好?对于自己的形象不能有半丝不完美迹象存在的马尔福,在卢修斯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每天带着一瓶美容魔药,在下午时刻喝掉,让自己的完美形象没有破绽。

卢修斯心不甘情不愿的拿出来,放在安斯艾尔面前:“我怎么会有你这个一个损友。”明知道这瓶魔药对他有很大的用处,还这么向他来要,不可饶恕!

安斯艾尔轻哼一声,拿起来喝掉。别忘了,他也是一个马尔福,虽说是本路跑来的,但是冠着马尔福这个姓氏十几年了,对于自己的形象也是比较在意的。

血丝消除,黑眼圈消下去的安斯艾尔,看着一众明里暗里看热闹的小蛇们,冷哼一声,把消失了很久的小蛇怪给扯了出来:“是不是想要海尔波亲切的一吻?”

看着小蛇怪游走在斯莱特林的餐桌上,嘶嘶的吐着蛇信子,斯莱特林们不由得浑身发冷,赶紧的全神贯注的盯着自己前面的盘子,生怕安斯艾尔一个不悦,让他的蛇宠物真的给自己一个亲吻……

安斯艾尔满意的点头,将这个餐桌观光完的小蛇怪,委屈的冲着安斯艾尔嘶嘶的说着:

‘嘶,安尔我被雪藏了这么久才被拉出来露露脸,你也不给我一些好吃的!’

安斯艾尔伸手将小蛇怪的头按在桌子上,不去理会。哼,给你好吃的,你家主人可是把我折腾的惨兮兮的我干嘛要给你好吃的,不虐你就够好的了,我给你吃的!

欺负完小蛇怪,安斯艾尔抬起头看了一眼萨拉查,心跳突然加快速度,安斯艾尔赶紧的低头,唾弃自己:没出息的东西升迁最新章节!

不过想起萨拉查昨天晚上的话,安斯艾尔的心里微微有些泛酸。该死的,追他还不拿出一点儿诚意,居然告诉他……哼!

回想起昨晚……

安斯艾尔在浴室里洗刷完毕,等着脸上的红晕消下去才走出了浴室,面无表情的对着萨拉查说道:“时间也不早了,老师也快点去洗刷吧。”说完,头也不回的,一头钻进萨拉查的卧室,快速的换好萨拉查放在床头的睡衣一溜烟的钻进被子里。

等到萨拉查走出浴室,就看到了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的安斯艾尔已经闭上了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不过那粗重的呼吸声丝毫不像熟睡时绵长的呼吸声,萨拉查挑了挑眉毛,就当做安斯艾尔睡着了走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上了床。

萨拉查躺好,一伸手将假装睡着了的安斯艾尔搂了过来,下巴轻轻的磨蹭着安斯艾尔头顶,叹了口气。

想睁开眼睛却又不敢睁的安斯艾尔郁闷只好继续的紧闭着眼睛,别蹭了别蹭了,再蹭就该蹭秃顶了!!

“安尔,你说我该那你怎么办?”萨拉查忧郁的叹息了一声,口气了的语气,让安斯艾尔的心微微的一顿。

老师……他这是在说什么?

被萨拉查的口吻弄得有些迷茫,同时,安斯艾尔心里也升起来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说不清楚是什么,只是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消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