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781 字 1个月前

亚尔弗列得出去后,直奔圣徒的总部。几个年老分子还在那里探讨着怎么将盖勒特给弄出纽蒙迦德监狱。

亚尔弗列得喘了口气,端起一杯茶就往肚子里灌,看着一群吵得头昏脑涨的圣徒:“主人他,要出来了。”

亚尔弗列得的声音并不大,在这嘈杂的噪音中,他的声音确实不算大。只不过,亚尔弗列得一说完,整个大厅就安静了下来,就算是掉在地上一个碎屑也能听得到声音。

回过神来的人们,你推推我,我推推你终于推选出来了一个承受能力较大的人:“那个,亚尔弗列得,你刚才说的什么?”

梅林,不会是他们听错了吧。他们这边还正讨论着怎么把盖勒特劫持出来了,怎么主角就自己想出来了?

“因为那个邓布利多!”此时的亚尔弗列得完全没有当时在盖勒特身边的乖巧,阴冷的表情让骨灰级的圣徒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这又跟邓布利多有什么关系?

这是目前大厅里的所有圣徒的疑问,但是他们还不敢问亚尔弗列得。看他现在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是彻底的记恨上了邓布利多了……

本来这孩子……因为盖勒特心里有邓布利多,就整天咬牙切齿的诅咒着。听到谁不经意间的提起邓布利多这个名字,亚尔弗列得就能跟那个人拼杀一天一夜……

“阿纳登!”心里忍不住抽打邓布利多的亚尔弗列得气恼的叫着弗莱舍尔。

“什么事?”弗莱舍尔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睛,淡定的回答。

亚尔弗列得往弗莱舍尔的桌子上一拍,妖孽的脸蛋因为怒气倒是产生了一丝的煞气:“给我一瓶生子魔药、一瓶让人产生情/欲的魔药和一瓶让人浑身无力的魔药!!”

弗莱舍尔原本还比较淡定的脸,此时看着亚尔弗列得产生了一丝的扭曲:“亚尔弗列得,你要这些是想干什么?”

“干/主人,”亚尔弗列得伸出鲜艳的红舌舔着嘴唇,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的人风中凌乱,“都不许泄密!还有,我明天就来取!”

说完,大摇大摆的回自己的庄园。他现在浑身酸痛需要休息,只有盖勒特的回归,他现在生气了!

“咳咳,呵呵,亚尔真是越来越有活力了,”一位年龄较大的巫师乐呵呵的说着,“我什么也没有听见。”

他一出声表态,其他人也随之附和,如果盖勒特的心里还有邓布利多的话,倒不如就按照亚尔弗列得的做法:“我也什么都没听见……”

就在这时,一个圣徒跌跌撞撞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脸上带着激动和兴奋:“圣……圣徒的标志出现了!!主人他,主人他回来了!!”

从纽蒙迦德里出来,萨拉查直接拎着安斯艾尔回了斯莱特林庄园。马尔福庄园神马的,估计这一会儿阿布拉和里德尔还没有打完架呢,他们还不想去凑这个热闹。在这,斯莱特林庄园也不比马尔福庄园差。

回来庄园,萨拉查就按着安斯艾尔狠狠的教育了一番。絮絮叨叨的,快要进化成了老妈子级的保姆。

“安尔,刚才在纽蒙迦德那里看到的,现在要全部的忘掉。”

“为什么?”安斯艾尔歪着头,无比纯洁的看着萨拉查,倒让萨拉查不知道该如何的改口清穿人生。虽然欧洲很是开放,但千年前和现在总是有一些差异存在的。

面对着安斯艾尔不知道就问的性格,萨拉查实在想不出该怎么搪塞他。

“老师,”安斯艾尔托着下巴,一副思考的模样,“两个男人也能在一起吗?”

装的,安斯艾尔这绝对是赤果果的装的!在二十一世纪,他也算是络小说没看过。还什么两个男人也能在一起吗?现在,鬼才信他的话!

如果萨拉查没有带着安斯艾尔去纽蒙迦德监狱拜访盖勒特·格林德沃,安斯艾尔就永远也看不到那么冲击的一幕。也就无法知道,自己心里的那个小九九……

就看了那么一眼,萨拉查就将安斯艾尔的眼睛捂住了。于是,安斯艾尔在脑海里将盖勒特和亚尔弗列得两个人直接替换成了他和萨拉查……

对于安斯艾尔的问题,萨拉查很纠结。说不能在一起的话,那就是打自己的脸,他心里想的什么他自己才知道;如果说能在一起,那又该如何的解释……

所以说,阿布拉和里德尔两个人是多么的没有存在感?让蛇祖你直接这么华丽丽的忽略了他们这两个大男人了吗?!

不过,斯莱特林从来不会逃避什么,萨拉查伸手将安斯艾尔揽进自己的怀里,笑眯眯的问道:“安尔想不想知道两个男人能不能在一起的事?”

小动物般的直觉,让安斯艾尔察觉多危险的赶紧摇头,只可惜,晚了!

“不行啊,老师突然想告诉安斯艾尔了怎么办?”萨拉查无辜的看着安斯艾尔,蛊惑的声音让安斯艾尔沉迷,“闭上眼睛。”

向来听萨拉查话的安斯艾尔,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萨拉查浅浅的一笑,俯身含住安斯艾尔的唇瓣。感觉到自己唇瓣上柔软的触感,安斯艾尔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瞬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