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860 字 1个月前

来到对角巷,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不太喜欢人多的安斯艾尔拉了拉萨拉查的手指:“老师,要不我们改天再来好了升迁。”

对于嘈杂的人群也很反感,看着就像是那一只只的精力旺盛的小狮子:“既然都已经来了,就先把东西买了吧。等过几天,估计人还是这么多,毕竟快要开学了。”

安斯艾尔点点头,一切听从萨拉查的指挥,反正他已经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是萨拉查不听从他也没办法。

来到了丽痕书店,从怀里将羊皮纸拿出来,萨拉查开始了跟拥挤的人们进行选购教科书的行程。

萨拉查在那里选着安斯艾尔上课需要的书籍,安斯艾尔则是无聊的在课外书的书架上遛来遛去,不知道在做什么。

时不时的拿起一本题目吸引人的翻上几页再放回去,走两步又拿起一本吸引住自己眼球的书,然后看上一小会儿放回原处。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萨拉查那边把能用到的课本都选好了,抱着一大堆课本,跟自身形象完全不搭的走到了结算处。

解散完,店员将这些书捆了起来,萨拉查直接用缩小咒将这堆重物缩小成只有半个拳头般大小,揣进了兜里。然后把还在闲逛的安斯艾尔给揪了出来。

“该走了。”萨拉查拎着安斯艾尔衣领走了几步,就松手了,爪子毫不疑迟的伸向了安斯艾尔肥肥的脸蛋,狠狠的捏了一把。

被捏疼的安斯艾尔,也不躲闪了,拿着自己水汪汪含泪的眼睛看着萨拉查,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差点让周围的女性生物化身为狼扑上去:“老师,疼……”

看着安斯艾尔泪眼汪汪的样子,萨拉查轻咳了一声,该捏为揉:“除了课本,还有什么需要买的吗?”

安斯艾尔眯着眼睛在萨拉查的手心里蹭着,舒服的叹息:“买一个坩埚吧,上一学期一直没有用估计快要生锈了。”

“只是坩埚的话,那就不用买了,”看着安斯艾尔蹭的舒服,萨拉查顺手又捏了一把,才拉起安斯艾尔的手走出丽痕书店,“我记得庄园里还有很多没用过得坩埚,一会儿去庄园的时候找找就行了。”

安斯艾尔揉着被萨拉查捏红的脸,惊诧的瞪大了眼睛:“老师,那些坩埚可都是你收藏的珍品,让我拿去熬制学习中的魔药,是不是有一点儿大材小用了?”

“一直放在那里不用,岂不是由珍品化为废品了?”萨拉查拍了拍安斯艾尔的肩膀,“抱好我的腰,我们直接过去。”

“哦哦。”闻言的安斯艾尔赶紧的死死的搂着萨拉查的腰,生怕萨拉查在幻影移形的半途中将他给甩出去。

经历过一会儿恶心头晕的旅程,安斯艾尔的双脚终于碰到地面了。不过经历过多少次的幻影移形,安斯艾尔对这种过程始终适应不了。

安斯艾尔软绵绵的趴在萨拉查的怀里,脸色苍白想吐又吐不出来。心里就是恶习难受,却又找不到突破口。

萨拉查拦腰将安斯艾尔抱起来,走进卧室放在床上,拨开安斯艾尔遮住眼睛的刘海,轻声的安慰道:“乖,自己先睡一下,等一会儿这种难受的感觉就没了。”

安斯艾尔乖巧的点了点头,蹭了蹭柔软的枕头,闭上眼睛是自己沉睡在梦乡中不再为这难受所主导。

萨拉查揉了揉安斯艾尔头顶,一个人走向书房。对于灵魂这回事,他只知道能再将灵魂粘合在一起。知道有这么一种魔药,具体的需要用到的材料他也知道,但是他没有做过!千年前的人哪有像里德尔那么傻的,自己把自己的灵魂分离了,都不用等别人来灭!

萨拉查扶额叹息,要不是看在里德尔身上流着斯莱特林的血,他才不会去管这么麻烦的且复杂的事情。

时间过得很快,安斯艾尔睡了快一下午的时间,萨拉查在书房里翻阅书籍看了一下午,终于找到了一点儿的头目死人经。

就目前来说,里德尔分离的灵魂还不算太多,加上主魂一共只有三个,倒还不算太麻烦。只是熬制魔药的时间会长一些,在这一学期里萨拉查怎么都不会将这么长的时间贡献给里德尔灵魂的魔药,而不去见安斯艾尔。

于是……粘合里德尔灵魂的一切工序,萨拉查准备全部交由阿布拉进行。毕竟,里德尔怎么说还是阿布拉的半个“老婆”,这老公怎么能不去管老婆的事情呢。

是在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他萨拉查倒是可以伸手帮忙,主要任务还是在阿布拉的身上。

睡醒的安斯艾尔用变形术将自己的一双日常鞋变成了一双人字拖,趿拉着走向书房,敲开门靠在门框处,可怜巴巴的摸着肚子:“老师,我饿了,想吃东西……”

看着安斯艾尔饿的可怜的小模样,萨拉查心虚的咳嗽了一声:“咳咳,要不然先让埃达给你做一些小点心吃?”

安斯艾尔哀怨的盯着萨拉查手里的书,身后充满着怨气:“不要,我想念阿布那里的小点心了。”

萨拉查合上书放在桌子上,走上前拉起安斯艾尔的小手:“查阅资料忘记了看时间了,走吧,去马尔福庄园。”

哪只安斯艾尔的小嘴一嘟,醋味满天飞:“老师,你光顾着你那后代了,是不是把我学习用的坩埚给我忘了?”

萨拉查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即严肃的看着安斯艾尔:“里德尔不是我的后代,只能说是旁支的人。”

“管他呢……反正都留着斯莱特林这个姓氏的血,”安斯艾尔小声的嘟哝了一声,一抬头正好看到萨拉查笑的温柔的脸。安斯艾尔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盯着萨拉查,“老师……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