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486 字 1个月前

萨拉查这厢倒是没什么感觉,收回自己的眼神自己吃着自己面前的早餐。而对于卢修斯的打量,也不予回应。小孩子嘛,总得有一点儿的好奇心才对。对于突然住进自己家的陌生人,不打量那才奇怪的吧。

吃过早餐,知道有卢修斯在萨拉查不方便说话,阿布拉就像赶羊群一样把卢修斯赶回了房间:“卢修斯,回房间做作业去。”

卢修斯的嘴角抽了一下,他这放假快一天了就这么的一直呆在房间里会闷的好不好!

不过看到阿布拉的表情,卢修斯聪明的保持了沉默。算了,还是回房间写作业吧,他还不想再把马尔福家规抄写一百遍,会累死人的。

萨拉查摸摸趴在餐桌上,困得只打哈欠的安斯艾尔心疼了:“安尔,你自己也清楚你现在的情况吧。”

安斯艾尔软绵绵的上下点了点头,眼睛半眯着迷迷糊糊的看着萨拉查:“跟千年前的症状一样吧?”

“是,不过千年前因为各种原因服药之后没有产生其他的症状,但是现在,”萨拉查神色严肃的看着安斯艾尔,“也许会发生千年前没有发生的症状。”

萨拉查这么直白的告诉安斯艾尔,不是要求安斯艾尔自己去选择,而是让安斯艾尔心里有一个准备。不管怎么样,萨拉查都不会让安斯艾尔就这么永远的睡下去。

安斯艾尔努力的集中精力睁开眼睛,看着萨拉查流露出一种信任和依赖的情绪:“老师,我都听你的清穿人生。”

萨拉查深呼吸一口,站起身来将安斯艾尔抱在怀里,朝着房间走去:“放心吧,安尔,如果你醒不来,我也会陪着你的。”

“老师?”迷迷糊糊的安斯艾尔用爪子抓着萨拉查的衣服,不太明白萨拉查话里的含义。

“没事,”萨拉查低头在安斯艾尔的额头上蹭了蹭,“老师不会让你有事的。”绝对不会。

萨拉查将安斯艾尔放在床上,阿布拉紧跟其后的走了上来,看着萨拉查从怀里拿出一瓶魔药,心头微微一紧。

“院长,”阿布拉站在萨拉查的身后,紧张的问道,“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萨拉查摇头,坐在床头边,扶着安斯艾尔坐起来,用牙将魔药瓶的木塞拔出:“目前还不用,你先出去吧,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阿布拉也没说什么,默默地离开了房间。因为他知道,只要有萨拉查在,安斯艾尔就绝对不会出事。

“安尔,醒醒,把这瓶药喝了再睡了。”萨拉查让安斯艾尔靠在自己的肩头,轻声的说着。

安斯艾尔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想要伸手去拿,却被萨拉查按了下去:“我喂你,乖乖的喝下去。”

安斯艾尔刚尝了一口,差一点儿没吐出来,堪比黄连的味道刺激着安斯艾尔的蓓蕾,让安斯艾尔稍微的清醒了一些。

安斯艾尔扭着头,伸着舌头拒绝喝:“老师,好苦,不喝好不好?”

“不行,”萨拉查让安斯艾尔把头扭过来,威逼利诱外加甜言蜜语,“不喝就这么一直睡下去的,等安尔睡了,我就回千年前让你找不到。”

“唔……”闻言,安斯艾尔委委屈屈的扭过头来,弱弱的开口,“我喝,不过老师不准去找那头臭狮子!!”

萨拉查无言,他没事去找那头老狮子干什么?不过,现在只要安斯艾尔能喝下去,说什么都无所谓。

“好好好,只要安尔你喝下这瓶魔药,我什么都听你的。”萨拉查安抚的说着,将魔药送到安斯艾尔的嘴边。

安斯艾尔小声的嘟囔着:“这病都是一样的,怎么千年的味道比现在要好的多……”

萨拉查听完无奈的笑了一下,千年前是多了一味药引,稍微的改善了一下魔药的味道,但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