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2254 字 1个月前

阿布拉摇了摇头,走向书房,也就只有书房能够让他的心情平静下来。

将安斯艾尔放在床上,看着安斯艾尔安静的睡颜,萨拉查的手指轻轻的临摹着安斯艾尔的眉、眼睛。要尽快让安斯艾尔喝下魔药,不然说不定就永久的一睡不醒了。

萨拉查俯身在安斯艾尔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了一个吻,轻声的说道:“安尔,做个好梦。”说完,起身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刚一打开房间门,萨拉查就看到正准备去书房心情沉闷的阿布拉,直接叫住了他:“阿布。”

“院长,”阿布拉停住脚步,恭敬的说道,“哥哥他,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睡着了,”萨拉查扫了一眼阿布拉的身后,没看见里德尔的踪影了然,“汤姆走了?你们两个吵架了?”

阿布拉沉默了一阵转移话题,显然不想在里德尔的身上多加的纠缠:“院长的魔药不是已经熬好了吗,为什么不给哥哥他喝下?”

萨拉查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准备回答阿布拉的这个问题:“阿布,今天借用一下你家的书房,我去找一些资料。”

萨拉查坐在书房里,手里翻着马尔福家族从千年前传下来的的珍贵典籍。时不时头疼,用指肚轻柔着太阳穴。

魔药已经熬制好了,但是萨拉查还不敢给安斯艾尔服用。千年前是一种状况,千年后又是一种状况。虽然,这两次的病症都是一样的特点。但,萨拉查的心里总是有一丝丝的不安情绪存在。

千年前,因为服药,萨拉查用自己的精血作为药引,才免除了书上所说的将会产生的种种后遗症。但是现在,要拿什么当做药引?

安斯艾尔现在的体质跟千年前的有些微微的变化。千年前,安斯艾尔体内流的是纯正的马尔福家族的血液。但是现在,安斯艾尔的体内不仅仅流的是马尔福家的血液了,里面还有他萨拉查的血,可以说,也算是半个斯莱特林家的人了。显然,现在也用萨拉查的精血做药引有些行不通了。

萨拉查的心里作难,但是安斯艾尔那里的病情不容耽搁。时空的侵蚀越来越严重,加之安斯艾尔的体内有着萨拉查的精血,两者已经产生了某种联系。也正是因为这种联系,萨拉查被时空风暴卷进来所产生的后果,全部都转移到了安斯艾尔的身上重生之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萨拉查从怀里取出一瓶泛着浅蓝色光彩的魔药,认真的看着。最终,手里紧紧的握住。现在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一拼了。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他萨拉查绝对不会丢下安斯艾尔一个人。

安斯艾尔和萨拉查两个人的羁绊,已经越来越深了,容不得别人的插足。

萨拉查将魔药小心翼翼的收好,站起身来将那本书籍放回到原处,自己回到房间静静的守护在安斯艾尔的身边。

等安斯艾尔一醒来,就让他服下魔药。晚医当然比不上早医。即使会出现什么后遗症,也应该会轻一些。拖拉着不去反抗,只会让现实更加的糟糕。

安斯艾尔一直睡到晚上才幽幽的转醒,看到安斯艾尔醒了过来,萨拉查赶紧的询问道:“安尔,饿不饿?现在想吃点什么?”

安斯艾尔眨了眨眼睛,看着萨拉查伸手摸着萨拉查的脸蛋:“老师,现在什么时间了?”

萨拉查因为害怕强烈的光线刺激到安斯艾尔,将安斯艾尔放在床上后就拉上了窗帘。而阿布拉知道萨拉查担心安斯艾尔,不愿意他上前打扰也没敢敲门让萨拉查出来吃午饭和晚饭。所以,现在的萨拉查也不太清楚现在究竟是几点了。

萨拉查站起身来,将窗帘拉开了一些,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点点的星辰挂在黑幕上,闪烁着自己的眼睛。

萨拉查心里诧异,原来,已经这么晚了,他怎么不觉得?

萨拉查走到床边,俯身捏了捏安斯艾尔小鼻子好笑的说:“安尔,你快成猪了,现在已经晚上了,饿不饿,我让家养小精灵拿些吃的过来。”

安斯艾尔摇摇头,看着萨拉查的表情,开怀的一笑:“老师,你有心事吗?快说出来让我也乐呵乐呵。”

萨拉查一愣,眼角轻轻一跳,面无表情的在安斯艾尔的额头上弹了一下,让安斯艾尔的额头上鼓起了一个小包:“真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了,快起来回自己的房间去!我的卧室里不收留你这个小白眼狼!”

安斯艾尔委屈的坐起来,将盖在身上的小薄被子抱在自己的怀里,撒娇般的拉着长长的音调:“老师~~~我错了啦~~~~”

“我要睡觉了,都这么大了,别跟老师撒娇。”萨拉查没表情的看着安斯艾尔,像是很坚决的样子。其实仔细观察,萨拉查的眼光根本就没放在安斯艾尔的脸上,而是看着安斯艾尔的小爪子!

安斯艾尔委屈了,两眼泪汪汪的抱着小被子走下床,一步三回头的看向萨拉查希望能得到萨拉查的原谅。结果,人家萨拉查根本就没看他,而是津津有味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安斯艾尔咬牙,快步的走到门前,心里又迟疑了一下,试图挽回萨拉查的决定:“老

师……”

萨拉查扶额,准备躺到床上继续无视装可怜的某只,结果发现了,那只小东西收拾收拾将他床上的东西都打包带走了!这是,想让他怎么睡觉!

萨拉查气恼,可是当看到安斯艾尔泪汪汪的眼睛,心里的火气又降了回去:“回来吧,你这小子把东西都给我卷走了,让我怎么睡!”

听到萨拉查的话,安斯艾尔立刻云开雾散,笑脸盈盈的快步跑到床前,直接扑到了床上,把怀里的东西随便一放,“噌噌”的扑进萨拉查的怀里,满意的蹭了蹭:“不都卷走,老师会让我回来吗?”

“不会,”萨拉查挑眉看着在自己怀里各种撒娇的小猫,指挥着,“现在都是夏天了,别在我的怀里撒娇了不热吗?快去将枕头和被子都整理好了清穿人生全文阅读!”

安斯艾尔委屈的一撇嘴,一边小声的嘟囔着一边挥舞着小胳膊收拾被自己弄乱的床铺:“什么夏天不夏天的,明明不热的,要是热了,阿布才不会放过那群家养小精灵呢,又不是没用降温的魔咒,骗小孩子呢。”

看着安斯艾尔将东西都弄好了,萨拉查故意的接话:“骗小孩子呢。”

安斯艾尔气闷,却又不敢发脾气,就怕萨拉查把他给赶出去,只好气呼呼的抱着胳膊躺了下来:“不理老师了,我睡觉了!”

萨拉查侧着身子看着背对着他睡觉的安斯艾尔好笑的推了一下:“快脱衣服,穿着衣服睡觉,谁兴起来的?快去给我换睡衣去,不然就把你赶出去。”

安斯艾尔气的小脸皱成了一团,活像一个白嫩嫩的小白自脸,义正言辞的指责着:“老师,你不疼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