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 / 2)

扑倒蛇祖 炎焱焱 1500 字 1个月前

来不及闪躲的阿布拉的脸上,顿时出现了红红的一块,如果时间长了估计会造成淤青。等到里德尔下一拳的挥来,阿布拉快速的握住里德尔的拳头,忍着脸上疼痛的感觉,怒视着像是发了疯的里德尔:“汤姆里德尔你在干什么?!疯了吗?!!”

“对,我是疯了,我早在五年级的时候就疯了!”急红了眼的里德尔看到右手被阿布拉紧紧的抓着,左手继承右手的遗志用尽全力的继续向阿布拉的脸上揍去。瞧这气势,估计不把阿布拉的脸揍毁容了,里德尔是不会放弃的。

为了防止自己的脸面彻底的丧失在里德尔的手中——毁容,阿布拉赶紧的将里德尔死命的禁控在自己的怀里,由于右半边的脸被里德尔打得生痛,阿布拉没好气的瞪着在自己怀里拼命挣扎的里德尔:“汤姆,你干嘛突然打我?我哪里惹到你了?!”

应该说,今天他们两个就没说上几句话,这只汤姆猫怎么张牙舞爪的就冲上来了?!用了那么大的力气,现在自己的脸一定青了,也许黑了!

挣脱不了阿布拉的里德尔心一狠,朝着阿布拉白嫩嫩的胳膊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像是跟阿布拉有天大的仇恨一般,狠狠的咬着。阿布拉没敢挣脱,只是愣愣的看着里德尔像发狂的小兽一样恶狠狠咬着自己。这……情绪波动太大了……

咬了许久的里德尔累了,松开,看着阿布拉被自己咬出鲜血的胳膊,心虚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哼,都是他先惹我的,活该胳膊出血!!

里德尔别扭的扭头,不去看阿布拉的胳膊,阿布拉抱着里德尔静静地站着,两个人就这么被寂静而又空寂的气氛缠绕着强娶嫡女—阴毒丑妃。

阿布拉想跟里德尔就这么的耗下去,因为……原谅他的脑容量,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想不通为什么里德尔会突然给他一拳还那么狠狠的咬他。

里德尔耗不下去了,论耐性,现在的里德尔永远也比不上阿布拉,或许等里德尔的灵魂都粘好以后,还有一点儿可比性。

“阿布,逗我很好玩吗?”里德尔抿着嘴唇,脸色苍白,双手紧紧的攥着渗入肌肤,血液顺着手指缝滴落在地板上。

里德尔承认,他跟阿布拉在一起他永远处于劣势,这他可以不在乎。可以不在乎阿布拉漠视,可以雌伏于阿布拉的身下。但是,里德尔眼里射出阴狠的目光,他受不了别人的欺骗,即使这个人是阿布拉,他也要让这个人受到一定的惩罚!

“逗你?”阿布拉微眯眼睛,看着怀里的里德尔,由于里德尔低着头,让阿布拉看不清里德尔目前的表情,“我为什么要逗你?”

“千年前,你并没有告诉过我你来自于千年前。”里德尔平淡的说着,过于的平静让阿布拉的心里微微犯怵。阿布拉喜欢里德尔炸毛时候的样子,但是却不想去招惹里德尔炸毛的更深一层。他见过一次,但是只那一次,里德尔的阴狠毒辣就刻在了阿布拉的心里,不亚于千年那些争夺家产的人。

也许也是这个原因,自从里德尔分离灵魂之后,阿布拉也不愿再与里德尔亲密的接触。他喜欢一个平常偶尔炸毛任由他欺负的小汤姆猫,而不是一天天阴霾着脸,阴狠的黑魔王。

“我只不过是重生而已,没有必要把以前的事情扯到现在来,”阿布拉的手轻轻的抚上里德尔的脸蛋,来回的磨蹭着,“再说了,我要是说我是千年前的古人,那你当时不得认为我在骗你玩,挠我个满脸花?”

里德尔听了默言,当时的话他确实是不会相信的,但是挠个满脸花。里德尔心里阴郁,他在阿布拉的心里就这么孩子气吗?

“不会挠你个满脸花。”里德尔平静地说着,仿佛现在任何事情都无法影响他的思绪。

“你说什么?”阿布拉没听懂的看着里德尔,他怎么发现现在好有有一点儿跟不上……里德尔的思维了,跳跃的有点快。

里德尔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脸上的阴狠掩盖过去,努力的想像以前那样对着阿布拉笑着,却发现根本做不到。只好又重新的冷下脸来,淡淡的看着阿布拉。

“阿布,你现在可以松开我了吧。”里德尔的语气里带着些疲倦,眉宇之间多了一些的倦意。

千年前的老祖宗突然现世,已经让他难以消化了。现在,眼前的自己爱了那么多年居然也是从千年前来的。而且,他分离灵魂这个人心里是一清二楚。知道分离灵魂的危害却不告诉他,难道他伏地魔在这个人的心里就这么的一文不值?!

这两个如同核炸弹样的消息,砸的此时的里德尔不知道该怎么办。

阿布拉听出了里德尔语气的反常,松开了禁锢着里德尔的双臂,掰着里德尔的肩膀让他面向自己。

阿布拉静静的凝视里德尔,刚才因为里德尔狠心的原因,嘴角还残留着阿布拉的血液。不如刚开始般那样的鲜红,现在呈现出暗红的色彩。配在里德尔的容貌上,多了几分的妖艳。

不过,现在不是欣赏里德尔貌美的时候,阿布拉紧紧的盯着里德尔,像是有读心术样的问道:“汤姆,是不是院长跟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