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章 7000字(1 / 1)

柳夏的话像刀子在剜柳国明的心,刚要开口又别过头忍下来,压低了帽檐,嘱咐,“小夏,你放心吧,爸爸只是不放心你才跟来看看,不会打扰你的……”“别爸爸爸爸的,你不是我爸爸,我爸早就因为救凌御风掉进山崖死了!”柳夏有些不耐烦,今天的事情真是一团乱糟糟的,什么都不顺心!突然想到江小鱼的爸爸,再想想江小鱼那张她想撕碎的脸,灵光一闪,“先别走,既然来了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不了,”柳夏态度的转变让柳国明有些受宠若惊,“不用了,我还是不给你添麻烦了。”“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们父女那么久没见了,怎么也得好好聊聊。”柳夏带着柳国明左拐右拐找了一间并不起眼很冷清的咖啡厅坐下来,“当年我被海水冲走,没想到被好心人救了,这些年我看你也过得挺好的就没来找你。也是最近在新闻上老是看到你不好的消息就很担心,所以才会……小夏,我不是故意吓你的!”柳国明对这个女儿十分的内疚,如果不是他没有本事,她也不会跟着自己过日子!幸好有凌御风,柳夏才能过光鲜亮丽的日子。“哎,我的日子哪里有你想的那么好!他心里只有那个女人,原本以为我给他生了儿子,他就会娶我的。谁知道,他还要去找那个女人复合!只要有那个女人在一天,他就不会娶我,我就只能是他的情妇,我的儿子也只能是私生子!我倒是无所谓,可是炎儿那么小就要顶着私生子的身份!以后长大了也不能算是凌氏的人!呜呜……怎么办?爸爸,有时候我真想和那个女人同归于尽,可是炎儿还那么小,他不能没有妈妈!”柳夏的凄凄惨惨的哭着,一边哭一边看柳国明的脸色,他果然动容了。“爸爸,既然你还在,如果我有什么事情,你千万记得一定要帮我照顾好炎儿!”听到她的话,柳国明紧张的询问,“你,小夏,你可不要做傻事呀!”“如果不除掉那个女人,难道让你孙子一辈子做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吗?”“小夏,你不能那么冲动!”柳国明听到女儿是话,很是震惊,眸底一片纠结。“我不是冲动,这一步我必须做到,作为父母,我必须尽我自己的能力为儿女的人生做好铺垫!”柳夏字字句句都在意指柳国明!既然江小鱼的爸爸能为她来杀自己,为什么自己的爸爸就不能为了自己去杀江小鱼呢?只要能够除掉她,自己的人生肯定不会这么狼狈!“能给我看看孙子吗?”柳国明的眸光闪了闪,好像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凌御风喝的醉醺醺的,脑海里全部都是江小鱼拿着戒指向叶寻欢求婚的场景,他拍门的力道更大了,“老婆,你怎么可以这样?老婆,你开门呀!”“老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根本离不开你,你怎么那么忍心不要我呢?老婆……”江小鱼回家的时候就看到又在拍门又在吼的凌御风,虽然很不想见到他,但是他堵在门口她不见也得见。“老婆,老婆……”看清楚走近的女子,凌御风欣喜的转身就要走过来,脚下一个踩空身子就往前栽倒。江小鱼顾不得他浑身酒气连忙扶住他,“你没事喝这么多做什么?我先送你回家吧!”凌御风浑身的重量都靠在江小鱼身上,手臂如同钳子一样紧紧的抱着她,“老婆,有你的地方才有家,你带我去哪里都可以,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要我怎么样都可以!”“不要混说……好重呀!”凌御风的身材不算健壮,这几个月因为江小鱼的事情也清减了不少,即便这样,他的体重也不是她能够搬得动的。江小鱼尝试着扶他停车的地方,凌御风踉跄的站着,下巴搁在江小鱼的颈弯,“老婆,我只要你,我只有你了,你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我再也承受不住失去你了……小鱼……”江小鱼的鼻子微微泛着酸,“凌先生,你喝醉了,我给云姨打电话,让家里的司机到这里来接你!”“老婆,我想上洗手间……我要上洗手间……”她只是能勉力扶住他,现在凌御风扶着她的肩膀摇摇晃晃,她自己都快要站不住了。“洗手间?”人又三急,虽然没有夫妻情分,也不能让人在外面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吧?这可是高档住宅,到处都有摄像头,如果她真的让他在外面解决,不等于让他曝光嘛?这样毁人不卷的事情她还是做不出来,“先答应我,用完洗手间就赶紧回家去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嗯,嗯……我要用洗手间!”凌御风有些迷迷糊糊的,江小鱼身上自然的冰香让他很是安心,深嗅了嗅,露出满意的笑容,嘴里又喃喃了几句,“真的是老婆的味道哦……”说着侧脸在江小鱼的脖子上胡乱的亲了一口,冰凉的唇灼热的呼吸,江小鱼怔怔的有些失神,一个不留神凌御风的软弱无力的身子就往侧边栽倒。江小鱼险险的才抓住他,自己又被他带了一个趔趄。现在她一点也不敢大意,只能先扶着他进去再说。关了门开了灯,江小鱼准备先扶着他去洗手间,凌御风靠在她肩窝的唇越来越烫,“老婆,你不要和他在一起好不好?他哪里比我强,你告诉我,我向他学习好不好?”江小鱼勉力扶着他打开了洗手间的灯,还没有来得及开门就被凌御风大力的一个翻转抵在了墙上,他的眸光好似有一团火灼烫着目光所及的每一寸机会,他的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霸道凌冽的宣称,“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老婆,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老婆……”他的唇不期而至,如同暴风骤雨席卷而来,江小鱼的眸子紧缩了一下,想要推开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的人,他的巨力禁锢的她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她根本反抗不得。咬紧的牙关在他捏住自己下颚的时候不得不松开,他的唇舌带着浓浓的酒气席卷了她的舌~尖,舌~床,舌~根,力气大的惊人,好像是要清洗一样。“唔……唔……凌御风……别发疯……”他的眸光炽烈的可怕,他捏住她下巴的力道也不由得加大。微醺的眼神越加浓烈的占有谷欠,勾起唇角,“我也觉得我发疯了,为了你这个女人发疯,在你的身上尝够了爱情的苦!就算今天之后要下地狱,我也要你……狠狠的要你!”江小鱼后悔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逃离是来不及了只能倔强的瞪着这个危险的男人,“如果你敢陪我,我会恨你一辈子,包括下辈子,我都恨你!”“我知道你恨我,因为我的手里沾染了你爸爸的鲜血,我当时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那件事,我肯定不会失控,如果不失控就会发现你爸爸断桥上的钢筋,如果发现了那半截钢筋就不会推你爸爸过去,就不会砸伤他的大腿!如果他没有受伤,说不定他的病还能再拖一阵子,说不定我还能找到医治他的办法……”凌御风的思绪烦乱的很,说出来的话也语无伦次,江小鱼还是从中抓到了重点,惊讶的无以复加,“你说什么……爸爸不是受外伤死的?”“但是,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对不起……我也知道这辈子你都不会原谅我了……”凌御风的眸光落在江小鱼的微微有些红肿的薄唇上,在她开口的时候,再次吻住了她,这一次比之前的每一次都急切,他几乎是用浑身的力气在吻住她,手指也灵活的攀到她的腰间,拉开了她裙子的拉~链!“不要……放开我……不可以……”江小鱼只能在他松开自己换气的时候发出声音,她的双手不断的推拒着他的胸膛,可是他的手力道大的已经扯烂了她的裙子,大掌握着她的柔软,生生的疼!“凌御风,你放开我……现在你不能再碰我了!”她已经做好决定要离开他,断了所有的念想,她已经破釜沉舟了!“你是我老婆,我不碰你,我能碰谁……”凌御风已经是在低吼了,他的唇循着她的下巴到了她的白嫩如天鹅的颈子。他的身体所有的激~情都在叫嚣,都大半年没有碰过女人了,现在,他要把所有的积蓄都交给这个女人!“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会是叶寻欢的妻子,我和会他……”叶寻欢三个字生生的刺痛了凌御风,脑海里马上浮现出白日看到的一幕。他不敢深想,但是她深情的吻别的男人还是让他无比的愤怒!伴随着身体的肿~胀是无比的愤怒!“和他怎么样?你和他尚过床对不对?江小鱼,在我痛苦不堪的时候,你和他上床了对不对?他是不是也这样碰过你?”他的手狠狠的捏了一下她的绵车欠,很痛!“我是他的女人,和他上床又怎么样?你凭什么要求我为你守身?凌御风,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我们的婚姻内,你出轨了多少次,甚至孩子都生了……你来和我讨论这个,是不是太可笑了?”她眸底的厌恶让他的胸腔里的愤怒又抖增,眸光里面的温柔和内疚消失殆尽,只剩下浓浓的恨意!曾经他觉得这个女人永远都会站在他的身上,只要他回头就能看到她温柔的笑颜!现在,这些都属于别人!她在身下娇媚无比的样子也属于别人,她的低吟浅唱都被别人的男人欣赏!他的脑袋都快要爆炸了,都快要裂开了!他的蠢的吗?怎么可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回答我?你是不是真的和他上床了?”深入骨髓的爱驱使着他最后一次质问她,这是他唯一能给的最后的机会,或者他根本就压制不住内心的小恶魔了。“哈哈哈……”江小鱼怒极反笑,是她蠢才会让这只狼进门,大笑一通后,陡然收住,瞪着他深邃如幽潭的眼眸,“是傻子村官陈二饼!我和他上床了,每天晚上都……唔……”凌御风彻底失去了理智,也不知道身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打横抱起了她直接来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粗鲁的把她扔了过去,随后高大的身子扑了过来,将她压在身下。他的吻霸道的好像是要吞噬了她,他的手每到一处都是在肆掠,揉捏得她是腰肢好像要断裂了。“呜……唔……你会下地狱的!”在她的怒吼中,凌御风的动作稍微挺了下,直起身,飞快的除掉自己身上的障碍物,精壮的滚~烫的身子毫无缝隙的压在她凹~凸有~致的身子上,小小风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抵在她最幽~秘的地方。“为了你,我无怨无悔!”他的大手托起她纤细的腰~肢,顺利的落下她身上仅有的布料!江小鱼奋力反抗着,伸手去捞,那里已经是她最后的防守了!凌御风鹰眸半眯着,单手就禁锢住了她不安分的双手,顺利扯下最后的屏障,身子压下来的时候,滚~烫的小小风在那处滑了几下,做了这么多,她竟然还不够湿~滑,但是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勾起她的一条月腿,小小风轻车熟路自己循着蜜~汁的源泉就冲了进去。久违是紧~致包围着小小风,凌御风低呼了一声,再看身上的女人,因为刚才的哪一出前~戏,此刻她的身子透着一层密集的粉色,她的脸上有些许痛色,小脸倔强的强忍着,贝齿也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然而,她的身体根本就骗不了人,他结实的胸膛贴着她,感受得到她的每一丝颤栗。如果真如她所说的夜~夜生~欢,身体怎么会有这样艰涩的反应……他的大脑刚刚有一丝清明,旋即被无穷无尽的块感冲击的无影无踪。他这样身强力壮血气方刚的男人,已经半年没有女人已经是奇迹了,现在身下是他爱极的女人,爱极的味道,爱极的身子,哪里还忍得住,只能随着最原始的谷欠望,一下又一下,深深浅浅的撞击着,让身下的女人感受着他的炽热和疯狂……此刻,在房子外面,有一双眼一直注视着。虽然隔着层层叠叠的窗帘,他看不到里面的场景,但是孤男寡女在酒精的作用下会做些什么,没有脑子的也能猜得到!这个男人风流快活着,只是可怜了他的女儿和可爱的小外孙……第二天,凌御风在头痛欲裂中醒来,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臂弯里熟悉的重量,浅浅的呼吸声。他的胸口一窒,不敢扭头看,唯恐自己看到不是心心念念女人的名字!脑海里一点点找回醉酒时候的记忆,他喝醉了来到这里找小鱼,然后小鱼出现了,她扶他进了屋,他把她抵在墙上,然后,没有抑制住自己的对她的谷欠望,一遍遍的要她……这样的记忆喜忧参半,喜的是他终于在酒精的作用下再次拥有了这个女人!忧的是,他在得到之后会把她推得更远!撑起身子,一点点的拨过她垂在脸颊上的秀发,露出她精致的小脸,她如同找到温暖的小兽靠着他的肩膀,睡得正香!看到她尖瘦的下巴,他有些不忍!叶寻欢的病情他也知道了,作为他的兄弟,他已经安排财务部拨款到研究中心。虽然他们兄弟之间隔着一个江小鱼,但是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也不会薄弱到因为女人就断裂到。他也知道叶寻欢绝对不差钱,但是除了这些他根本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这些天,她为了照顾叶寻欢,吃不下睡不着,离他第一次见她不过短短的几天,他就发现她又清减了一圈!心疼的抚过她的脸颊,她的颈子上还有他留下来的吻~痕,肩膀手臂都未能幸免,凌御风蹙了蹙眉,掀开薄毯看她里面的身~子,蓓~蕾上皱眉深深浅浅的牙印让他不禁低骂了一声。就不能轻的嘛?她肯定会很痛!轻身的翻身下来,捡起自己的衣服,为了不吵醒累坏了人儿,他用楼下的浴室冲了凉,穿戴好,又给云姨打了个电话,让她煲点汤送过来。江小鱼的身子如果再这样,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拖垮的。蹑手蹑脚的回到卧室里,江小鱼还在睡。他蹲在床前静静的凝视了她好一会儿,对她是满心的心疼,对于醉酒强迫她的时候,他一点也不后悔!唯一后悔的就是自己太粗鲁了,以前太混蛋不懂得珍惜,现在,如果再不知道疼她宠她,自己真的就妄为人了!这个商场上无往不利的男人,也很困惑!他现在就是在泥淖里,怎么做都是错,都会错!作为父亲,他不能割舍下孩子。作为男人,他不能放弃自己心爱的女人!怎么办?他真是很茫然!唯一无比清晰的是,他现在能够理解江小鱼的心情了!作为他的妻子也好女人也好,无论她对炎儿有多好,她也会被这个逐渐长大的孩子厌恶憎恨,被当成可恶的后妈继母!这就是现实!更何况,还有一个不甘于现状的柳夏!无论他花多少钱,她都觉得理所应当,觉得这些都是他对她的亏欠!她学不会感恩,那么她教育出来的孩子会学会感恩吗?他也想过把孩子带回家,可是凌爷爷那边是绝对不会同意!爷爷那边还想着给他介绍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强强联姻,打造商业王国!哼,为了面子,为了凌氏,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可恶的老头!如果不是爷爷心狠手辣,故意栽赃嫁祸,故意误导他仇恨和敌视江小鱼,他怎么会晾着早就有感觉的妻子,怎么会一错再错,怎么会错无可错!起身,寻了纸笔写下了一段话,用她的手机压着。他得先走了,否则,她醒来看到他,肯定会生气的银河之传说!不知道何时,他对她的爱,细致如斯,卑微如斯!在屋外守了一夜的人仔细侦查过这里的地形,这套房子专门有防盗设计,除了了正门,他根本不可能从其它地方进去!他只能另外想办法,最主要的是,都上午十点多了凌御风还没有离开!等楼下关门的声音响起,江小鱼才睁开眼,其实在凌御风起身的时候她就醒了,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他,索性装睡!看着他走了,她才松了一口气!现在的她,真的没有力气去做无谓的纠缠,昨晚,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哦,不对,是被狗咬了很多口!坐起来,拿过他放在床头的纸条。老婆,我爱你!这是天坍地陷也改变不了的现实,所以,你恨我吧!这是什么逻辑!因为爱就要恨吗?人生苦短,爱都来不及,还要去恨做什么!不喜欢的事情,干脆无视好了!看了看表,不好,已经快十一点了,打开手机,好多的未接,都是李思打开的!她从来都是早上八点左右就会到医院,从来没有这么晚!他们肯定是担心自己了!赶紧回拨了电话,却没有人接,于是她发了条短信过去,告诉他们自己今天会晚点到!洗漱完毕,刚褒上粥就听到门铃响了,从视讯里面看,是一个穿着水电工制服的人,“你好,我是来检查做电路检修的!”江小鱼愣了下,问,“我没有接到物业通知呀!”视讯里面的人微微扬脸,但是帽子的确压得太低,她看不清楚他的整体长相,“我们的通知贴在公告栏里,可能你没有看到吧。这样的电路检修是每半年一次的,也是为了保证各位业主的居家安全!”江小鱼想了想,可能是自己的戒心太强了,不过是例行检修还这么多疑!开了门,让师傅进来,“师傅,麻烦你快点,我一会还要出门,谢……”谢字还没有说完,穿着水电工服饰的男人眸子闪过一丝凶光,从衣兜里面淘出一个手绢,从后勒住了江小鱼捂住了她的嘴。“唔……唔……”江小鱼伸手去抓,但是丝毫不能撼动男人的手臂,鼻子和嘴巴都吸入了不少的迷~药,在迷~药的作用下,身子越来越软意识越来越模糊,不消五分钟她就晕了过去。男人的眸子闪过一丝挣扎,拿出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照片,神情又坚定起来!为了小外孙的幸福!他必须得这么做!带上手套防止有指纹留下,抱起江小鱼把她抱进厨房,让她躺在地上,又检查了厨房的门窗,才故意开大火让正在煲的粥溢出来扑灭了瓦斯的炉火,待闻到煤气泄漏的味道,才合上门悄然而开!因为煤气的开关阀都打开到最大,房间里面不一会儿就弥散着浓烈的瓦斯的味道。随着呼吸,江小鱼吸入的瓦斯也越来越多,生命的迹象也越来越虚弱……今天江小鱼反常的晚到,打她电话又没接,高哲轩和李思都很担心,索性李思决定亲自过来看看!这段时间江小鱼的精神压力很大,说不定身体已经被拖垮了!每次看见她故作坚强的样子,就让人心疼!李思开车进入小区的时候恰好和谋杀小鱼的男人擦肩而过,他刚离开小区,李思就到了。按了门铃好久也没有人来开门,因为这里有也有密码锁,因为半年前照顾受伤的叶寻欢,为了出入方便,他就把密码告诉了李思。李思输入了密码,幸好没有改密码!门开了,进门就嗅到一股子特别的味道!越走近,这种味道越强烈!“不好,是瓦斯!”门怎么是关着的!李思来不及疑惑,打开门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江小鱼!“小鱼!”李思赶紧关了瓦斯,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透进来!才直接抱着江小鱼到了门口的石阶上,时间紧急只来得及让她躺在空气最流通,最新鲜的地方,做了粗略的检查,有脉搏有心跳确定还活着,但是这可大可小,还要有正规的系统的检查后才知道有没有其它的隐患。江小鱼面色惨白没有醒过来,李思果断的拨打了1**急救电话,又拨了1**报警,随便通知了黑白两道通吃的刚回来是杰克。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可不会傻到认为江小鱼会自杀!如果要自杀还煲粥做什么?可是谁会谋害她呢?云姨拧着汤赶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昏迷的江小鱼被急救车拉走,李思正在对赶来的警察做口供,杰克阴着脸检查着房间。“初步判断,这是一起谋杀案!”“谋杀!李小姐,是不是少奶奶……少奶奶她……”云姨看到这么大的阵势就觉得不妙,又听到警察做下这样的定论,险些就要晕过去。“如果不是我来的早,她就没命了!她现在送去医院了,应该不会有大碍!”欢乐小剧场:羊儿(邪恶的笑):欢欢,你家鱼儿被啃得渣都不剩了,嘿嘿,不如你就跟了我吧!我保证把你的病治好!欢欢(炸毛的样子):尼玛,谁啃的!谁啃的!我辛苦了大半年才养的点肉,竟然还渣儿都不剩!羊儿决定去找大风,好歹也是帅锅:大风呀,你强了鱼儿人家也不愿意要你,哎,男人也要有尊严!不如从了我吧,我保证对你好!大风扬了扬眉,一脸的不削:我从来不缺……女人!小鱼儿(都快要哭了):潜水的亲爱,赶紧去新文收藏留言呀,否则这无良的作者就要把我的男人勾搭走啦!求求各位啦!!0`0`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