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章 此生已了(1 / 2)

男人赶紧上车拖了柳夏下来,若不是这断桥有石墩拦住,他早就开着车冲下江水址:。怎么也不会等到有人来救这个女人。

“大风,大风,快来救我和孩子……”

柳夏犹似看到了希望,竭力拽住了车门朝着飞奔而来的凌御风喊。

男人停车的位置本来就靠近断桥的边上,他大力的拽住了柳夏的头发,钳住了她的肩膀就往外走。

“小夏……”

男人已经靠近了断桥边沿,凌御风不敢再靠近,担心他会做出过激的举动。

“大风,救我,救我呀……”

柳夏拼命的挣扎着,男人的身体看起来不是很好,这一路上不断的在咳嗽,但是在和柳夏的比力上还是占优势。在她的挣扎中,拖着又往前靠近了几步。

“先生,这位先生,你不要激动,千万不要激动!”

凌御风站在离他不足五步的距离,一边寻找着最佳的救援位置,一边试图和这个男人准备谈判。

“咳咳……”男人也没有想到生命的最后还能看到,这个欺负自己女儿的人。“咳咳,你不要过来!”

眼看着就要穿过石墩栏杆了,他往后看了看湍急的江水,勒住柳夏颈项的胳膊又紧了些,夜风吹来,他的身体又剧烈的咳嗽起来,被禁锢住的柳夏害怕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她可能真的要和这个世界永别了。她不甘心呀!

“大风,大风,你赶紧打给江小鱼,让她让这个人住手吧……我退出,我退出!”

听到她提起江小鱼的名字,男人咳嗽的更厉害,好似把心脏都要咳出来,苍白的脸色也憋出不正常的红。反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柳夏的脸上,因为太用力抬手的幅度太大,竟然把自己的鸭舌帽顶落下来,露出苍老的一张脸。

凌御风看到这张脸,和那个噩梦重叠。他摇摇头,似乎不敢相信,缓缓的抬起手指向他,

“江贵华,竟然是你!竟然是你!”

江贵华也没有想到会被他认出来,

“是我!凌御风,我要让你们凌家付出代价!”

“我们凌家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吗?你的手上沾满了我父母的鲜血,这个代价还不够吗?现在,你还要残忍的杀害我的女人和未出生的孩子?”凌御风敏锐的扑捉到江贵华的动作有一丝松动,他朝着柳夏使了个眼色。

“凌御风,反正我也要死了。我的女儿身边有叶少这样的朋友照顾,我也放心了。我在这个世上已经了无牵挂了,凌老头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要挟到我的了,哈哈……都是我一念之差,让自己家破人亡,老婆气死,女儿进你们凌家,本以为她会过着少奶奶一样生活,谁知道……比丫鬟还不如,这些年还边工边学的还债。凌老头他怎么忍心这么对我的女儿……今天,我要……”

在江贵华激动的咆哮的时候,凌御风趁其不备从另外一边冲过去压制住了他,柳夏被甩在一边,凌御风阴鸷的扫过被压在身下的江贵华,

“为什么要在我打算好好和小鱼过日子的时候你跑出来?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伤害我身边的人?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无论你是越狱还是杀人,最终受伤害的都是小鱼,都是小鱼……”

江贵华被压得死死的,喉咙也被他勒的喘不过气来,他的双手不断在地上摸索着,终于摸到了一小块断裂的砖头,狠狠的朝凌御风的后脑勺砸过去。

“呸!你爷爷当年让我去顶罪的时候,就是骗我说会好好照顾我的家人,还会让我的女儿嫁给你,从此衣食无忧做少奶奶……结果呐?我的女儿被你当着全世界的人打,然后我女儿又被你爷爷打破头……哼……”

凌御风后脑一阵钝痛,在柳夏的惊呼声中,他才发现身上的江贵华已经推开他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飞快的去抓柳夏。

凌御风猛地摔了几下头,他什么意思?爷爷让他顶罪?自己父母的死不是他所为吗?那到底是谁?

“放开她!”

凌御风站起来扑过去抓住了他的胳膊,柳夏惊慌中咬住了江贵华的手背,在他吃痛的时候狠狠的后击肘击中了他。

江小鱼和叶寻欢驱车赶来的时候就看到柳夏躺在地上,凌御风钳住江贵华的肩膀疾步推着他往后退,而在离他不到五步的位置是裸~露在外面的混泥土胚,一根乌黑的钢筋正直直的竖在那里。

“爸爸……”车还没有停稳,江小鱼就打开车门往下跑,谁知道还是来不及,她惊恐的看着前面的一幕。

凌御风发疯似的抓住江贵华的双肩不断的摇晃,似在追问着什么,而是江贵华则是望着朝自己跑去的江小鱼,嘴边渐渐绽开了笑容。在死前能看到自己的女儿,也算值得了。

“凌御风,你住手呀!”江小鱼跑过去,无助的嘶吼着,她的声音被狂风刮走了一大半。

刚才的情景叶寻欢也发现了,他慌张的停车就往那边跑,快要靠近的时,柳夏踉跄的站起来横在他面前,捂着肚子向他求助,“叶少,求求你……”

凌御风,江贵华,江小鱼三个人的位置都靠近断桥边缘,江小鱼在凌御风失控的时候冲上去,只要凌御风不经意轻轻的一推,这个女人就可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