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章 我的爱,与日俱增(1 / 2)

“小鱼已经和我说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小虾生命垂危,急需要匹配的肾源救命,所以小鱼接到这通电话的时候才会乱了阵脚,慌慌张张的就把五十万打给了对方。”顿了顿,凌御风问黎弋阳,“你们掌握的信息看,那个自称是凌太太的人,长什么样子,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把钱给到脱层皮手里的?”

“据交代,那个女人浑身蒙的严严实实的,明显不让人看清楚她的长相,还是直接用现金交易的。至于时间嘛,本月6号下午。”

黎弋阳的话音刚落,凌御风已经骂出了口,“md,6号,6号,我和小鱼在杨梅湾小学,她怎么可能出现在a市?到底是哪个混蛋,竟然刚算计到我的头上了,真是该死!要被我查出来,非得把了她一层皮不可!”

“只要证明凌太太是被陷害,这件事好办。大风,你还是冷静点想想,如何全身而退!那位神通广大的媒体,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会把凌太太翻出来,为了关注度说不定还会利用民愤添油加醋,到时候,事态扩大化,肯定不容乐观!”

“哼,”叶寻欢冷笑一声,不满的睨了凌御风一眼,“现在就是要用最快的速度把设局的人找出来了,和小鱼有冲突的无非就两位,柳夏和马玉环!”

凌御风没有说话,黎弋阳看他,“你怎么看?”

“我没有看法,反正查出来无论是谁,都由警方处置!”此时电话响了,是刘嫂打来的,

“喂,什么事……什么?送医院了没有?现在怎么样?胎儿有没有问题……好,我马上过来!”

当他说出马上过来,叶寻欢已经豁然起身,愤怒的逼视着他。

“你还真是举世无双的好男人!好的不得了!最好马上给我滚,否则,我一定会揍你的!”

“我跟小夏提了分手,这几天一直在闹情绪,刚才割脉自杀了……我要马上赶过去,哥们,帮我照顾小鱼。”拍也寻欢的肩膀被他愤懑的甩开,凌御风又冲着黎弋阳说,“我的人已经开始在调查了,杰克负责,你们警方可以直接和他对接。哥们,谢谢你了。”

看着他离开的犹豫不决,黎弋阳点点头,“放心,你老婆,不会有事的。”

“好,这我就放心了。”

凌御风离开后,叶寻欢一脚揣在沙发上,“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混蛋!”

“他的确是个混蛋!兄弟,我觉得江小鱼那个女孩子不错,跟着大风肯定不会幸福的。但是,我也要劝劝你,你们两个是兄弟,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决裂吧?再说,依大风的性子,肯定不会放手的!”

“废什么话呀!他要是不同意,我打都打到他同意,自私自利的混蛋!小鱼现在是在被问询呐。他竟然敢抛下她一个人离开!他的脑袋里里面都是豆腐渣嘛?柳夏要自杀,为什么不死的干净利落点,还要留机会让人就起来?哼!”

“寻欢,你说的都对。不过,我看问询已应该结束了,你要不要下去陪你的小绵羊?”

黎弋阳可不想这个混蛋在这里发火,否则他的沙发都会被踢坏了。提到江小鱼的事情,叶寻欢很快就冷静下来,催促着黎弋阳赶紧带路。两人走出局长办公室,脸上的情绪都被很好的收敛起来,都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形象。

江小鱼在笔录上签好字出来就看到等在一旁的叶寻欢,眸光闪了闪没有凌御风的影子。他去了哪里。

“小鱼,我回来了。”叶寻欢仍旧是那副天下没有我搞不定事情的模样,走到江小鱼的面前,狭长的凤眼里是重逢的欣喜,“久别重逢,江小姐是不是应该爽快点给我一个友谊氏的拥抱。”

说完直接伸臂揽着她按到了自己的怀里,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吊儿郎当的语气,江小鱼的鼻子酸酸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往外涌。好像在海上漂流了太久的小舟找到了依靠,把脸埋在了他的胸膛,任由泪水洒下来。

她强迫自己坚强太久了,现在,才敢让自己的情绪宣泄下来。

“傻丫头,有什么好哭的。”叶寻欢的眸子却沉了下去,他不想让周围的警察以为她和自己有超友谊外的感情,这样对她的名声不利。拍了拍她的后背,不在乎的说出了凌御风的事情。

“柳小姐闹的厉害,他已经赶过去了。小鱼,不要找他了,你还有我这个肩膀可以依靠,没什么了不起的。”

刚才那些看好戏的警员们正在揣测凌太太和这位妖孽男的关系,现在听到这枚重磅炸弹,又纷纷的同情这位传说中一点都不受宠的豪门弃妇。哎,做女人难,做处处维护小三男人的女人更难!

更何况,这弃妇的名声上还要添加个毒字。无论这卖肾案公布公开,这凌太太都会惹得一身骚!

两人仍旧从内部通道出了警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江小鱼一直没有说话,叶寻欢观察了好几次,才斟酌的开口,

“要不要我们去喝杯热饮吧?”

“老大,我们去看看小虾吧,我真的很担心她。”最近她背着凌御风抽了很多时间陪着小虾,也找了会诊的专家团队,可是无论她做什么都无法挽回小虾的生命,只能一点点看着她的生命一点点的流失。

叶寻欢点头应了,打了方向盘往华和的方向开。“别太担心了,这卖肾组织的事儿根本与你无关,你只需要协助他们调查就好了,不会涉及到什么。而且,黎弋阳会帮忙尽量把这件事压下来的,要这点本事都没有,他这个局长早就当到头了。至于,小虾哪儿,你希望她看到一个比她还先倒下去的姐姐吗?”

“老大,我见过那个女孩儿的照片,花一样的年纪,就那么被害死了。如果没有我,没有我,她也不会……”

叶寻欢把抽纸递给她,他希望这个小女人不要把伪装的坚强带给他。

“这不关你的事情,是利益,利益驱使的。如果没有利益,那些人就不会陷害你让你身败名裂,如果没有利益,那个脱层皮也不会铤而走险。这些都是在利益链条下进行的。小鱼,有件事,我想先告诉你,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

“怎么了?”江小鱼担心的并不是自己怎么样,而是自责,内疚。现在看到叶寻欢纠结的皱起了眉头,难道有什么事情让她难以启齿吗?

“脱层皮为什么会这么快找到女孩一家?为什么确定女孩的肾与小虾的匹配率比较高?”

这件事是黎弋阳告诉他的,这些目前都算是机密,如果公开的话会对受害者的家庭带来不小的冲击。但是他不确定,凌御风在腹背受敌的时候为了挽回江小鱼的声誉,是否会选择公开。

“难道他们是小虾的家人?”这些江小鱼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也试图联系到小虾的亲生父母,劝他们去化验救小虾。她也的确是找到了这对父母,几次三番的劝说,但是他们十分蛮横的拒绝了。这件事,她没敢告诉任何人,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嗯。那个被害的女孩是小虾的亲妹妹,所以……而且,现在,那对父母应该在去华和的路上。”

“他们同意捐肾了么?”江小鱼转悲为喜,欣慰着小虾的父母还是很爱她的,并没有抛弃她。

叶寻欢想了想,决定把无情的事实告诉她,由他告诉她,总比她从别的地方知道来得强。更何况,他也不想自己的女人像傻子一样,崇拜一些无情的人。

“我给了他们两百万,足够他们送小儿子完成学业,再买一套房子结婚……”

“老大,他们……”这就是小虾的父母吗?忍不住为懂事的小虾心酸,声音也哽咽,“他们怎么能这样!”

“所以,你为小虾做的很多了,无论结果怎么样,你都尽力了,我想小虾也不希望看到你愧疚,看到你难过。你,你的父母,给小虾了家的温暖,给了她亲情。她的人生,短暂也好,都不缺爱的!”

“小虾……”江小鱼泣不成声,她在为小虾伤心,她的父母怎么能如此的无情。“如果,如果可以,我不想让小虾见他们!”

“嗯。”他也是那么想的。“最好不让小虾知道是谁的肾,这样她就不会知道真相,也不会伤心了。如果真的可以,等她的做好手术,我就安排她去美国,再也不回来了。”

一个小时候后,两人到了华和。

因为已经到了肾衰竭的挽起,小虾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室,他们只能隔着玻璃看她。她虚弱的躺在那里,脸上罩着氧气罩,浑身插着几根说不清是什么作用的管子。

她的小虾,正在生命的边缘挣扎着。

“叶先生,那对夫妻已经到了,现在正在做化验。你要不要去见见?”

“不用了,什么时候可以拿到化验结果?我要最快的速度!”

“最快后天早上就可以拿到结果,只要肾源匹配,我们随时可以手术。”

简短的谈话后,叶寻欢已经基本掌握了情况,拉着江小鱼在icu外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小鱼,我先送你回去休息一下吧。这样子,小虾还没事,你就先倒下了。”

“呕……唔……”胃里一阵反酸,江小鱼急急的冲洗手间冲过去。

她的这举动可是把叶寻欢吓坏了,赶紧跟了去。女洗手间!他不能进去,在外面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的似的。

“小鱼,你好些没?有没有什么事情?小鱼……你再不回答我就冲进去了。”

江小鱼干呕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吐出来,这几天孕吐的现象越来越严重了,刚才在做笔录的时候已经吐了一次,幸好凌御风没有发现。现在,倒是当着也寻欢的面儿,没有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