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章 小夏,这是你的幻觉(1 / 2)

凌爷爷脸上的一贯温和的笑容,“刘嫂你太客气了,你们一家人过得好好的呐,怎么会有事呐!只是呀,像贵公子那样的年轻后辈还是不要沾毒品的好呀,不仅会毁了自己,也会连累家人呀!”

“多谢老先生,多谢老先生!”刘嫂只是普通的保姆,哪里见过这种仗势!一开口就把她家里的事儿事无巨细了如指掌!

“不谢,不谢,柳小姐,这样还要请你多费心呢?”

好像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幻觉,眼前的这个老人慈祥而温和。

“知道,知道!”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不争气的儿子,她只能听这位凌老爷吩咐了。

“你晚上放心睡个觉,就当今天晚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就好了。”

说完,凌爷爷率先走了出去,阿彪推着柳夏的走了出去。静寂的医院,两人推着柳夏扬长而去,值班室的护士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就若无其事的继续玩手机。只有 刘嫂跑到窗口,看着三人上了车后,有四~五个黑衣人从医院走出来,他们上了另一辆车,跟着前面的车扬长而去。

上天保佑,柳小姐会平安无事,柳小姐肚子里的孩子也平安无事,否则,凌先生那边她是吃不了兜着走!

只是,做尽坏事丧尽天良的人,老天会保佑吗?

爷爷问问的坐在加长林肯里面,对面坐着面无表情的阿彪,而柳小姐如果一堆货物般被丢在车上,无人理会。dp1l。

“阿彪,a市最高的山在哪里?”

“在城北梧桐山,哪里没有路障,夜晚游客很少,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很容易!”

凌爷爷摆摆手,批评到。“阿彪太残忍了,怎么也是大风的女人,肚子里还有孩子,我怎么可以做这么坏的事情。会损阴德的!”

“是我错了。”阿彪有些懵,难道真是会错意了?

“梧桐山当风的地方好找吗?”

“嗯,应该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哎,”凌爷爷怜悯的瞅了一眼柳夏,“一个孕妇,在这样的晚上吹一夜的寒风,会不会阴寒过度导致流产呢?”3194473

阿彪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根据个人的体质不多,柳小姐不一定会流产。”

凌爷爷赞赏的点点头,“看来我的心到底是太软了呀!阿彪,你说女人最怕什么?”

“女人胆子很小,应该,蛇虫鼠蚁都会怕吧仙气纵横。”顿了下,阿彪接着说,“这个季节蛇已经很难找得到了,虫蚁找几只容易,数量多一点就麻烦了,就老鼠吧,老鼠够恶心,够大只,也好找。”

“阿彪,你好残忍呀!把一个孕妇困在当风口,还有老鼠吓她,这样一晚上下来,如果再摔上一跤,你说会不会很容易滑胎呐!”

阿彪摇摇头,“如果没有滑胎,明天晚上还可以继续嘛!反正,也不急着回台北!”

“这些你们年轻人玩玩就好了,我这把老骨头要回去睡觉了。记住,不能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在天亮之前一定要送回去!”

“放心吧!我知道了!”

车停了,阿彪拧着柳夏上了后面的商务车,商务车里下来两个保镖,上了车护送凌爷爷回凌氏老宅。

半个小时后,柳夏被冻醒了,她的身上被扒得只剩下内衣内库,双手被反捆在背后,为了防止勒伤还被人好心的用有弹性的丝袜缠了好几圈。深秋,晚上的气温在十度左右,但是在山上大概就只有八~九度,还有呼呼的北方如同刀子一样割着她柔嫩的皮肤。

最恶心的事,捆住柳夏的大叔树冠上垂下无数死老鼠,有的活着,有的已经被捏死了,风一吹这些老鼠如果冰雹一样打在柳夏的肌肤上。活着的老鼠会乘机在她身上挠一下,冰冷的老鼠则如果冰块一样击打在她身上。

她想逃,可是树是背靠着岩石,前面就是老鼠堆。栓住柳夏的绳子只够她跑到最远的调着老鼠的地方。

“有没有……”

话没有喊出来,她的嘴里就被塞进了一只小老鼠,还在动。柳夏赶紧把它吐出来,耳边就是寒风吹散的自己的声音和老鼠叽叽喳喳的声音。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有多恨她,这些掉老鼠的线也很有层次感,夜风席卷来的时候,所有的老鼠扑过来几乎可以给她做一条死活老鼠的毯子……

“救命呀!”要冲出去是不可能了,柳夏又冷又怕,整个身子卷缩着紧贴着枯皮的大树,蒙着头,用背部迎接老鼠雨的洗礼。

可是她的声音在夜风里根本就喊不出去,连她自己听都是零零碎碎的!

(这个场景早就设想好了专门来虐小柳,谁知道,写了过后觉得好恶心,为了各位亲爱的感官,就果断改成了这个简略版。亲们自己yy吧……)

凌御风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回家之前已经打过电话给柳夏的保姆刘嫂,确认柳夏已经睡着了,所以才会放心的回来。先去爷爷房间,看见老人家已经安然入睡。才习惯性的来到小鱼的房间,推了推门,门反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