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章 坚强的太久(红包加更to-1181500692)(1 / 2)

第二日清早,在客厅等了一晚的云姨终于听到了有车熄火的声音,慌乱起身赶到院子里。

“少爷,你……”

凌御风从车子里走下来,总是锐利锋芒毕露的瞳眸染上了一层晦暗,脸颊的皮肤因为被夜风吹了一宿显得暗淡无光,嘴唇干涸的开裂。他的衬衣上还有些脏污,这样的衣物能穿在有洁癖的凌御风身上,是难以言喻的!

自江小鱼失踪不过十多个小时,凌御风就活生生的变了一个样子,举手投足都是牵强,都是硬撑,都是狼狈。

“云姨,爷爷呢?他还好吧?”一晚未归,他身强力壮能撑得住,爷爷虽然霸道强悍,毕竟也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

“还好,老爷在天亮的时候上楼休息去了。”凌御风走在前面,看见他沧桑的样子,云姨也忍不住心酸。她本想狠狠的骂他一顿,把他骂醒。可看到他这个样子,责备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些天,少爷对少奶奶的好,不尽是装出来的吧?所以,在少奶奶失踪的时候,他才会如此的失魂落魄!

“给我弄点东西吃吧,”凌御风脚步顿了下,扭头对云姨补了一句,“随便什么都可以!”

“你要走?”云姨有些不安,“少奶奶吉人天相,肯定会没事的!你就先在家里躺一小会儿,十分钟也好。”

“我没事,云姨,不用担心!”

她还没有消息,所以他绝对不可以让自己有事!这也是他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才明白过来的。

凌御风上了楼,两条腿好像灌铅一样每走一步,都要花光他身上所有的力气。不觉,他习惯的站在江小鱼房间门口,和她相处,总是情不自禁的被她吸引,想要靠近,想要赖着她。

这间房里面,有他羞辱过她的记忆,更有两人相拥起来看着早晨阳关的美好回忆。

好的,不好的,都在脑海里纷乱的重复着。

手握着冰凉的门把,呆愣了良久,还是没有拧开。4083936h8pw。

最新近的一次,她没有允许自己进门。

这一次,他希望自己能够尊重她的意愿!

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用几块的速度洗漱,然后在这个深秋的清晨,用冷水冲了个凉。当凉水从头上浇下,突然间,脑海里一片清明。

当自己把她丢下,她那样笔直的站在亿万观众的面前,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如冰水浇头,浑身上下都陷在了冰窟里面辐射的秘密!

抽了一条浴巾擦干了自己身上的水渍,好奇怪,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冰凉,甚至有种体会到江小鱼心情的感觉。

不由得轻声问自己,他是不是太任性了?

衣帽间,拉开衣柜,看着琳琅满目的衣服,凌御风的心紧了一下。这四年,为他洗衣做饭的,基本都是江小鱼。在这个家里,他的每一件衣服,都弥散着她的味道。

凌御风站在门口,艰难的伸手随便取下了一套衣服,反正都是她亲手洗亲手熨烫的,穿哪一件都是一样的。手臂却因为一晚上都在开车有些吃力,提着的衣物往下坠,衣摆扫到柜子角落安静躺着的小盒子。衣服拿出来的时候盒子也啪一下掉到了地板上,沉闷的响声引起了凌御风的注意。

奇怪,他从来不会把东西放在衣柜里面的?那这个盒子是谁放的?云姨还是小鱼?

自从有了小鱼,云姨就不怎么搭理他的生活琐事,一切都是江小鱼在做,那么这个盒子,有可能是江小鱼放的?

放下手里的衣服,蹲下去,捡起卡其色的盒子。右眼皮突然不安的跳动了一下,凌御风半眯着眼睛盯着这个盒子看,里面会是什么?礼物?如果是礼物她肯定会亲手给自己的?为什么要悄悄的放在这里?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基本都是赖在她的房间吗?

缓缓打开,里面是一摞照片,待看清楚,凌御风手里的盒子啪的一声掉在地板上,发出沉沉的声音,如同他此时的心情,跌进了万丈深渊!

装着照片的盒子倾斜着,最底下的底片也露了出来。

他苦苦掩藏的车祸真-相,原来江小鱼早就知道,还有了指控马玉环的证据。可她不动声色,还把这些证据悄然交到了他的手里。

简直不敢想象,她知道他主宰了这一切是什么心情。她拿到这些证据,本可以为自己讨个公道,却选择成全他需要多大的勇气?

天啊!

凌御风的脑子好像万千汽车轰鸣着同时驶过,他完全招架不住!

跌在在冰冷的地板上,撑着地支着身体重量的双臂不断的缠栗着。他所有的示好,在这摞照片面前都变成了负分,而江小鱼,默默的包容着他,包容着他的任性和无理取闹。

听等慌脸。她坚强了那么久,而他却把她的坚强当成了,理所当然!

他对她要求得理直气壮,他把她对自己的宽容当成了,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