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章 无理取闹,强人所难(1 / 2)

床很快被送来了,江小鱼没有丢掉毯子而是照旧裹着自己,胡乱的拉着被子盖住了自己。

“小虾,如果我带你离开这儿,好么?”

小虾心疼的望着小鱼,绽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点头,“好,姐姐去哪里,小虾就去哪里。就像小时候一样!”

小时候,小虾必须常年卧床休息,但是她却很向往外面的风景,于是背着父母,小鱼就把她背到院子里。天气好的时候,好把她背到附近的公园。尽可能的让小虾多看一些景色,而不是窝在家里,面着空荡荡的四堵墙。

“小虾,谢谢你!”

小鱼看着触手可及的小虾,缓缓闭上了眼睛。这一天,她都处在水深火热中,痛到浑浑噩噩,生活全部都是阴霾,无论她怎么努力也看不到阳光。现在,小虾就是她的阳光。这张小小的床,就是她唯一可以栖息的地方。

紧闭了眼眸,触觉尤为的敏锐,这才发现脸上火辣辣的一片,怎么了?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会有疼痛的感觉呢?

庄周梦蝶,到底是庄周装点了蝴蝶的梦,还是蝴蝶绚烂了庄周的梦?

江小鱼想不明白,被那个骄傲的男人拥在怀里是真,还是此刻蜷缩着无枝可依的是真?

凌晨两点,a市郊外的高速公路上

“大风,前面有加油站,靠过去,休息下。”杰克担心的看着凌御风,从晚上一直开到现在,这个家伙像是疯了一样,一边开车一边圆瞪着双目看着外面的道路,寻找着那个娇小的身影。

开了这么久,不眠不休,连口水都不肯喝。他真的担心这样下去,凌御风会因为疲劳驾驶先江小鱼出事。

“好,你在前面路口下,我再找找。”

凌御风深邃的五官轮廓绷得紧紧的,夜风凉飕飕的从打开的车窗往里面灌,只穿了薄薄一件衬衣的凌御风丝毫没有感觉到冷意,但是说话时声音却带着浓重的鼻音。

听到他的话,杰克知道这一次又是对牛弹琴。

“现在黑白两道都在找小鱼,竟然他们没有消息传回来。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她应该没事的?”

“应该?”凌御风扭头,阴测测的扫了杰克一眼,“我要的是她没事!而不是应该没事!”

“咳咳……那个,这样吧,我开车去找,你先回去陪老爷子,你知道的,老人家,情绪容易激动,还是有家人陪在身边比较好魔物娘手册全文阅读。”

“我在,他才容易情绪激动。我不在,他还能安稳点。”

凌御风还是很了解凌爷爷,想到他因为担心凌氏的声誉受损而坚决反对报警的场景,他斜飞如鬓的眉紧紧的跳了一下。他以为,爷爷是很疼惜江小鱼的,否则也不会强迫自己取她。可是,理智却告诉他,好像他遗漏了非常重要的东西。

凌爷爷并没有多么疼惜江小鱼,否则这些年明知道自己把她当做空气,也不管不问。

难道,当年的婚姻,是另有隐情的?

还有,凌爷爷突然从台北回来,义正言辞的要为江小鱼主持公道。这四年间,他爆出的绯闻中比这次严重的比比皆是,为何凌爷爷一直没有出现呢?

杰克见他有些恍惚,道路要拐弯也没有反应,慌忙伸手去扶住方向盘,车辆险险避过,还是装在了旁边的护栏上。幸好没什么事情!

凌御风是在车被撞的那一刻身子猛地往前,脑子才清明过来。抱歉看担忧的杰克。

“你小子想去死,别带上我!我这辈子还没有交过女朋友,还没有生儿子!死了就太不值得了!去加油站!”

杰克脸上铁青,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凌御风这一次没有反对,如果,如果小鱼有危险,除了他,还有谁会去救她!

“我先去买烟!”凌御风很怀念廉价的香烟那种呛得人呼吸不过来的感觉,劣质的烟味充斥着鼻翼,萦绕在周围,很痛苦,很烦闷,却最能表达心情。车子在加油,人也需要力气支撑下去。

“要不要吃点什么?我买给你!”

杰克也推开车门下来,坐了好几个小时,很想上厕所呀。

“你先去,我一会儿过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