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章 爱情是一种蛊惑(1 / 2)

断断续续能听到这些字眼。江小鱼下意识的猜,难道叔叔又去毒了,婶婶才会跑到这里来闹。

“要死还不简单!跳楼,车祸,溺水,还是吃安眠药?选一种,我让人送你一程!”冷冽的气场顿时撑满了整个客厅,凌御风冷冽的气场,锐利的双眼,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语让人不寒而栗。

正在苦恼的江婶婶转过身就看到了凌御风,他的手搂着江小鱼的腰,两人的模样极为亲昵。江婶婶并没有见过凌御风本人,他的照片和络上的新闻看到的。

暗暗骂了一阵江小鱼,这个凌御风不是和那个跳舞的柳夏搞在一起了么?怎么和江小鱼这么好?本来,她看到新闻,笃定江小鱼是个不受宠的,所以才趁着江小鱼还是凌氏少奶奶的身份,想要狠狠的敲上一笔王府嫡女全文阅读。以免江小鱼被赶出了凌家,她什么都捞不到。

江婶婶在江小鱼面前还敢嚣张的胡闹一通,但是在凌御风面前就嫣儿了,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婶婶……”江小鱼看着江婶婶手足无措的样子有些不忍,他们那样的村民一辈子也没有见过像凌御风这样的人物,不知所措也是正常的。更何况凌御风刚才的话一点情面也没有留,婶婶会害怕她也能理解。

凌御风是见惯这样欺善怕恶的人,一扫面前的人的嘴脸就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见江小鱼还要说什么,他搂在她腰间的手轻拍了一下,示意她不要说话。

“嘿,凌先生,你好,我是小鱼的婶婶。”江婶婶不安的扭着外套的下摆,谄媚的介绍自己。

“原来是小鱼的婶婶,我还以为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找我凌御风的麻烦呢?”凌御风笑着说,眸光里却是一片暗烈。

“不会不会,我怎么会来找麻烦呢?小鱼好久没有回家了,我来看看她,看看她。”

江小鱼对突然来的熟络有些不安,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叔叔一家人会把她当做亲人。她的亲人除了被判无期徒刑的爸爸外,就是医院里面的小虾了。

“那你先坐会儿,我们先上楼换衣服。”凌御风拉着江小鱼往楼上走,大手包裹着她的有些薄汗的小手。她呀,就是太过善良了,所以才会几次三番的被欺负。

“对了,我希望我的家里不会再出现刚才那样的嘶喊!”

凌御风已经发话了,江婶婶哪里汗涔涔的慌忙应了,她哪里还敢像刚才那样放肆。

“凌先生和小鱼关系很好是吧?嘿嘿。”转身,江婶婶笑脸盈盈的向云姨打听情况。刚才她就是吃了不明情况的亏呀。

云姨要不是看在江小鱼的面上,才不会理这个泼妇。但是人家好歹也算是亲家,她也不好明理得罪她。

“对不起,我只是个帮佣,少爷和少奶奶之间的事情我不清楚。”

江婶婶在云姨这里坐了冷板凳,也不好再多话,只得一杯杯接过佣人送上来的茶水和点心。

二楼上,凌御风将江小鱼抵在门上,温暖宽厚的手掌箍在她不盈一握的纤腰上,深潭似的瞳眸深深的凝视着她,眸光里星星点点带着清月的光辉。江小鱼读懂了他的深意,“老公,婶婶还在楼下呐……”

凌御风不满的开口,独特的强烈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庞,“她在楼下,又关我们什么事呢?”他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上她清亮如月的眼眸,手掌熟捻的沿着她的身体侧线往上。江小鱼忍不住颤栗,横在两人之间的双臂推拒着他。

“可是,这样晾着她……不好。”他的吻从她光洁的额头,漂亮的眉心,秀丽的眼睛,可爱的鼻子,然后又在她红润的唇上流连忘返。有一下没一下的咬着她的唇瓣。

“我觉得挺好!老婆,看着我!”他喜欢从她的眼底寻找自己的影子,感觉自己真实存在着,她的眼里只有自己。他喜欢她那双钟灵毓秀的双眸,更喜欢自己在身影在她的眸底闪动着,

江小鱼细长的睫毛像两把蒲扇,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扑闪扑闪间好似要飞舞的蝴蝶,扣人心弦。她的鼻子很小巧但是却很立体,让她的脸部线条顿时活泛起来。她绝对不是那种妖娆妩媚的女子,第一眼看上去很安静,可是你刚想诺开眼就觉得舍不得,想看第二眼,然后是第三眼,最后,恋恋不舍。

“你不用去公司吗?”有些许的紧张,所以说话也有些磕磕巴巴的拿无限当单机。

“我说过,要陪着你。”他如沐春风般的微笑点亮了她的世界,俊逸魅惑的容颜上,一弯狭长晶亮的如同黑濯石的双眼恰到好处的装点在他的容颜上,更让他颠倒众生。

爱情就是蛊惑,不仅蛊惑别人,更要蛊惑自己。

江小鱼自始至终就是蛊惑自己的哪一个。他的一个笑容,都能让她的雨天放晴。

凌御风的唇描绘着她的唇形,一遍又一遍的,耐心又细致,好像品尝的是最甘洌的醇酒,好像舌尖是最希贵的佳肴。他的舌尖缠绵在她的唇齿之间,她微微张开檀口,那滑溜的东西就顺势滑了进去。不似往常那般的霸道凌冽,而是将自己口中的牛奶味渡过去,缓缓的,慢慢的,极尽缱绻。

“那个……我感冒了……”凌御风略有薄汗的手掌已经划入了她的衣襟,熟稔的将他亲自挑选的粉色罩罩也包裹在掌心。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我不在乎。”

江小鱼脸上好像晚霞一般,火烧火燎的,出声时声音软软糯糯的,“我受不住……”

埋首在她发间的凌御风噗嗤一声笑了,沾着湿意的唇落在她的耳垂,后颈上,还有一些落在她的发间。“我只是不吃肉,只喝汤!肉汤!”

江小鱼的理解力突飞猛进,她听懂了他的暗语。她是肉,他一遍遍的在自己的身上作祟,岂不就是在喝汤嘛。

“我去冲凉!”凌御风放开小鱼,开始脱~衣服。江小鱼忍不住一脸的骚红,这个家伙,就不知道进了浴室再脱嘛!凌御风好似脑后长了眼一般,擦觉到小鱼嘟嘴的不满,愤愤的推开浴室的门,“让你捡衣服是给你锻炼的机会,看看你的小身板,我多要几回,就哭着嚷着喊受不了!”

江小鱼抱着他换下的衣服怔在原地,不能再往前了,往前就可以透过没有关的浴室门看到里面的帅哥了。

想了想,觉得还是要为自己辩解几句,“你这哪里是几回?分明就上两位数了嘛!”

“明天六点起来晨练!”

浴室里面水声哗啦啦的,丝毫没有掩住凌御风语气中的霸道。

趁着凌御风冲凉的空挡,江小鱼悄悄拉开了抽屉,打开了一个铁盒子,里面整整齐齐马摞着红色大钞。凌御风给的钱大部分她都捐给了灾区,现在剩下的这些大概有十万的样子。

如果婶婶闹个不休,她只有用这些先挡一挡了。

她猫着身子数钱的时候,没有留意到身后站着的男人,腰间随意裹着一条白色浴巾,匀称的身材,宽厚胸膛,清晰的六块腹肌,完美的人鱼线。他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珠,深潭似的瞳眸越发的幽深了。1dkty。

“你觉得这点钱就能打发她?”

凌御风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江小鱼吓了一跳,扭头抬眸看他,从她的角度看去,正好看到他的下巴。

“你……你……偷看我!”

“这里是我的家,在我自己的家,看我自己的老婆,就算脱~光了看,也是正大光明的吧。”他也发现自己说话越来越俗了,很不符合他惯有的格调。可是每当这些词激起江小鱼脸上的飞云,他觉得无耻也是值得的。

“哎……那你说怎么办?”江小鱼站起身,拉开抽屉,大大方方的让他看。“我就只有这些!”

“没出息!”凌御风从自己的钱包里面掏出一张副卡放在江小鱼手里,“这张,无限额,我也记得不得有多少个零了。”

江小鱼怕烫到手,没有接,“再多的零,也与我无关劫难成仙。”续意又来场。

凌御风把手里的毛巾丢在椅子上,不悦的瞪着江小鱼,“有本事再说一遍。”

她就那么抗拒接受自己的东西?送衣服都是逼迫!

他的声音有浓浓的怒气,江小鱼有些后悔自己最快表错了意,短暂的怔忪后笑着捡起了毛巾给他擦头发,“你就不怕我一夜之间把你的家产都挥霍光了?”

江小鱼明显的讨好,凌御风也没有再绷着脸,翻身将她压在床上,乌黑的眼逼视着她的,“如果娶了个败家娘们,我就要更努力的赚钱了!”

俊朗的眉目,高蜓的鼻梁,绝美的唇形,刀刻出的脸,比男模还标志的身体,傲视一切的霸气,优雅邪魅的气质!凌御风的脸近在咫尺,江小鱼听到他的话,直到他没有再生气,伸手描他的眉。

“密码是多少?”

“82****”在凌御风的脑海里这只是一串数字而已,江小鱼心里却咯噔一下,有一股疼痛,巴心巴肝!

这明显是用生日做的密码,江小鱼确定这不是凌御风的生日。那么,是谁呢?

“怎么了?”

“我在记密码!”同时也记住了柳夏的生日。原来他们同岁,凌御风只比柳夏大三个月。

凌御风轻笑了一声,抱着小鱼再翻身,他自己在下,小鱼娇小的身子压在他上面。

“这一下你可成富婆了,还不是一般的富婆。”

江小鱼听着富婆两个字,脑海里出现那种身材肥硕,脖子上挂在金项链,身上套着皮草的形象,也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