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章 怎么办,我爱他(1 / 2)

showmn3;

先婚后爱,总裁贪欢成灾,117章 怎么办,我爱他

“凌御风亲自证明他们在一起?”隐隐猜到和揭开谜底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这一刻江小鱼的脑袋是不能思考的,只是喃喃的重复叶寻欢的话。爱睍莼璩

“小鱼,你没事吧?”她这种状态很让人担心。

“老大,我真切体会到一句古话:爱屋及乌!无论事实真相如何,他这是摆明了态度要维护马玉环!想必也把这条证明做的很完美了吧!呵……”江小鱼怒极反笑,瞳子里是浓浓的自嘲。“他这是有多爱柳夏呀,才能做到这个地步?”

“小鱼……”叶寻欢一时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安慰她,握紧了她颤抖的手。“我不会放弃追查这件事的!”

“老大,我该怎么办呢?我爱他,我爱他呀!”压抑在心里的委屈冲出了眼眶,眼泪簌簌的往下落,反握住叶寻欢的手,紧紧的。“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1csae。

“小鱼……”被欺辱的时候没有哭,被嘲笑的时候没有哭,车祸醒来也没有哭。现在,她痛哭出声,为的是那一份绝望的爱。

他已经收到了消息,知道了江小鱼和凌御风孽缘的始末。看着这个让人心疼的女子,他无奈的只能一声叹息。

“柳夏回来了,她回来了,我一点机会也没有,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可是我不甘心,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走进了他的视线,走到了他的身边, 我怎么回得到过去?我的心怎么回得到过去?我做不到,怎么办?连心平气和都做不到,怎么能够回到毫不在乎的原点?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叶寻欢半扑着身子,手扣着她的头让她的额抵在他的胸口,感觉她的眼泪浸透薄薄的一层布料熨烫他的肌肤,她的委屈随着泪水到达了他的心底。他轻拍着她的肩,无声的安慰着她。

“注定是无望,他为什么要给我希望?就算是我主动靠近他,他只要不断的骂我呵斥我羞辱我就好,为什么还要给我温暖?为什么还要给我希望?为什么要那么残忍,凌御风,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对我?难道我赎的罪还不够吗?唔……”

凌御风,你真tm是个混蛋!

害得一个好女孩儿这么伤心痛苦!

他求之不得,凌御风却弃如敝屣!

这一晚上江小鱼是哭着睡着的,叶寻欢默默的陪着她。他知晓,她需要的只是一个肩膀,她认准了一个方向就会锲而不舍的前行,不惧艰难险阻,这一场哭泣只是发泄,而不是迷失方向超能转化。

叶寻欢无力的揉揉了紧绷的太阳穴,看来他的求~爱之路道阻且长。除非是江小鱼自己死了心,否则,他没有机会!

出了住院部大楼,夜风微凉,他拨通了凌御风的电话。

“喂,寻欢,这么晚什么事情?”凌御风的电话带着浓浓的情~欲。

“小鱼哭了一晚,现在刚刚睡下!”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叶寻欢顿了顿继续说,“我爱他,想要和她在一起。你们离婚吧,我把凌氏百分之十的股份转让给你!”

“呵,你是要想我买吗?”御隐这一到。

寂静的深夜里,凌御风的嘲讽尤为刺耳。

“别说的那么难听!你已经有柳夏了,就放过江小鱼吧,给她一条生路!”

叶寻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凌御风的咆哮声。“你太看得起她了,她值不起百分之十的股份!要离婚,可以,让她来求我!”

凌御风面色阴鸷的可怕,身上只穿了睡袍的他站在落地玻璃前看着外面的夜色,垂在身侧的手不断的拽紧了手里的手机。

要离婚!门都没有!她根本没有资格要求离婚,这个世界上只可能有凌御风玩弄的女人,没有女人可以玩他凌御风!

江小鱼,江小鱼!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可以离开我!即便是想,都不可以!

柳夏冲了凉走出来从背后搂住凌御风,声线是高~潮后固有的沙哑。

“下次见到叶寻欢,一定好好灌他几杯,替亲爱的报仇。快别生气了!”

刚才他们正在是床上开始第二轮的龙凤斗,谁知道叶寻欢打电话进来,凌御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接了电话。她只好识趣的避开,到卫生间冲了个凉。

柳夏的调皮的话冲淡了凌御风胸中的愤怒,手伸到背后搂住她,“好,多灌他几杯!”

“嗯,我们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一定灌倒叶寻欢,然后找给他找三五个小姐,气死他!”想象如果真的把叶寻欢这样的妖孽丢到女人堆里面,肯定会很火爆,哪些小姐肯定愿意贴钱上他。

凌御风听到她无意说出来的夫妻二字,眸子闪过担忧,哭了一晚上?是发生了什么嘛?

“明天还要坐那么久飞机,先睡觉吧。”

“你抱着我睡!”

“好!”

第二天凌御风去机场送完柳夏就往医院赶,到了住院部取扑了个空。看见房间里面整整齐齐的,胸膛不由得漏了一拍。反应过来后立刻去翻找抽屉,抽屉里面什么也没有!病人的抽屉里面不是应该放很多的睡过奶粉什么的吗?这些东西怎么不见了?

难道叶寻欢动作那么快,已经把江小鱼藏起来了吗?

翻找衣柜,怎么连一件衣服也没有!

“江小鱼,江小鱼……”他一定要把她追回来,凌御风冲到门口刚拉开虚掩着的门就撞到一个人。

“吓死我了,大少爷,你这么风风火火的要干嘛?”

“云姨,江小鱼呢?怎么不见了?”凌御风握着云姨的手,火急火燎的问,云姨看见他这个样子,轻笑了一声,“原来是在担心少奶奶呀史上最强吸血鬼全文阅读!喏,在那里呐。”

顺着云姨指的方向看,江小鱼坐在轮椅上,正由护士推着回病房。她的手被固定在胸前,骨折的腿包的严严实实的像猪腿一样,头上的纱布拆了下来,左边额头的位置贴着一小块白色的纱布。

看见她看向自己,凌御风有些不好意思的避开身子,让她进来。也不知道刚才的事情她看见没有,会不会在心里笑话他。

“云姨,怎么房间里面什么也没有?水果呢?零食呢?衣服呢?”凌御风掩饰自己的尴尬,不满的问云姨,“别让人以为我们在虐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