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章 双人出浴图(红包加更 --to玄儿 )(1 / 2)

showmn3;

先婚后爱,总裁贪欢成灾,115章 双人出浴图(红包加更 --to玄儿 )

这个答案另江小鱼很意外,看见他阴着脸走过来,端起碗勺了一小勺直接喂到她的唇边,在她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勺子已经撬开她的牙稍烫的汤汁滑进了口腔,漏掉的汤汁直接顺着下巴滑到衣襟里。爱睍莼璩

江小鱼怒瞪着他,抽纸又隔得远,只得狼狈的想用衣袖去擦。凌御风,握住她的手。

“先吃完再收拾!”

这分明是在命令!

从王护士的角度看不到两人之间的猫腻,觉得凌御风虽然脾气不好,胜在知错能改王府嫡女最新章节。暂且就原谅他了。

“小伙子,你好好照顾小鱼,我就先走了。”

王护士刚关门出去,江小鱼赶紧抽掉被他紧握的手,用袖子擦下巴和脖子。

“你故意的?”

她的脸颊因为发怒有些薄红,嫌恶的别过头不配合他。

“刚才我被骂的时候,你笑的不是很开心吗?现在,我已经是以德报怨了。”凌御风不以为然,持之以恒的举着勺。

“我不吃了,让看护进来,我要换衣服!”身上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凌御风断然拒绝,“不吃是你的权利,不过,我刚好很生气,希望找他们的院长好好谈谈!”

他在威胁她,鼻子在威胁,眼睛在威胁,又是该死的威胁!

江小鱼别过头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越来越烦躁的心情,积极的配合他。

凌御风恩赐似的喂了小半碗汤,又端了饭菜过来,一勺接着一勺。

“这才乖嘛!”他的动作也由生硬到熟练,这样伺候人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做。能让他凌御风伺候她应该觉得三生有幸才对!

看这个蠢女人,拧着眉,五官都快皱到一起了,丑死了!

江小鱼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被噎死被撑死都有可能!也不知道和这个混蛋有什么仇!那么大口的喂她,嘴里还没有吃完又被强塞进一口。她说不出话来,用眼神暗示他也直接被无视了。越来越难受,剪眸里面续上了泪水。

“唔……唔……”

“千万别太感动,我是迫于无奈才做这样事情的!”

凌御风得意的看了江小鱼一眼,扬了扬手里空掉的碗,太有成就感了!

“你平时吃那么点猫食,没想到生病了胃口到挺好!作为你老公,亚历山大呀!”

“咳……凌御风,你是准备把我撑死吧!”太难受了,这个混蛋逼着她吃下了两顿的饭量。

“撑死,你想得美!”凌御风给了她一个不削的眼神,心情大好的他收拾起来很麻利。撸着袖子进了洗手间,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江小鱼不满的撇嘴,小声嘟囔。

“上厕所也不关门,还把袖子撸那么高!又不是洗厕所的阿姨!”

“瞎抱怨什么?”凌御风手里拿着叠成豆腐块的冒着热气的毛巾,“我是看你可怜,才好心给你擦擦!”

是吗?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吗?打死她她也不相信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告不得人的企图!

“不用,有看护呐!”

这个男人的气魄都够渗人的,锐利的一双眼看得她浑身的不自在。让他给她擦脸,就算再不舒服,她也能忍得住。

“看护很贵的,我义务劳动,不费钱!”

凌御风随口瞎诌了一个借口,小心的给她擦脸,她的五官仍旧那么精致,皮肤却透着病态的苍白。毛巾沿着下巴擦到颈项,那里还看得见汤汁流过的痕迹。

她白鹅一般修长白希的颈子是他爱极的,每次做的时候他都会爱怜的一遍遍亲吻那里,快乐的极致的时候他会把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脸颊去蹭她的颈项导演传奇最新章节。或许是回忆太过美好,不知不觉附身亲吻那里的肌肤,一寸一寸。

江小鱼发现他的神色有些飘忽,随之是让他眼神迷离的朝着她附身,脸颊埋在她的颈子里,柔软的双唇如同两片鹅毛,挠的她痒痒的,麻麻的,忘记了呼吸。他鼻翼呼出的气息拍打着她,拍散她的抗拒,拍散她身上的力气。

他的舌一圈圈的描着她颈项的弧度,不安分的手解开了她衣领的扣子。还握在他手里的毛巾捏出了水滴在她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上。江小鱼被刺激的在迷离中醒来,

“不,不可以……”

听见她的话,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身体的变化清晰的告诉他自己的渴~望!埋首在她的颈弯,感受到她瑟缩了下。

“别动!”

他低哑的声音带着让人难以抗拒的魔力!她可以不理他,或者把他气得半死!

但是,她抗拒不了,他突来柔情时的隐忍,温暖的小动作。

她没有动,借由他靠着。双眼看着天花板,那里好像成了电影,一幕幕闪过的都是两人在一起带着影像,大多是那段时间,他给她的快乐,真真切切,深入骨髓的快乐。

“江小鱼,”俯面在她的眼前,凝睇她脸上不自然的红晕,因为羞怯的闪躲。“你必须赶紧好起来!”

“嗯?”她也想赶紧好起来!

真的笨!竟然这都不明白!

“请看护很贵的!”

“看护是按小时收费吗?”江小鱼清了清嗓子,看他的眼神不觉柔和了些。

“什么?”他有点跟不上她的节奏。

“你刚才做了那么多,记得找看护要钱哦!”

原来是挤兑他,不过看见她眼角含笑,被取笑他也懒得计较了。

“记得这是你欠我的!”

看了看表,快两点了,他得赶回公司了!跟她在一起的时间真是不够用呀!

“一会云姨就过来,我必须得回公司了!我去叫看护过来守着你。”

江小鱼有一些失落,“对了,把这个带回去!”

“什么?”难道还有临别礼物!当看到江小鱼手里的东西,他的大好心情一扫而光。“让你收下我送的东西就那么难受吗?”

送她衣服,都是用威胁的。送手机,是托人送到的。

“我自己有,不需要新的!”

“你是有,连密保功能都没有!别告诉我,你江小鱼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和发给我要一刀两断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