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章 你是我见过最不浪漫的人(1 / 2)

showmn3;

先婚后爱,总裁贪欢成灾,110章 你是我见过最不浪漫的人

其实早上凌御风就来过,看见王莹守在这里,担心她会跟他纠缠不休就没进来看江小鱼。爱睍莼璩守了一上午也没见王莹有离开的意思,于是中午的时候直接回家把她拖了来,要她一定帮忙想办法把王莹支走。

凌御风在病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不断的调试自己的心情,他有些茫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江小鱼,该和她说些什么。

云姨听见踌躇的脚步声,开了门看见局促不安的凌御风,拍了拍他的肩膀,借口出去买东西给他们留下单独相处的空间。

房间很安静,几乎听得见盐水滴下的声音,江小鱼微弱的呼吸微不可闻。

虽然在视频上见过她苍白的样子,远没有实际看到时候震撼。凌御风突然觉得自己好愚蠢,为了一个承诺就稀里糊涂答应了。看见苍白的如同枯枝上的惨败花朵般的江小鱼,他的心揪得紧紧的,好像有一把小锉刀不断的在割着自己的荒唐。

一只手打着石膏,另一只手扎着输液管。那么纤细柔嫩的一双手,他还记得她拿着铅笔勾描的样子,现在她了无生机的躺着。灿丽的美眸紧紧的闭着,没有喜没有怒,静谧的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光洁的额头上包着白色的纱布,两颊和鼻子上也因为涂着药水有些蜡黄。

凌御风局促的站在床前,伸出手却发现没有地方可触,她的手因为打点滴有些青肿法师的智慧最新章节。

紧绷的脸部线条冷酷淡漠,只有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眸透出他的挣扎。他俯下身在她的唇上吻了下,扯开薄唇附在她的耳边,颤声。

“童话里不是说,沉睡的公主只要她的王子亲吻后就会醒来吗?”

指腹摩挲着她淡如梨花白的双唇,“江小鱼,你是我见过的最不浪漫的人!我已经吻过你了,怎么还不醒?”

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看着那张清丽脱俗的小脸消瘦了许多,触摸她肌肤的手一阵阵的紧缩。

“我听说,昏迷的时候身体不能动,但是听觉是很敏锐的。小鱼,你现在能听见我说的话对不对?这样吧,我数到三,如果你还没有睁眼看我,就是你能听见。”

凌御风微笑着一遍遍描摹她的脸颊,“一,二,二点三,二点四……二点八,二点九,三!哈,江小鱼,你是能听见我说话的哦。”

“笨女人,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坏了,是不是觉得我的声音很好听,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就用这种方法多听我说话?嘿嘿,肯定是!一定是!”他什么时候开始会自欺欺人了?

“不过,你想听什么呢?听我唱歌吗?我不会哦。讲故事吗?我也不会。朗诵吗?还是不会。哎呀,怎么办?不如你起来教我唱歌好不好?也可以讲故事给我听。我一定会很专心很专心的听……”

病床上的人儿依然双眸紧闭,颤然起飞的眼睑拉上了帘。

“小鱼,你会不会嫌弃我很无聊?连哄你醒来都不会?还是,你知道了真相,在生我的气。如果你生气的话,起来骂我一顿好了,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门从外被推开,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直奔着凌御风而去,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口,挥舞的拳头就落在他的脸上。凌御风看见来人眸子瑟缩了下,一句不吭吃了这记闷拳。

“混蛋,我不是让你好好照顾她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17743823

若不是打给王莹他还不知道江小鱼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辗转了三次飞机才赶了回来,果然,看到的是让他恨不得抓狂的一幕。

凌御风一个趔趄扶着墙壁才没有摔倒,脸上火辣辣的痛,嘴角都是血迹,啐了一口嘴里的腥甜。看着一脸憔悴的叶寻欢,面对他的兴师问罪,凌御风站直了身子。

“这一拳,是我该的。但是,并不是欠你的!就算的哥们都不行。”

实王休法于。“当时我回南洋的时候,你怎么承诺我的。你说你会好好照顾江小鱼,让我没有后顾之忧!这么多年的兄弟,你就这么践行自己的承诺吗?”现在的叶寻欢根本就不敢去看江小鱼,他的心一阵阵的钝痛,他的双目赤红,心里的怒气急需要发泄。

“你傻嘛!我告诉过你很多次,江小鱼这个女人你碰不得,为什么还要牵挂她!这个时候跑回来,知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凌御风冲上去抓住了他的肩膀,这些年,叶寻欢消瘦了很多,桀骜的脸上多了丝丝沉稳。

“现在来给我说后果!为什么不好好的保证她的安全?你分明就是在蓄意报复我是吧?”

乌黑的头发柔顺的贴在白洁的额头上,下面一双狭长的凤目锐利异常。

“叶寻欢,你疯了吗?知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话?为了一个女人,要和我翻脸吗?”

凌御风揪住叶寻欢的衣领,将他按在她的床边逼他看江小鱼,像一朵纸做的莲花一般模样的江小鱼超级机器人分身。

“你为什么不敢看她?为什么不敢?是不是担心是因为你自己才连累她的?我告诉你,叶寻欢,不排出这种可能!如果你处理不好家族的事情,随时可能连累到江小鱼。现在,马上给我滚回南洋去!”

凌御风几乎是命令的低吼,这些事情很机密,他必须压低声音,以防被人听了去。

狭长的狐狸眼里是沉甸甸的无奈,是的,他的确有这种担忧!现在还摸不准,这到底是意外还是谋杀?是针对他而来的?还是凌御风哪一方。

“放手!如果小鱼醒了,我不希望她看到我这个样子!”

“自私自利的王八蛋,刚才你揍我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她可能睁眼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吗?”

凌御风松开的时候,叶寻欢又是一记勾拳打的他双眼冒金星。

“这一圈揍的是你有眼无珠,如果我没有安排好南洋的事情,我敢披星戴月赶回来吗?你不担心,我还担心你凌氏基业轰然倒塌呐!”家族有多大的威力,他们的手腕有多高明他是清楚的。

“呸!lz 原谅你了,你能活着回来和我争女人,我很高兴!”

本来他还一直担心他有去无回,看着叶寻欢回来,凌御风是由衷的高兴。

“你肉不肉麻!”叶寻欢也绽开了笑容,向倒在地上的凌御风伸出手,嘴里仍然是恶狠狠的。“别以为这么说,我就能原谅你!我会不惜动用那股力量也会查出肇事者,到时候,无论是谁我都会毫不留情!”

“你这么说是在怀疑我嘛?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丧心病狂,就算讨厌这个女人,也不会想要她死!”

凌御风气急败坏的为自己辩解。

“最好只是交通意外吧。”叶寻欢双眼有浓浓的黑眼圈,眼睛里也有些许血丝。“我劝你最好去找护士要个冰袋敷一敷,否则看你怎么回去和你的舞蹈家交代。”

舞蹈家?柳夏?

凌御风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望向江小鱼,怜惜的表情里有一丝尴尬。1cryh。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还是那句话,离江小鱼远一点,否则我们兄弟反目的哪一天迟早要来到。”

“大风,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度量。不过是一个私生女而已,你竟然不想让她幸福,让她活得舒坦!你乱~伦也就算了,只要她愿意我也无法可说。现在,等她醒来,我就让她去看你和柳夏是怎么亲热的。再带她去见见凌老爷子,然后,就带她回南洋去,一辈子不见你这样丧心病狂的东西!”他安排人去查江小鱼的身份,还没有回音。他就在高哲轩嘴里知道了江小鱼的真实身份,私生女。

可是他想不明白,也不认为凌御风是那种会做乱~伦的人!但是目前,所有的资料都是这么显示的。

于是他就大胆的猜测,江小鱼目前的资料是凌御风故意故布疑云?至于动机是什么?他目前还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