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章 恶人先告状(1 / 2)

showmn3;

先婚后爱,总裁贪欢成灾,109章 恶人先告状

此刻的她好似一朵白莲花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生气,好似随时都会枯败下去,揪得他的心生疼生疼。爱睍莼璩

“掀开她的被子让我看看身上其他的地方……”

“喂,你这个色胚!你要干嘛!”王莹睁开眼就看到杰克拿着手机在拍江小鱼,最让人气愤的是他竟然要去掀开她身上的被子,这分明就是在猥^亵。王莹几乎是跳起来抢过杰克的手机,戒备的盯着杰克。

“真是恶心,我知道社会上有你们这种慕残的人存在,没想到杰克你竟然也这么bt!我告诉你,有我王莹在,你休想伤害小鱼,侮辱小鱼!”

杰克脸色铁青,他揭被子只是因为凌御风想看看江小鱼身上其他的伤而已,没想到王莹在这个时候醒来,还给他扣上了慕残的帽子天皇巨星养成系统最新章节。

“王小姐,你误会了。现在,请把手机先还给我!”

“还给你?想得美,这可是凶器,是证据。我家小鱼要是再发生什么意外,我就报警,这就是证据。”

王莹紧紧拽着手机,丝毫没有留意到手机那头已经挂掉的电话。

“王小姐,如果我慕残的话,首先我应该倾慕你才对,因为……”顿了顿,“你脑残!”

“你……”王莹隐忍着怒气,要是换做平时她肯定会回骂的,但是现在不行,她们两个弱智女流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好。给你可以,但是你要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否则待会警察来了,我就告诉他们小鱼的车祸和你们有关!”

“警察?”杰克一怔,这件事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报警的!”

“害怕了吧!我就知道这件事肯定和黑心的凌御风脱不了关系,他绝对有动机这么做!现在,请你马上离开,不准来骚扰我们!否则我就把凌御风怎么对小鱼的告诉警察,到时候他被警察询问可别怪我!”

王莹手里握着手机飞快的卸掉了里面的卡,然后丢给杰克。

“现在立刻请你出去!”

杰克不削的瞅了王莹一眼,“肥妞,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蠢!”

说罢径直走过去粗鲁的掰开她的手指取走了她拽在手心的卡,看着她挫败的样子,“肥妞,你还不是我的对手!不过,有件事,我要提醒你!就算报警了,有些话也不要乱说,否则,你会很麻烦的!另外,你快回家洗个脸刷个牙吧,脏死了!”

“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王莹转身双手紧紧的抱住病床栏杆。“我知道你们欺负小鱼无依无靠,等我走了,指不定怎么折磨她!我现在告诉你,她在我在,她要有事,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们!”

看着她视死如归的样子,杰克哑然失笑,扬扬手走了出去。

“肥妞,用你的脚丫子好好想想。什么原因才会让一个极度注意仪表的男人只穿着泳裤就往医院赶?”

是哦。

王莹挠挠头,眸光一凛,脑海里是那个离开的背影,绝情冷漠决绝!

*********

第二日,天空雾霾成阴,落雨霏霏,四周苍栢郁郁葱葱,一排排的墓碑凄清孤立。

黑色的雨伞,黑色的衣裤,黑色的套装,周围的一切都沉甸甸的。

凌御风小心的扶着柳夏的纤细的腰身,举着是伞不断的往柳夏的方向倾斜,丝毫没有留意到自己的后背和肩膀已经被侵湿了大半。柳夏怀里捧着一束白色的桔花,神态凄艾。

远远的看见有一个人跪在柳父坟前烧着纸钱,她带来的伞遮在墓碑上面,下面燃起来的烟灰因为下雨的原因腾的不是很高。

走进了才看清楚这个人的脸,素面朝天的马玉环,一条黑色蕾丝裙子,头发高高的扎起来,没有珠宝映衬,只画了一点淡妆。

她蹲在柳父的坟前,看见他们过来淡淡起身,朝着他们问候。

“姐姐,姐夫。我过来看舅舅。”

“小环,没想到你比我们来的还早。”柳夏靠在凌御风的身边,“我爸爸没有白疼你。”

“昨天晚上做梦梦见舅舅像小时候一样抱我坐在他膝盖上,慈祥的给我讲故事九龙至尊全文阅读。半夜醒来怎么也睡不着了,所以,六点钟我就出发了,想早点来看看舅舅,陪着他老人家说说话。”马玉环瞥了一眼神色不明的凌御风,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查到了什么,心里忐忑不安。为了掩饰,转身蹲下继续烧冥币。

“是啊,爸爸不仅是个好警察,还是个好父亲,好舅舅,留给我们许多美好的回忆。若是他还活着,看着我们那么幸福,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柳夏牵了签凌御风的衣袖,“大风,我们上去给爸爸鞠躬吧。”

“好。”凌御风觉得心里堵得快要透不过起来,越是靠近这里,那一幕就越清晰。

那一年,他十七岁,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绑架。绑匪勒索了凌家两千万之后还要撕票,于是他们把他带到了靠近海边的悬崖打算把他推下去淹死。谁知道千钧一发的时候冲出来一个巡逻的警察,在和歹毒搏斗中,警察伏在他身上护着他被刺了两刀,他记得那新鲜的带着温度的血顺着他的身体浸透了他的后背,染红了他的双眼。随后两人不敌,被丢下山崖。

万幸的是,他们被一棵树挡住了,但是树太小,不足以承受两个人的重量,两人之中必须有一个人放弃才能保住对方的命。警察义无反顾的放弃了,松开了树枝。在他的面前,直直的坠入了崖底。他记得他一下午都能看着崖底躺着的身影,看见鲜红的血迹凝固变得暗红。直到涨潮后,海水一点点淹没了他的尸^身,然后把他卷入了无垠的大海中。

如果没有那个警察,那个坠入悬崖的人就是凌御风。

如果没有那个警察,那个一点点被海水吞没的人就是凌御风。

他在崖边的大树上挂了一天一夜才被救起。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履行自己的承诺,竭尽一切照顾警察的家人。

那个警察就是柳父,他的家人就是柳夏和马玉环。

凌御风站在坟前,虔诚的鞠躬,这些年,他履行了自己的承诺。给了她们优渥的生活,尽量满足她们的要求。

“爸爸,这些年,我过的很好,大风很照顾我,很爱我!我过的很幸福。”柳夏亲昵的挽住凌御风的手臂,活脱脱对着父亲撒娇的娇娇女。“爸爸,我打算以后的生活重心发在家庭方面,我会留在a市,留在大风身边,也会经常来看你。”

听见这样的话,凌御风没有诧异,昨晚他已经听到了好几次她的明示暗示。但是他仍旧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现在,柳夏要的婚姻和家庭,他都给予不了。

“柳叔叔,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柳夏的,不会让你失望。”

柳夏不动神色的碰了碰马玉环的手,示意她要做的事。马玉环会意,这些台词都是柳夏教的,她还录下来背了多次,不会有问题的。

“舅舅,请恕小环不肖,明年您的忌日,我就不能来祭拜你了。”马玉环掏出纸巾在柳父的照片上擦了又擦。17743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