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章 道德绑架(1 / 2)

showmn3;

先婚后爱,总裁贪欢成灾,108章 道德绑架

凌御风静立在镜子旁,看着里面焦灼的面孔,他有些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爱睍莼璩尝试一点点把拧紧的眉头舒展开,绷紧的肌肉一点点放松下来,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徐徐闭上眼睛。强逼着赶走那一抹倩影!

无论他对江小鱼是怎么样的感情,他都不能逃避自己必须担负的责任!

理智告诉他,这样的失控不应该再有了!他应该用余下的爱好好的待柳夏,这才对得起她死去的父亲。

再睁眼时,镜子里的男人已经是冷峻非凡,薄唇噙笑,不现喜怒,举手投足行云流水优雅至极。

“杰克,你留下来处理!动用一切资源把肇事者找出来,我要把江小鱼的遭遇十倍的还给他!另外,把云姨请回来照顾她。有什么事情立刻打给我。”

虽然凌御风面上云淡风轻,那股子狠厉却是从未有过,特别是在吩咐处理肇事者的时候,他的脸颊因为用力肌肉都有鼓起来。如果找到这个肇事者,杰克几乎可以肯定,凌御风肯定会亲自动手!

“好的,我马上安排。”

等在走廊里面的王莹看到凌御风和杰克从休息室出来,杰克朝着自己而来,凌御风看也没看这边自己往外走,赶紧去追。

“凌御风,凌御风,你老婆还躺在手术台上,你现在要去哪里?喂,我问你要去哪里?”

杰克面无表情的拦住了要追过去的王莹,单臂横在她的面前,无论王莹怎么使劲都过不去。

“外国佬,马上放开我,我要去给江小鱼讨个公道。”

杰克横了她一眼,估计凌御风已经走远了,才松开,“我是中葡混血儿,不是外国佬。就算是外国人,你也不能这样不尊重!”

“懒得理你,我要替小鱼把那个负心汉追回来!”王莹哪里管这么多,她的小鱼生死未卜,作为她的丈夫,凌御风怎么可以那么无情掉头就走。

“大少应该开车走了,且不说你的体型追不回来。就说你的朋友躺在手术台上,你放心让我一个陌生人守在这里?”

“你……”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手术室的门开来,有医生出来。王莹赶紧迎了上去,紧张的问。

“医生,医生,她有没有生命危险?会不会落下残疾呀?”

医生笑了笑,“你这么着急我要先回答哪一句?”

有护士推着江小鱼出来,王莹来不及等医生回答就扶了过来,双手扶着推床边侧。看着那个生活积极充满斗志的人,此刻头上缠满了纱布,双臂和双腿也不同程度缠着纱布打着石膏。

红润的肌肤已经苍白如纸,笑起来弯弯的双眼紧闭着,了无生气。

想想她一直过的那么苦,那么难!分明有了家产万贯的老公,分明是富家阔太太,却一直勤工俭学,一直坚持每天打几份工。而这些辛苦累积的点滴,连他老公给小情人弹指间的花销都不够。她这么熬了四年,终于毕业了。却被她拉进了凌氏,处处被欺压,方方面面被凌辱魔瞳少年都市行。现在倒好,出了车祸还没有下手术台,她的丈夫象征性的露了一面,连她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就掉头而去……

她怎么这么可怜!

“别哭了……”杰克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能哭,趴在江小鱼床边都哭了小半个小时还没有止住。哭得他这个大男人都心慌意乱,不耐烦的递了包抽纸过去。

“不是你朋友出车祸,你当然不会哭了!我们家小鱼太可怜了,那个凌御风怎么能这样……”抽了好几张纸拿在手里擦眼泪,“就算不爱小鱼,这也是条人命呀,怎么那么狠心,多十分钟都不等,就扬长而去……江小鱼怎么也是他的老婆呀!”

“可能,可能,凌少有自己的苦衷呢?”杰克有些不忍心,江小鱼的事情他也知道一点点。

“苦衷,能有什么苦衷?什么苦衷会比人命都重要!医生不是说小鱼现在还很危险吗?脑震荡,身体多处挫伤,你看这手臂缝了十二针,大腿骨折……现在还没有醒过来……”看着昏迷不醒的江小鱼,王莹又是一阵心酸。“我们家小鱼是招谁惹谁了?分明是明媒正娶的凌太太,凌御风却不承认,还指使情^妇的妹妹恶意欺负她,甚至还蓄意毁掉小鱼的名声,让朋友误会她,让同事讨厌她……”

“哎……凌少这么做肯定有他的原因。”无论什么时候,杰克总是会维护凌御风的。就算他也觉得凌御风做的有些过分,他仍然会维护他。心里有些不忍看江小鱼,这么坚韧的性格真是难得呀。

“你是他的狗腿子,肯定维护他!”王莹下了定论。

“好了,你先留在这里,我有事情去处理下,这是我的电话,有事打给我。”

本来他以为云姨至少明天才会到,谁知道他会错意了。凌御风早就安排直升飞机接了云姨回来,也对。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他能安排的很好。至于照顾病人的事情,别说凌御风不放心自己,连他自己都不放心。所以,云姨回来是最好的选择,只有她照顾江小鱼,他才能安心。

连直升机都动用了,两个小时不到云姨就回到了a市。这样的安排,凌御风真的能安心陪在柳夏身边吗?他当真对江小鱼一丝感情也没有吗?

杰克敛住了脸上的笑意,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安排了下,凌氏别墅竟然招了贼?1cryh。

会不会和江小鱼车祸有关呢?

………………………………我是分割线…………………………………………

凌御风赶到机场的时候刚好五点,幸好还来得及!路过花店的时候又买了一束玫瑰才赶到出站口。

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穿过人海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身材高挑的柳夏。灰色的鸭舌帽压得很低,又戴着黑超眼镜,遮住了她大部分脸颊。但是那窈窕的身段,优雅从容的气质,却是无人能及。

柳夏走到是凌御风面前,摘下墨镜,露出她精致秀丽的小脸,嫣然一笑。

“英俊非凡的凌大少,请问你在这里等谁呢?”

“美丽优雅的柳小姐,能赏脸收下凌大少精心挑选的鲜花吗?”

凌御风颔首在她唇上亲了一下,随后从身后捧出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奉到柳夏的面前。

“九十九朵玫瑰,你只亲了一下,看来还是我占便宜了哦。”

柳夏扬起漂亮的下巴看他近在咫尺的脸颊,还是那样的英俊性感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贵族气质。现在,他可是她的了。

凌御风邪魅的挑眉,“在我面前,可没有你占便宜的份哦超级微信全文阅读!”

话语未落一把搂住了柳夏的腰肢将她拉向自己,宽厚的胸膛挤压着艳丽的玫瑰急切的贴向柳夏,双唇迫不及待的落在了柳夏的红唇上,舌尖灵活的探了进去,大力的吸允着她的味道。好似在发泄,好似在掩饰自己的不安。

柳夏也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他对她向来都是温柔体贴,就算是久别相逢也是温柔到极致,就连床^上也是以她的感觉为准。何时这样深刻过?这样暴掠过?

“那边是凌御风,快拍!”有狗仔追了过来,连续按下快门扑捉凌御风和新欢的激吻照。

“天是,那个不是舞蹈新星柳夏吗?”

周围的人嘈杂起来,不断有灯光在闪烁。凌御风拥着怀里的柳夏,脖子处被她的鸭舌帽帽檐顶的有点不舒服。他控制不住自己那一刹那的恍惚,响起那次和江小鱼在一起被抓包,她靠在他怀里,手足无措,瑟瑟发抖。那是他们第一次出现在媒体面前,他淡定从容,她毫无招架之力。他对她是浓浓的怜惜。

现在他拥在怀里的人,镇静的用手遮住被偷^拍的一面,随即带上了墨镜遮住了大部分脸颊。她比江小鱼高出许多,江小鱼靠在他怀里只能到他的肩膀,而柳夏齐他的下巴。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寻找着两人的不同比较着,而怀里的柳夏已经出声唤了他好几次。

“大风,现在怎么办?”柳夏察觉到凌御风的失神,特别是她贴着他胸口时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努力压下自己的愤怒和厌恶,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江小鱼,可是那个女人不是已经死了吗?他也出现在了机场,证明她对他而言还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还要失神?还对他们的亲昵有抗拒?

柳夏的声音三分嗲七分柔,把自己的惊慌表现的刚刚好。

这样的场面司空见惯,她询问他只是因为女人娇弱的本能。

“请问柳小姐,你是不是为了凌先生才回国的?”

“请问柳小姐,有人说你是凌先生的未婚妻,这是不是真的?”

“凌先生,你是不是已经甩了凌氏的小妹,这是不是和柳小姐有关呀?”

不断的有记者在发问,有人在拍照,各种灯光频闪。凌御风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牵着柳夏的手往外走,突破记者的层层包围圈。

柳夏虽然不满,但是斜睨凌御风脸色不善,也没敢再用什么动作。本来安排狗仔来,不仅多拍几张上头版头条,还希望凌御风能够对媒体承认他们的关系,可是……

柳夏按耐住,紧跟着凌御风的步伐出了大楼到了停车场上了车。

“这些狗仔真讨厌,一场浪漫的久别重逢就这样被破坏了。”柳夏摘下帽子和眼镜放进包里,嘟着嘴同开车的凌御风抱怨。

“你怎么突然回国了?也不提前告诉我。”凌御风腾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黄色的大波浪卷发,大圈镶钻的耳环,精致的眼妆唇妆,她还是那么美。

“如果我说我是回来突击检查呢?看我的大风有没有移情别恋呀!”柳夏含笑说着,双眼一瞬不眨的盯着凌御风。

果然他有短暂的怔愣,眸子里闪过一丝她没有看明白的情绪。然后还是他的招牌笑容,邪魅轻佻却又深不可测。

“我的花边新闻可不少哦。”

分明他在笑,可是柳夏的后背还是爬上了些许凉意。身子歪过去,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我知道你乖啦!”

随后无力的靠在他的肩上,脑袋往他的肩窝挤了挤贴近了他的肌肤,声音闷闷有点哽咽魔物娘手册全文阅读。

“明天是我父亲的忌日,大风,我想他了,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凌御风的心一下子沉重起来,脑海里闪过那惨烈的一幕,漆黑的双眸深不见底。浓浓的愧疚涌上心头,他安慰的拍了拍柳夏的脸颊,

“傻瓜,我会代替他好好爱你的……”我答应过他的,保护你爱你,我一直记得自己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