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章 垮掉的肩膀(1 / 1)

“江小鱼,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都算是轻的,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我连看你一眼都浑身难受!你在我眼里连一只苍蝇都不如,这几巴掌还算是轻的!”说罢拽住她的头发就往外拖,“现在,马上滚出我家!否则,我也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江小鱼浑身上下都难受的想要保障,她的脑子里只有恨,翻天覆地想要把人吞噬的恨!

“践人,你快放手……我好痛……”

“你这种没皮没脸的人也知道痛?你对凌御风有什么付出,你给他端茶递水过?还是用身体伺候他过?他那么骄傲的人,竟然被你这个虚荣的东西搞得畏首畏尾。凌氏那么完善的制度,也被你搞得乌烟瘴气!你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用我们凌家的东西欺负我!”

江小鱼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了,待把她推出别墅的时候,心一下子就空,身体好像泄了气的皮球,想要倒下去,却强撑着。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到的,她怒视着哭哭啼啼骂骂咧咧的马玉环心惊胆战的开车走了。知道听不见车的轰鸣声,她如同枯枝坠落一般摊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如筛,倨傲的双肩垮了下来。泪水好像掉线的主子簌簌的往下落,她以为自己会嚎啕大哭,可是她张了张嘴,竟然一点声音也发布出来,只有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水泥地上,晕染了周围的一小圈烟尘。

这段婚姻,她还要坚持多久,她搞不清楚自己还能隐忍多久。

妹妹肾衰竭一直躺在医院里,作为穷学生的她就算不停的打工也付不起医药费,也保不住妹妹的命,所以她只能依靠凌爷爷,只能答应他做凌家的衣服,做凌御风的妻子,获得凌家的救济和施舍。凌御风另有所爱,要和她离婚,她哪里敢那么做!

更何况,在监狱的爸爸一直生病,也是依靠着凌氏的关系才能就医,才能不住在冰冷潮湿的监狱里。每次去探往爸爸,他总是叮嘱她好好做凌氏的媳妇,好好享受少奶奶的生活。她只能笑着回应说自己过得好!只能一次次保证一定做好凌氏少奶奶。

他们江家不仅欠凌家两条人命,还欠了他们家不尽的人情!若不是凌爷爷的帮助,江小鱼根本就不敢想象,爸爸和妹妹会是什么样子。

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可凌爷爷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她嫁给凌御风!

她只能那么做,做凌御风的妻子,不管他愿不愿意,她好不好过!

可现在呢?她做了一切能做的,他也不过把她当做玩物,弃如敝屣的玩物……

就算她伤了,死了,他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江小鱼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房间的,只有响了一遍又一遍的手机回荡在寂静的可怕的大厅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清醒了些。使劲往脸上泼了很多的冷水,让自己更加清楚些。她比谁都明白自己的处境,马玉环不会善罢甘休,凌御风会为她报仇雪恨吧?

呵……江小鱼,你的日子还真是惨烈。

整理了下自己的形容拿上包就走出了别墅,家里乱成这样,绝对不能让王莹进来看到。否则,她肯定也会疯掉。还是去平常等公交的站台等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