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大结局(1 / 2)

“对了,秀宁姐,你怎么会来?”玉致问出心中的疑问。

李秀宁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放开玉致的手满脸愁容的道:“实不相瞒,秀宁此次来,是有事相求。魔门的杨虚彦和我的大哥三哥勾结,意图篡位。就连二哥也被他们设计被贬。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帮我。”

“你爹呢?”李渊乃是李唐的皇上,没道理出了这种事还熟视无睹。

“爹被大哥他们找来的美人迷惑了心智,整日流连后宫,已是几个月没有处理政事了,都是大哥把持朝政。我若非走投无路决计不会来找你们的。”李秀宁从小就不输男儿郎,李渊也很重视她,但是如今李渊不理朝政,李世民又被贬谪,她实在是没有了办法。

“你想我们帮你做什么?”寇仲抱着臂开口问道。

李秀宁脸上闪过一抹喜悦,对寇仲道:“大哥三哥能把持朝政都是由于杨虚彦带着一帮魔门中人在后保驾护航,只要铲除了杨虚彦,他们的奸计便不攻而破。”

“如今天下三分,我少帅军也有机会争霸天下,为什么要帮李唐?”寇仲一句话又打破了李秀宁的幻想。

“寇仲,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李秀宁说道。

玉致倒是闹不懂寇仲为何又提起争霸天下的事,刚才他已经说过不再要天下,不过以他的立场来说,不帮李唐也是情有可原,一时间玉致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们帮你。”徐子陵的声音传来。

寇仲望过去不满的说道:“陵少,虽然少帅军也有你的一份,但是我还没有答应。”

“仲少,你先别急,看看这个。”徐子陵递给他一封书信。

寇仲疑惑的展开,越往下看就越激动,最后一把撕碎了信纸,双眼通红的吼道:“我要为老爹报仇!”

“寇仲,怎么回事?”玉致赶紧过去抱住他,询问道。

“李密老爹被李建成他们两兄弟密谋杀害了。”徐子陵的情绪也有些不稳,但还是说出了刚刚收到的消息。

“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玉致也是十分惊讶,双龙和李密的关系如何她最是清楚不过,他们是真心把他当做父亲在对待。

李秀宁跟红拂对视一眼才说道:“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了。二哥也是因为这件事被大哥他们抓住了把柄才被父皇贬去了西北。我来找你们一来是想请你们念在之前和李家旧情上帮我,而来也是将密公的一些遗物交给你们。”接着示意红拂将肩上的包裹递过来,然后轻轻递给寇仲。

李密身无长物,包裹里只有几套衣服和随身携带的武器。寇仲和徐子陵两个大男人看见那些曾经熟悉的物件都红了眼眶。

“我寇仲发誓,不杀了那几个奸人,我誓不为人!”寇仲咬牙切齿道。

“来人,给我整顿军马,我要杀进长安!”寇仲已经被仇恨冲昏了理智,恨不得立刻就拿了李建成的项上人头以祭李密的在天之灵。

“寇仲,你先冷静点,密公在世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李秀宁赶忙劝阻道。

“是啊,寇仲,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玉致也安抚道。

突然一只信鸽从外飞了进来,婠婠飞身抓住,然后取下信鸽腿上的信展开。

“追踪到杨虚彦的下落了,他好像要对李世民不利。”婠婠将信递给徐子陵道。

“什么?二哥?”

“二皇子有危险?”

李秀宁和红拂同时惊叫道,就想奔出门去。

“仲少,世民兄对我们有知遇之恩,三番两次助我们脱险,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徐子陵拉住寇仲道。

“李世民是个正人君子,我倒正要去会会那个杨虚彦。”寇仲厉声道。

几个人急急忙忙的也跟了出去,上了马一路奔着李世民的方向而去。李世民此次去西北并没有带李靖这些跟着他征战沙场的将军,而是选择让他们留在朝中辅佐李渊。身边也只有几个侍卫,着实危险。

等寇仲几人赶到的时候,只见已经成魔的杨虚彦正和一白衣人打斗着,而白衣人已是落了下风。手中翻飞的折扇已逐渐抵挡不住杨虚彦的攻势。寇仲和徐子陵见状忙飞身过去替白衣人挡下。

“寇兄弟,徐兄弟。”白衣人见到双龙有些惊讶,叫出声。

“候公子,待会再来叙旧,先把这个妖人灭了再说。”徐子陵回了一句,然后和寇仲合力与杨虚彦缠斗着。

“哼,今日先且绕过你们,来日再战。”杨虚彦见侯希白有了帮手,一时有些犹豫,想到自己尚未练成不死印法的最高层,便决定暂且先离开,等到他练成不死印法,世间便再无人是他的对手。

寇仲和徐子陵还想再追,侯希白忙叫住他们道:“别追,小心有埋伏。”

两人想想也是,便没有再追上去,和侯希白一起去和众人会合。

没想到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寇仲和徐子陵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叫道:“董淑妮?”

董淑妮微笑着向他们施了一礼,柔声道:“寇公子,徐公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几个月前洛阳被宇文化及占据,王世充的儿子战死,而他和董淑妮却消失了。几个人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

“当时洛阳失陷,表哥战死,舅舅带我逃了出来,多亏了候公子相救,淑妮无以为报。”董淑妮解释道。提到侯希白,董淑妮眉眼都是笑意,其中的感情不言而喻。几个人也都心照不宣。董淑妮对侯希白一向有好感,若是两个人能借此机会走到一起也不失为一场佳话。

而寇仲自然心里还是有些小算盘的,侯希白之前对玉致存着什么心思,他是最明白不过,所以他恨不得给侯希白找个人娶了呢。

“淑妮小姐言重了,侯某不过是举手之劳。”侯希白不改贵公子本色,一身白衣,柔情似水。

“世民多谢各位相救。”李世民拱手对几人道。

几人一段寒暄过后,李世民忧心忡忡的说道:“我以为大哥会念在兄弟之情不会对我赶尽杀绝,没想到……”

“二哥,大哥他们和魔门勾结,残害忠良,朝中无人能与他抗衡,李唐江山岌岌可危,二哥若不阻止,他日李唐就将落入他人之手了。”李秀宁也很是气愤,加上和李建成他们两兄弟的关系也不那么好,李唐的半壁江山都是李世民打下来的,自然是为这个哥哥打抱不平。

“秀宁……”李世民也知道李秀宁是什么意思,但是顾忌着今后要担负的骂名,一时也有些犹豫。

“二皇子,百姓都知道二皇子以仁义治天下,归顺李唐也多数是因为二皇子。若是二皇子有意,必是天下归心。”红拂也接口道。

这些事情玉致几人也不好参与,只好退到一边。

“玉致,你和寇公子在一起了吗?”淑妮小声对玉致道。

玉致脸一红,并不说话,只羞红着脸点了点头。

“当初我就看你们有点不对劲,果然被我猜到了。”董淑妮用袖子遮住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