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世纪之赛(一)(1 / 2)

“嗷~”

“吼~”

“hiahiahiahia~”

“嘤嘤嘤……”

不知位于何处的宽敞甬道内,两侧铁门紧闭的屋子里,不停地传出各种令人胆寒的可怕叫声。充满杀戮的气息,血腥、暴戾、毁灭一切,人世间最绝望的情绪,都在这里汇聚。

可偏偏,这地方的装修风格,却又温暖得让人完全可以忽略掉这些声音。

橘黄色的灯光,从入口处的大厅里一路点到甬道最深处的尽头,把这座并不大的建筑的每一个角落,都照得亮亮堂堂,清清楚楚。大厅里头,还有不少亲人的幻灵界特产小灵猫在满屋子乱窜,见到有人进来,立马凑到腿边,喵喵叫着碰瓷似的蹭啊蹭,在这一方极端危险的世界里,展现出一种和环境截然相反的感觉。

幻灵界,人类负面情绪集大成之处。

可人类的内心深处,却不仅仅只有糟糕的东西。

仇恨固然可以很持久,持久到可以一万年都不灭。可它也并不是全部。爱虽然少到奢侈,可就像钢铁城市缝隙中的杂草,你以为它们绝种了,但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总还是永远会剩下那么一点,然后在不经意间,给你一点生活下去的理由和希望。

会碰瓷的灵猫,和无时无刻想要把世界撕成碎片的怪物,和谐地在幻灵界里共存。

幻灵界,不见得就等同于糟糕。

“这个世界,既是非黑即白,也是又黑又白,听起来很复杂,但是道理很简单的,想明白了,就不会觉得这两句话有什么矛盾了。”八强赛第一场比赛开始前半小时,耿江岳带着即将参加比赛扮演搅屎棍的五名第一野战军的士兵,通过南二岛的通道大楼,一路走进了能进不能出,单向门控制的海狮城幻灵界怪物养殖中心。

这个所谓的怪物养殖中心,其实就是一幢小楼。

就一层,外面一个开放的大厅,可以直接走进幻灵界的无边无际的野地里,然后往里走,就是一整排关着怪物的牢房。牢房的数量,一共是72间,对应的就是海狮城北城玄秘职业联赛赛场的72个野区。耿江岳的设计很简单,直接把怪物从野地里抓进来,然后在每个牢房里安装一个传送阵,和北城的野区直接相连。有需要的时候,就通过传送阵把怪物送到野区的结界里,自己也可以瞬间回到海狮城。

而今天,出于尊重老阴逼规则的原因,耿江岳的任务,就是把这五名野战军士兵,从这边的传送阵,送到赛场上。这样才可以完全规避掉赛场上无孔不入的监控系统,完美地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所以将来如果海狮城的哪个家伙成才了,境界能上到第七重了,耿江岳就会提拔重用他,成为海狮城幻灵界野生怪物养殖中心主任——

是的,没错,辛辛苦苦修炼到第七重,就是为了管理小动物。

虽然听起来没什么,但是军衔必须是中将起步。

今后要是有谁问起来海狮城的第一战力是谁,市民们定然可以很骄傲地凡尔赛一番,告诉国外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就是俺们养殖场负责给猫铲屎的那老兄。”

最高明的逼,就该装得如此朴实无华。

只可惜李太虎不愿意移民,不然这幢楼就归他了。

遗憾啊……

“呐,你们自己选啊,想进几号笼子啊?都有自己的什么幸运数字吗?”耿江岳领着李强、王伟他们,越走越深。

跟在他身边的五个人全都激动得不要不要,张伟颤抖回答道:“随……随便!”

“随便啊,那就这个吧。”耿江岳直接停住,随手推开一道门,拉起张伟走了进去,屋内一片漆黑,两个人刚迈步进去,一只怨灵就从黑雾中伸出了手。

耿江岳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抽过去,道:“别闹!”

那怨灵被耿江岳抽得发了疯,发出尖利的叫声,随即只听砰的一声枪响,那怨灵顿时浑身炸开,变成了一滩墨汁,房间里的黑雾也随之散去。

“你干嘛?”耿江岳愕然看着张伟。

张伟拿着枪口还在冒烟的本命武器,有点不知所措,结巴:“我……我害怕啊。”

“不是,你害怕干嘛要弄死它?我找一只怨灵过来也不容易啊,现在这东西这么容易死,在闹市区一冒头就没了,多难找啊……”

“对不起,总理……”

“算了算了。”耿江岳不禁摇头道,“以后别这么毛糙了,上去吧。”

耿江岳把张伟领到传送阵前,打开开关,让他走了进去。

送走这位,转身走出房间,耿江岳顺手把房门一关。

队长马上问道:“耿总理,里面怎么了?”

“别提了。”耿江岳一脸晦气,“张伟把怪物崩了,我得让排骨给我重新找一只回来。”

队长立刻道:“等比完赛,我们去找吧,将功赎罪!”

耿江岳道:“不用,大冬天的,跑进跑出太麻烦。让排骨随便给我逮只活的过来就行,反正现在野怪区也不规定非要放什么怪物了,都是随机开奖,开到什么是什么。”

“也是。”队长不由露出了憨厚的笑容,“还能开到大活人呢。”

另外三名队员,不禁跟着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耿江岳也不耽搁了,很随意地就把剩下的几个人,全都挨着刚才的房间,送到赛场的野区里,最后剩下队长一个人的时候,才随口问道:“你们装备都带什么了?”

队长道:“什么都带了,枪啊、炮啊、火箭筒啊,还有……”

“行了,差不多了。”耿江岳打断道,“我对你们也没什么太大的要求,刚才你在会议室里全球直播吹的那个牛逼,给我兑现了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