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后来者之后来者(1 / 2)

鸿隙 八宝饭 1235 字 4天前

此刻已至五月,又是每十年一次的乾州门派招考大比之期,三清观作为执乾州修行门派牛耳者,来报名应考的自是不少,沿路向上,不时有各色年岁、各种行头的低阶修士,或行单影孤,或全家相伴,都向山门而去。周无忧回想自己十年前来报考的那一刻,再看看兴奋而忐忑的应考者,不免好一番唏嘘,颇有种岁月如斯的感慨。

他正在以一种过来人的心态打量这些应考者时,却冷不防看到一条健硕的背影,道袍翻飞,正大步流星向山上行去。越看越觉得熟悉,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他好奇心起,赶了几步,越过一路向上的人流,来到那背影身侧。

那道人转过头来和周无忧对视一眼,周无忧全身巨震,当即就呆住了。还是那道精爽的眼神,还是那缕花白的胡须,还是那条壮硕高大的身材,还是那件不修边幅的道袍!路遇故人,他乡逢友,周无忧霎时间千百种滋味涌上心头,半天说不出话来。

“张真人!”周无忧终于开口。

“这位道友……是……啊……无忧!”张三丰终于认出了眼前之人。不怪张三丰眼拙,当年二人离别之时周无忧尚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如今一隔十六七年再见,周无忧个头也窜了许多,再加上入了筑基,精气神变化更多,是以张三丰好半晌才依稀辨认出来。

老乡见老乡,虽说都是修士,谈不上两眼泪汪汪,但仍旧激动不已。在这样一个远离乡土不知几亿兆里的地方,能够再次重逢便是极度有缘,当下二人便到一旁共叙别后情谊。说起来,二人也算是忘年交。当年十五六岁的周无忧与七十来岁的张三丰在武当紫霄宫曾共同探讨过入先天后的情形,张三丰也曾陪同周无忧共闯过庐山简寂观龙潭虎穴,二人相聚虽短,但情谊却重。周无忧修为胜过张三丰,但张三丰阅历比周无忧丰富,给予了他很多帮助。此刻相见,要说的话实在太多太多。

恪于门规,周无忧没有将张三丰引入观内自家小院,便在一旁树林中寻一僻静之处谈了起来。

原来,张三丰得周无忧很多修炼上的提点之后,修为日进,终于在去年达到先天大圆满之境,便也来到昆仑寻求机缘。在历经数月的艰苦寻找后,看到了周无忧在岩壁上的题字,成为了周无忧所说的“后来者之后来者”。周无忧一听便有些脸红,想起当年“埋宝处”下的排泄物,旁敲侧击打探了几句。张三丰果然吹胡子瞪眼睛,笑骂了起来,然后小声将自己效法周无忧的事情一说,两人哈哈大笑。

“后来者之后来者”张三丰不出意外的来到真灵界,但他运道比周无忧好很多,出现在了乾州,没有吃过周无忧在滕州所吃的那些苦楚。而起一到真灵界,张三丰便赶上了乾州门派招考大比。可是他也有不幸之处,那便是他的偌大年岁。连续去了几个门派都被人家以这个借口拒绝,就连万壑松风门都去过,结果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干脆一咬牙,便来三清观试试运气,于是刚巧碰上周无忧。

周无忧现在已入筑基,虽然不能像金丹修士那般一眼瞧出旁人境界,但也能略略瞧个大概。他早已看出张三丰现在连引气一层都谈不上,正处于先天大圆满和引气期的门槛上,当下便问了问张三丰修炼的功法。

不出意料,张三丰果然和自己所学一样,开始修行起了八卦乾元总决,周无忧一笑,便将这门功法的特点介绍一二,也坚定了张三丰继续修炼这门功法的决心。至于怎么才能顺利通过三清观的三道考验,顺利入门,周无忧也讲了自己当年的糗事,让一直担忧自己年岁太大的张三丰开心不已。

两人这一说话便是一下午,到了晚间时分,周无忧让张三丰先别进山,他要去打探一番再回来细细计较。张三丰便依言在林中等候。

虽是晚间时分,但应考者仍是络绎不绝,周无忧越过在山门外等候的应考者,往里一看,不禁一乐,这第一考的主考非是旁人,正是三吉道人。心里有了定见,周无忧继续往里走,到了第二关处,心中更有了底,在这里主持阵法的依然是老熟人黄冠。等到了问心崖下,却看见主持考试的是董不弃,这却没有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当下,周无忧便返身折回树林,与张三丰详细说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