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东京爱情故事(九)(1 / 2)

叮——

“本家再度提高悬赏,目前的悬赏为1000亿日元,奖励给优先把照片中的女人带给家族的人,同时悬赏2000亿日元奖励给杀死照片中的男人,杀人罪责以及其他一切有关罪责由本家一律担下。”

“有人想要墨千夜死!”源稚生拿起手机看到信息后彻底楞神了,这下子局面真的是彻底地失去控制了,那些收到消息的黑道们已经彻彻底底的陷入了疯狂,警察已经无法阻止他们的暴行,警视厅长官已经在向首相提出申请,要求派自卫队入驻市区进行镇压动乱。

3000亿日元,这是一笔足以让一个人一辈子都花不完的巨额财产,此时的东京已经变成了黑道的狩猎场,活猎物是绘梨衣,而死猎物则是墨千夜。没过多久越来越多的东京黑道乃至周围地区的黑道都被打动起来,纷纷加入到这场死亡狩猎当中。

源稚生很清楚黑道帮派的那些人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人类的恶念是比龙王还要可怕的东西,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很多人都会变成如死侍那样嗜血的东西,甚至比它们更加可怕,更加凶狠!

“你们这帮该死的蝼蚁!”墨千夜透过玛莎拉蒂的后视镜看到后面的密密麻麻的人群,因为辉夜姬在实时更新着他们行踪,导致墨千夜接下来前进的路线都被暴露出来,因此即便他的车技再怎么高超,玛莎拉蒂的性能再怎么强悍,但此时依然有源源不断的摩托车抄近路从两边小巷子里窜出来。甚至偶尔还有像丰田这样的轿车从拐角驶出拦在前面,都被玛莎拉蒂给无情的撞飞了出去,然后他们的车子华丽的宣布报废。

“不能再这么窝囊的逃下去了!”墨千夜心里狠狠地想道,杀气逐渐从他的身上再度蔓延起来,墨千夜整个人平静的脸上透露出扣人心弦的冷冽,仿佛是即将审判众生的神明一样庄肃。对于这群家伙墨千夜的耐心已经差不多耗光了,没有人能把狮子逼下悬崖!没有人!那种尊荣骄傲的动物不会允许自己卑微地死去,它会在悬崖边愤而转身,哪怕是扑向猎枪的枪口!自己是混血种,生来就是要比这些卑微的人类要高贵!猎人触怒了狮子因为他还有猎枪护身可能还能得以全身而退,甚至反败为胜,但是当一群蝼蚁触怒到了一位“王”的时候,那么他们的生死将由“王”来审判!

“那颗心脏开始起作用了。”黑暗里,一声愉悦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酒德麻衣感觉自家老板现在大概是躺在天体海滩的沙滩椅上享受着比基尼美女的润滑油服务,她从狙击镜里看到墨千夜那程亮的黄金瞳后,才想起来墨千夜曾经移植过那颗心脏。

“可是老板,你确定他能承受住这份力量吗?”酒德麻衣看着光学狙击镜里的墨千夜,只要老板有任何指示,她就会将这枚用贤者之石磨制的子弹送进墨千夜的大脑里。

“能,他一定能,我相信他!正如哥哥一直都相信他那样,没有人能够承担得住一位龙王的心脏所带来的侵蚀,只有墨千夜这个特殊的存在才能承受这种副作用。”耳机里,路鸣泽的语气充满了信任与坚定。

另一边,墨千夜还没感觉到自己当年接受的那颗心脏此时正在悄无声息的改造着他的思想,他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摩托车的轰鸣声,那台摩托车显然是经过改装更换了一台大马力引擎,而且骑着摩托车的骑手技术也颇为高超。他趁着墨千夜拐弯前减速的机会逼近到玛莎拉蒂的边上,冷月般的砍刀砍向墨千夜的脊椎。反正家族已经承诺为了捕获目标,任何违法的事情都由本家来买单,这种情况下死一两个人根本就不算什么。正当他准备下刀的时候,突然一对冷冽的黄金瞳印入他的眼睛深处,刹那间那名拿着绿帽子的骑手感觉整个身子被莫名的力量震慑住了一样,整个人也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下来,然后这时候墨千夜一个右拐将他连人带车撞进路边的商店里。

几乎就在同时,有人从车身另一侧靠近,伸手想把绘梨衣从副驾驶座上抓出去。但路明非比那人快了一秒钟,他抓住绘梨衣的衣襟,把她狠狠地拉进自己怀里,带着巨大的恶意狠狠地往左打方向盘。玛莎拉蒂把那辆重型摩托车挤在道边的墙上,蹭出了一连串火花。十几米之后玛莎拉蒂骤然加速,把挤成废铁的摩托车丢在路边,那名骑手抱着被压断的大腿打着滚哀号。

哀号声入耳,此时墨千夜的心情居然是欢欣鼓舞,他不断地左右打着方向盘,把一辆又一辆追上来的摩托车挤到墙上去。

“八嘎呀路!”一个混混看着即将砍到的玛莎拉蒂因为陡然间加速而让自己险些因为扑空而摔倒下来忍不住的骂道,刚准备追上去继续砍的时候,突然玛莎拉蒂好似回头的狮子一般陡然的流利至极的调转了车身,车头对着混混直接撞了上去。

轰——

这名混混顿时因为强烈的冲击力直接从摩托车上飞了出去。头盔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落地的混混抱着摔断的腿不停的发着哀嚎声。看着一个个同道凄惨的下场,猎手们互相对视一眼,无声中达成了一个默契,此时他们已经通过血淋淋的教训看明白了,他们要想得到那份巨额赏金不付出代价是不行的了,反正赏金有3000亿,每个人平分也能分到几千万,念及至此的混混们纷纷驾驶着摩托车,手里高举着砍刀朝墨千夜冲了过来。对于他们这些亡命徒来说,不拼命是不会有成功的了,毕竟直到现在为止,那美丽的、温软的两个猎物都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中,直到现在负责守护绘梨衣和保护自己的墨千夜还是赢家!他们一无所获,唯一的“收获”就是损兵折将!

“杀了他,杀了那个中国人!”

被前后夹击层层围堵无路可退的玛莎拉蒂看着一辆辆朝他冲过来的摩托车猛地加速,后胎摩擦地面擦出黑烟,如同离弦之箭般直接勇敢的冲了上去。

在摩托车即将与玛莎拉蒂发生碰撞的时候,墨千夜猛的一打方向盘,玛莎拉蒂一个漂亮的甩尾将来不及刹车的摩托车一个个撞翻在地,墨千夜放下操控方向盘的手,面色温和的摸了摸绘梨衣的脑袋。

“绘梨衣,我出去一下,你在这等我,不要害怕,我很快就回来。”墨千夜说完面色变冷的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手里只提着辉月没有其他武器。

看到这一幕一些从车上下来手里挥舞着长刀,面容癫狂的混混们忍不住的欢呼起来,为他们成功的拦截住了玛莎拉蒂而击掌庆祝,为成功逼迫墨千夜下车而欢呼。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追逐的从来都不是任人宰割的绵羊,而是一只——披着羊皮的人形龙王啊!

“出来了出来了,我们一起杀了他,然后平分那些奖金!”一个染了白色头发的混混站在众人的面前,路明非看了他一眼后对着其他跃跃欲试的混混们,默默地举起了他的右手,使出了中国功夫当中最强的一招招式。

“你过来啊!!!”

你过来啊!该技能成功嘲讽所有敌人,所有敌人对你的敌意增加500点。墨千夜双眼如火炬丝毫不将这些围着自己的上不了台面的家伙们放在眼里。

“可恶,就让我东京勇士土肥原大通来收拾你这个不知死活的支那猪!”一个拿着太刀的体型颇肥的混混冲着墨千夜怒声说出来,土肥原?这个姓氏让墨千夜想起了二战时期有一位臭名昭著的战犯也是姓土肥原,他的名字叫做——土肥原贤二!

墨千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土肥原贤二应该是这个混混的先祖,但对方却不以为耻反而从小一直以他为荣,只是时至今日曾经在日本受到万人敬仰的土肥原家族也因为中日战争的失败而迅速没落下来,到了他这一辈只能改行做起了混混,做起了政府不承认的黑道小头目,不得不说世事难料。但这位土肥原勇士对于家族的没落从来都没有反思过是不是家族原因,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些卑劣的中国人所造成的,所以他和他的先人一样极度瞧不起中国人,因此对于傲慢的身为中国人的墨千夜他是最先受不了的。

“既然你是土肥原贤二的后人,那就请你去死吧!”墨千夜一个闪身,瞬间消失在土肥原大通的面前,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在他的身后,而土肥原大通却一脸惊愣的不解墨千夜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背后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忽然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是一片黑暗。

噗通噗通,几个篮球大的头颅在众混混的面前忽然从脖子上分开掉落在地,看着几人被斩首的惨样,他们一脸惊恐的一边后退一边说道,在后面的他们完全没有看到墨千夜是怎么出手的,仅仅只是听到墨千夜说了一句话以后,几个冲在前面的勇士就忽然脑袋分家死掉了。

“嗯,这刀锋利依旧啊。”墨千夜轻抹着辉月的刀刃,将上面残留的血迹给抹去。他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也许是正在想着该怎么杀光他们吧?

“不要害怕,他就只有一个人,我们这里有这么多人,完全可以耗死他!”一个个头壮硕的混混头目看着惊恐的众人急忙大声说道,他可不想放弃那巨额的奖金,可他更不想一个人去面对这样的凶神。“只要杀了他,我们就可以有2000亿日元了,兄弟们一起上啊!”

“对,不能后退,为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荣光,我们一起上!”听到2000亿日元的赏金之后惊恐的众人顿时又沸腾了起来,整个人群此刻就像是一群磕了药的疯子组合一样。

“冲啊兄弟们,谁的功劳越大,谁分的钱就越多!”之前的那个混混头目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个扩音器继续大声喊道,虽然说得让人热血沸腾,但他自己却站在队伍的最后面,显然他是想怂恿一批敢死队出来,等到他们跟墨千夜两败俱伤的时候自己再来坐收渔翁得利。

听到大佬的话的人仿佛是被火上浇油一般被点燃了,他们更加的兴奋起来,有些为了壮起胆子竟然当着墨千夜的面掏出一包摇头丸,仰起头来直接倒进嘴里,整个人都变得疯疯癫癫的了。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上百号人,墨千夜右手提着刀慢慢的向人群走去,混混们被墨千夜的靠近感到了几分兴奋,他们掂量着自己手里的武器,做好了冲锋的准备。随后墨千夜转走为小跑,接着是大步快跑。

“过来了。”

“兄弟们,冲啊!!!”

啊啊啊————!

被赏金冲昏了头脑的混混们冲向墨千夜,从高空往下看,左边只有墨千夜一人,而右边却有近一千人!以一敌千,这是墨千夜所面临的战斗。

在两边人马即将汇拢的那一瞬间,墨千夜开启了八门遁甲。

“八门遁甲.第六景门.开!”

三度暴血,墨千夜的体表瞬间生长出一层龙鳞,他径直的向前冲锋毫不退缩也毫不减速的冲进人群里。在三度暴血下他以时速40公里的速度冲了进去,最前排的人群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辆火车迎面撞击了一样被撞飞了出去。

冲进人群内的墨千夜横刀一转,将周围的数人近数斩杀,黄金瞳左右环视观察,记录下一个个武器的运动轨迹,然后脚步微动躲开一边,接着右手抓住一个手持西瓜刀的混混的手臂一扭,整个手臂的骨头都被他给扭碎了,然后墨千夜夺走西瓜刀与苗刀左右开攻。

两天一式是最适合用来打群体战的刀法,较长的打刀与较短的肋差形成了无懈可击的组合,墨千夜左右苗刀右手西瓜刀,一长一短相互配合,将一个个冲来的混混砍翻在地,但西瓜刀终究只是一把普通的钢刀,不像辉月这样的炼金刀剑可以无视人体骨骼对钢铁的磨损,所以墨千夜一刀砍进一个混混的头后,抢走了他手上的武器接着砍。

仰面躲过一根棒球棍,墨千夜一个鹞子翻身将手持球棒的混混踹飞在半空,然后跳起来踩着他的躯体跳到了人群的后方,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咏春八斩刀连连翻转,刀光剑影,杀气凛冽,每闪过一道刀光就有一人被就地斩杀。

墨千夜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自己曾学过两天一式与咏春,虽然只是十分粗浅的学习过一些基础,但这些武技足够让他成为最强的杀戮机器了。

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被墨千夜砍杀在地上,一时间恐惧蔓延开来,虽然人少了自己分到的钱也就越多,但是这笔钱得有命去花才行啊!从刚才到现在墨千夜已经接连砍翻了他们几十号人,不管是谁,只要上前靠近他,谁就会死!于是他们纷纷让开了一块空地,只包围不动手。

这时候人群中一枚手雷忽然飞了出来,不知道是谁竟然收藏有军用武器!墨千夜见到手雷的瞬间跳起,抓住手雷甩身将它扔进人群里。手雷不偏不倚的正好落进一个混混的衣服里,他和周围人纷纷拍打着他的衣服试图将手雷给弄出来的时候,手雷爆炸将周围十几人全部炸死炸伤。

“既然你们都不过来,那么我就只好亲自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