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1 / 2)

宝珠鬼话 水心沙 2220 字 2个月前

第一百一十四章

“那男人又来了,现在几点。”

“二点五十分。”

“很准时呢。”

“嘘,他过来了。”

“猜猜他会说什么。一杯牛奶,冰的,不放糖。”

“呵呵!嘘……嘘……”

虽然还没入夏,不过天气有时候会很热,天热的时候冷饮的销路总归是不错的,哪怕一家曾经发生过命案的店。也有些好奇的学生会特意远道跑过来坐坐,为的就是感受一下命案现场的气氛,甚至有时候我提到的类似被死者靠过的水管子之类的话,都会让他们兴奋上好一阵。

冷饮和死亡,这是狐狸想出来的小花招,他用这些来刺激着那些学生们被零花钱撑得鼓鼓的裤兜,还让我尽可能表现得阴郁一点。他说宝珠,你不高兴的时候很容易被人当成某个女巫,这真是太完美了。

不过通常在说完那种话后我会让他两只眼圈变得看上去更像个女巫。

说起来,狐狸回来已经快三周了,时间过得真快。快得几乎看不出他曾经离开过的痕迹。我也从没很认真地问过他为什么要离开,我好象对此在害怕些什么,虽然并不确定。不过有他在真好,本来以为这家店已经经营不下去了,人往往会对一些不好的东西记得更久一些,更何况我的店是卖小吃的。小吃和厨房,厨房和死人,这三者的关系联系到一起,要让人忘记那一切而进来要点东西吃,那更加困难。

可是狐狸似乎就有这种魔力让别人忘记些什么,尤其是他发明了那种把一块钱的冰砖打成了棉花糖一样的霜,再转手用二十倍的价钱卖出去的营销方法之后。我居然在三周后的某一天发现我们的财政没有出现负增长。

狐狸是奇迹。浴缸里的狐狸说。

狐狸真伟大。点着钞票的我附和。

“一杯牛奶,冰的,不放糖。”迎面过来的男人在我和林绢的注视下已经来到收银台前,在收银机边放上三块钱硬币,等着,就像他每天做的那样。林绢捂着嘴从我边上溜走了,去骚扰那只在厨房热得爪子流油的狐狸,我拿出杯子为这男人泡他几乎惯例般每天一杯的冰牛奶。

男人叫林默。两周前突然开始光顾我这家店,那时候我的店刚刚在狐狸的整顿下重新开张,而他是‘狸宝’重开业后的第一个顾客。

起先我对他并没有太注意,他就像这里很多人那样,进来点上一些不值钱的东西,然后对着窗玻璃发上一阵子呆,直到走人。后来渐渐发觉他来得很有规律。每天不早不晚,到下午两点五十分的时候肯定会看到他进门,进门后别的不点什么,只会要一杯不加糖的冰牛奶,然后在靠窗的角落里坐上一个小时,有时候也会跟我聊两句,在店里差不多只有我一个人在的时候。他说话声很静,有这种非常有教养的温文和宁静。

直到有一次看到他从对面那栋楼方向过来,我才明白这宁静的男人原来是术士的客人。

术士的客人通常都很类似,有体面的外表,有体面的穿着,还有一辆或者更多辆体面的汽车。甚至有一两次我还看到过当红明星在他家门外出现过。不过我还是希望这男人最好不要跟术士沾上什么关系,更不要有求于他,凡是和那个眼圈发黑的小子沾边的总让我联想到一些很不好的东西,黑暗,肮脏,尖声抱怨的头颅,交易……总之,自从在他家看到铘的那种样子后,我每次看到这个黑眼圈的小子,心脏总会发出本能的排斥反应。

“你太太最近好些了吗。”送点心的时候经过林默身边,我发觉他今天在阳光里的脸色看上去不大好,我猜会不会和他住院的太太有关,所以就问了句。

“还好。”喝着牛奶他慢慢地说,和他以往每次给我的回答一样。林默并不喜欢喝牛奶,很少有男人喜欢喝牛奶,他喝牛奶的样子就像在喝药。可是他太太喜欢,这是他说的,他说他太太的皮肤和这牛奶一样白。

但他太太的病让她喝不了牛奶。

“你对面那家店,一直开着么。”给他邻桌送完点心往回走的时候,林默叫住了我。

我想了想点点头。

“可是每次去都见不到人。”

“也许忙吧。”特别是在接待一些奇奇怪怪客人的时候。我心里暗道。

“你……和他们做邻居很久了吧,对他们了解多么。”

我忽然意识到他想从我这里打听到关于那术士店里的什么,而我是不是要告诉他呢,我觉得还是什么都不说比较好:“他们,他们开元宝蜡烛的,呵呵,你知道这或多或少对我们这种店有点影响。”

他目光闪了下,似乎有点失望:“这么说你们关系不太好。”

我笑笑。

“那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店里有人么。”

“没怎么注意过,有时候看见里面有人走来走去,就是有人了。”我知道我在说废话。

“是么。我来过很多次,可是总碰不到人,我不敢相信我的运气会这么差。”

“你是想在他们店里买什么吗。”

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是的。”

“如果很急的话往左走两条街有家差不多的店。”

“可你并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他声音抬高了点。这是第一次他表情看上去那么严厉,好象我说到了什么让他很不开心的东西。我觉得我今天有点太多话了:

“……是啊,对不起。”当下陪了个笑脸赶紧转身去做自己的事,这当口看到狐狸从厨房探头朝我看了看,又用一种‘你又在偷懒了’的表情朝我咂了咂嘴。我瞥了他一眼没理他。这时有几个客人走了进来,一边要了冰淇淋一边交头接耳朝厨房方向凑过去,显然又是几个命案现场的好奇者,我不得不一边招呼着一边把他们赶到座位上去。

最近这样的客人越来越多了。

也许狐狸说对了,把厨房改成一个景点会是个不错的策略,只是没想这年头连凶杀案这样的负面新闻都能成为卖点。狐狸说这是他从网上学来的,他还抱怨我白有台电脑不懂得在里面的无限商机里好好挖掘。

四点缺十分的时候林默起身走了,和往常一样准时,我看到他一路径自朝术士家走了过去。但术士家门窗一直紧闭着,和上午一样,他拍了半天门没人应,于是就在门口不停地徘徊。

忽然想起来已经有好些天没见到铘了,不知道他最近过得怎么样。他总是在我面前像个目空一切的神,可是他在那个黑眼圈小鬼这里卑微得像个玩偶。想着想着不知怎的觉得有点不痛快,毕竟是我间接造成了他这种样子不是么,而且我甚至没有主动跟狐狸提起过这件事。

那么一恍神的工夫听见门铃又响了一下,有点意外,因为推门进来的人是林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