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1 / 2)

宝珠鬼话 水心沙 3791 字 2个月前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你来真的只是为了看看美女们么碧落。”忽然话音一转,再次望向狐狸的时候,外婆脸上突然收敛的表情让好容易回过神了的我微微吃了一惊:“老白家和稽荒家的人都没来,你们搞的事儿吧。”

话一出口,身周的人包括狐狸一阵沉默。

眼看着那双之前还对狐狸微笑着的眼睛逐渐闪烁出些让人不安的东西,不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只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这片不大的空间里悄悄开始了。而就在一秒钟之前,这地方还是除了我之外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斯祁小姐说笑了。”片刻,狐狸没有回答,开口的人是殷先生。

从狐狸出现开始他就始终沉默着,一双盲眼漫无焦距地对着江风吹来的那个方向。这会儿因着外婆一句话再次开口,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摩着手里那根纤细的杖:“碧落是陪晚辈专程来祝贺您大寿的。”

听他这么一说转过身,外婆对着他点点头:“是么,话说回来,万盛集团的殷会亲自来看我这个老太婆,我还真是受宠若惊。”

笑笑:“哪里,这是晚辈的荣幸。”

“客气了,殷先生,换一种方式我也未必会接受什么。”

“斯祁小姐多虑,殷某说过,这次来,只是为了庆祝您的大寿。”

“是么,华盛顿的事情算是你给我的寿礼么。”

“呵……那纯粹是个意外。”

“意外?靛,听听,整个房盘泡沫化震荡人家说那是意外。”

“奶奶,也许我们……”靛之后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进去。对于他们之间由最初看上去的融洽亲切,到转眼间电光火石般摩擦的转变。我看不透,也听不懂,也许他们是彼此间商场上的竞争对手吧,而狐狸这次突兀间的出现和参与其间,又是因为什么,这却是我想弄明白的。

只是狐狸什么也没说,脸上也没有任何细微的表示,在外婆把话题一下子带出之后。

静静点了支烟叼到嘴里,在他们说得客套又针锋相对的当口,他转身走了开去。于是我赶紧跟了上去,跟在他的背后,看着他穿过那些谈笑风生的人群,看着他穿过那些奢华的舱门和过道,看着他踏上船尾的甲板,和经过熟识的人招呼,攀谈,然后再一个人抽烟,沉默。然后发觉,透过那些觥杯交错的身影看狐狸,狐狸不像是那只我所熟悉的狐狸。而他到底是谁,从第一眼见到他时开始,我就一直不断地在观察,可是越观察越感到害怕。正如那双眼睛,很温和很有礼,就像周围那些风度翩翩的人们一样,却不是我想要的,它们让我害怕,因为在我面对着它们的时候,我不知道这双眼和这张熟悉的笑脸,它们到底属于谁。

正如我不知道狐狸什么时候开始染上的烟瘾。

想着,正打算朝他走过去,这当口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慌得我心一阵乱跳,所幸周围热闹没被狐狸发觉我这里的声音,手忙脚乱在手袋里一阵翻腾,半晌总算找了出来,拿起一一看,来电显示是罗警官。

当下转身匆匆走到一边,我接通了手机:“喂,罗警官?”

“宝珠,你怎么不在家待着。”电话里罗警官的声音听上去有点严厉。

听见他的问话我下意识回头朝狐狸看了一眼,见他正和边上走过的人攀谈着,一时不像会立刻离开的样子,于是把压了压低嗓音我道:“家里死过人,所以我……”

“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取保候审时期,而且还是越规的。”

“我知道……可是……”

“这样做对你将来上法庭会很不利。”

“可是我邻居不是已经替我作证了吗,我以为我已经没事了……”

“在缺乏物证和DNA检测送到我们这里之前我都不能保证你能够彻底和本案无关。”

“……好的,我知道了。”

“另外……”说到这里忽然话音顿了顿,片刻再次传出他的话音,只是不知怎的声音听上去有点踌躇:“宝珠,最近尽量不要太晚回去,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

“哦……知道了。”

“还有,得告诉你件事,有个便衣一直负责跟着你。”

“什么??”一听这话立刻抬头朝周围一阵扫视,周围人来人往,一瞬间因着他的话个个都看上去可疑了起来。

“听着,别紧张,这只是我们例行的公事。”

“……可是为什么要监视我,我一直在朋友家待着哪里也没去,今天是我外婆生日我才……”

“别激动,这只是监护,不算监视。”

“有区别吗?”

“139XXXXXXXX,这是他的手机号码,你记好了,如果有什么紧急事情你可以用这个去联系他。”

“我没杀人,我不需要被监视。”

“再说一次,这不是监视。”

“不是监视难道是保镖。”

“呵呵,你可以当他是你保镖。”

“可是……”

“总之记着我的话,别太晚回去,有事就打那位便衣的手机。”

“好吧……”答应了一声,正准备挂电话,忽然哪里有点不太对劲,因着他这种关心得有点可疑的嘱咐。

作为一个负责我案子的警察,罗警官可以实施对我的必要监督,但似乎没理由连晚上该什么时候回去都来干涉我。会让一名负责你案子的警察突然对你这么“关心”,我想原因只可能是一个——那就是如果我独身一人晚回家的话会出什么问题。而那问题是什么?严不严重?却从他话里听不出什么来。

一瞬间有种隐隐的不安,于是我赶紧又补了一句:“罗警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这件事,我们……”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可是声音随即被手机里一阵沙沙的杂音给吞掉了,忙换了个位置想找个讯号强点的地方,可连走了几步,手机里的杂音依旧不断。这当口忽然听见有人叫了我一声:“宝珠,”

回头看见靛站在不远处朝我招着手:“回去了,宝珠。”

我合上手机:“要走了吗?可我还有点事。”

“什么事?”

“我想和……”边说着话边迅速朝狐狸站的那方向看了一眼,随即沉默。

“什么事。”走到我身边,靛又问。

“没什么。”再朝那方向看了一眼。之前只站着狐狸一个人的围栏边,这会儿有不少人站在那边看着江边的风景,而那些憧憧的身影间,惟独不见狐狸的,他不见了。

会不会是回去找那个殷先生了?或者我外婆。

有这可能。

但我不敢过去确认,怕确认下来发觉他又消失了,和那会儿在火车站上时一样。于是摇摇头:“回去吧,靛,我们回去。”

车开在高速公路上,飞快,以至脸被风吹得没了感觉。后视镜里靛第三次看向我,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察觉,只是侧头看着窗外。

“很累么。”绕过一道弯,他开口。

我摇摇头:“还好。”

“看得出来今天你过得并不如我所期望的那么开心。”

“你期望是什么样的。”

“期望……”他笑笑:“其实本来希望能给你个灰姑娘似的夜晚,这也是我连夜赶出那双鞋子给你的目的。”说这番话时他一直注视着前面的道路,话音似笑非笑,所以我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真的,还是仅仅为了打破车里沉闷而作的调侃。

“为什么……这样期望。”

“我每个作品都有它一个故事,这双鞋的名字正好叫水晶。”

“呵呵靛,你这么浪漫。”

“不喜欢?”

“喜欢。哪有女孩子不希望自己是灰姑娘。”

“那就好。整个晚上一直看你有点心思的样子,我以为你不喜欢。”

“啊,只是有点累而已。而且,”低头伸了伸脚,两只脚在地上走得已经发黑了,在靛锃亮的皮鞋边灰头土脸:“把你那双漂亮的鞋子给弄丢了,挺郁闷。”

“是么。”回头迅速瞥了我一眼,他又笑:“如果现在这么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是因为它们,那就干脆把它们丢得更彻底一点,鞋子做出来是为了让人快乐,不是让人沮丧的。”

“好吧,那就把它们丢得更彻底点。”

“这就对了。”

温和的话音让堵在我心脏口一些石头般的东西似乎消退了一些,坐了坐正,我收回视线看向他的脸。他依旧专注在前面的道路上,目不斜视的样子,路灯闪过他的侧脸隐在了阴影里,有那么一瞬看起来和某人有那么些许的相似。而曾经也是这样忐忑郁闷地坐在某个人的右手边,某人开着车,我在边上看着他的脸。所不同的,某人从不会用这样的话来安慰我,除了不停的打击和调侃,正如我一直而来对某人所做的。

想着,又一道弯口绕过,我瞥见后视镜里一辆银灰色普桑小小的车头灯在镜片上一闪而过。

其实从离开码头两条街之后我就留意到它的存在了,始终保持着这样的速度跟随在我们后面,开始因为车多还不太惹人注意,不过从上了高架后车一少,它就分外的让人注目起来。不知道靛有没有发现这一点,我想应该不会,如果不是因为罗警官的话,我也根本不会去留意近百米远一辆始终跟随在后面的汽车。

如果没有猜错,它应该就属于罗警官所指的那个便衣。

“那个碧落,你们认识?”正对着它看,耳边再次响起靛的话音。

我迟疑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你看他的眼神。”

“眼神?”

“只有分开很长一段时间的熟人间再次遇到,才会有你那种眼神。”

“是么,你看得可真仔细。”

“因为我是你男朋友么。”说完看见我一下子转向他的视线,他嘴角一牵:“奶奶说的。”

“外婆……她好象很习惯这样乱给别人做决定。”

“你不喜欢?”

“喂,靛……”

“呵呵SORRY,开个玩笑。不过你和那个男人……很熟么。”

“还算吧,以前在一起住过。”话刚说完随即撞见他再次转向我的视线,我补充了一句:“我是他房东。”

“房东?有意思。”

“有意思什么,因为他不像是那种会租我们这种平民房子住的人是么。”

“呵呵,不要误会,宝珠。我只是以为他和殷先生一样都是刚从美国赶过来的。”

“哦……殷先生,他和……碧落是朋友吧。”

“不知。奶奶的交友圈子很广,所以她的朋友只有她才了解,很多人都是我所不熟悉的。”

听到这儿忽然想起之前外婆对那位殷先生说的话,我禁不住问:“靛,外婆和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太好的……”

话还没说完,被一个刹车突兀打断。前面红灯亮了,靛从口袋里掏出支烟:“介意么?”

我摇头。

他点燃吸了一口:“宝珠,生意场上就是这样,今天的对手,明天的朋友,明天的朋友,或许又是未来的对手。如果有什么想知道的,不妨去问问奶奶,从她嘴里得到的总归比我这里正确。”

“哦……也是。”看来他似乎在这方面不愿意对我多谈些什么,坐了坐好,我重新望向窗外:“外婆很了不起。”

“是的,一个很了不起的女人……”没等他话音落我猛地推开车门朝外奔了出去,身后喇叭声一片响起,靛在车里对我惊叫了一声:“宝珠?!”

我没回答,径自朝对面那条街直冲过去,一边急急躲着边上朝我直摁喇叭的车子。

“作死啊!!”

“命还要吗?!!”

“怎么有这种人的!脑子坏了啊!!”

一路过去骂声不绝于耳,直到跳上人行道,那条始终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看着我从车里奔过来的身影手一伸,抓着我的胳膊一把将我拖到了他的身边:“啧!你在扮演闪电超人吗。”

“是不是很帅。”